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打炮 遊戲,新手必看

“你说说要是我发到你们学校网站上,这下子每个师生都能瞧见,你说到时候你不就火了吗?说不定啊你还得感激我呢。

  ”迈克一脸的认真,仿佛这件事说的跟真的一样。

  马婷婷初出茅庐,根本不是迈克的对手,三言两语就已经起了害怕。

  不,我可千万不能让迈克把这个视频传出去,否则大家都知道,我私下是这样的人,简直是太丢人了,一定会被人耻笑的。

  .而且还有妈妈,她要是知道了,我心心念念想着的对象,竟然是迈克老师,一定会接受不了的吧,她会不会觉得有我这么一个女儿,实在是太给她丢脸了。

  “不,不要。

  我求求你,不要。

  ”马婷婷处于无奈,被一个个想法压迫着,她小声的说道,只是迈克刚开始听不太清,皱着眉,竖起耳朵,严肃的问了一嘴:“你说什么?”马婷婷却误以为,他这是在威胁自己。

  咬这双唇,脸色微微惨白,狠下心来继续大声说上一句。

  “不,你不要把这视频传出去,你要做什么我都会如你的愿。

  ”“这就乖了嘛,早一点说不就好了嘛,何苦让我白费这么多力气。

  ”果然这个视频还是好用的,不往自己昨天截了那么久,今天总算是没有白费。

  迈克心中的高兴,自然不能让马婷婷瞧见。

  盯着她仍然害怕的蜷缩着身子,迈克笑的开心得意,向着马婷婷走过去。

  “乖,千万不要害怕,我可是会很温柔的。

  ”迈克就像笑面虎,不断地安慰马婷婷。

  或许是因为他的这些话,马婷婷果真安静,任由迈克用勾起的手指,将自己的下巴抬起。

  再眼睁睁的看着,迈克那俊俏的面孔和自己离得是越来越近,逐渐缩短。

  直至光芒都已经消失不见,面前只有漆黑的一片。

  心中甜蜜而又兴奋。

  这次迈克很是享受,他的脑中不断回放昨天晚上看过的视频。

  上面的画面不断刺激着他的小脑。

  刚想进一步动作,时机不巧,门再一次清晰地响起。

  “乖女儿,妈妈今天回来了,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给你做呀。

  呀!这,迈克老师也来了呀。

  ”孙玉梅把门关上,一扭头,看见熟悉的包,按捺不住心中那点悸动,竟然顾不上脱鞋,直接飞奔,跑来马婷婷的卧室。

  隔着门,听见声响,两人触电般飞快推开对方,坐在那里,面红耳赤,盯着,马上就要闯进来的孙玉梅。

  “迈克老师。

  ”孙玉梅两眼放光,顾不上旁边女儿的存在,踱步走到迈克的面前。

  这才几天未见,怎么消瘦了许多?异样的光芒打在迈克的身上。

  迈克抖动身子,起了寒战。

  下意识看一下身边的马婷婷。

  马婷婷早就像受惊的刺猬,将自己团成一团,愧疚的看着孙玉梅。

  完了,这个小妮子怕是再次会避开自己一段时间了。

  迈克心中愤愤的想着,对孙玉梅也不自觉,多了几分恼意。

  “你可好久没有来了,是最近有什么事情吗?”孙玉梅像是看不出迈克眼中的嫌弃,伸出小手,搭在迈克洁白的手臂上,竖起指尖,一步步向上划走。

  迈克不上心中激起的情意,飞快将自己的手从孙玉梅手中抽回,一本正经走到马婷婷身边,站直了身子,正义凛然的说道。

  “抱歉,前两天有事,学校那边耽误了一些,这才没有过来,从今天开始,我一定会准时来给马婷婷同学补课的。

  ”果然处于(男女性故事)爱情的女人,智商都为负数。

  孙玉梅自然看不出迈克对自己的嫌弃,还在那儿有意无意的,像迈克靠近。

  两人你退我进,你追我赶,玩得不亦乐乎。

  马婷婷率先忍不住了,咳嗽一声,揉了一下鼻子,对着孙玉梅说到。

  “妈妈,迈克老师好不容易来一次,今天晚上你还不赶紧做饭,别让老师回去吃了。

  ”“啊,对对对,你瞧我这记性。

  ”孙玉梅一拍脑子,喜气洋洋,转到厨房房间,只留下两人面面相觑。

  马婷婷顾不上此时的面红耳赤,双手抱成一团,将身子往后一缩,老老实实坐在书桌前。

  把那些东西全都摆出来,看起来是想要学习的模样,但实际上书本连放倒了都不知道。

  迈克也不着急,这一次虽然人没得手,但关键证据还在手里握着,他就不相信,马婷婷能躲着他一时,躲得了他一世。

  晚饭,三人坐在一起,迈克还兴高采烈与孙玉梅谈论,就好像刚才的事从未发生过。

  马婷婷一个人闷着头在那儿吃着饭。

  平日里的饭菜是那样的可口,可是今日为何如此索然无味?躲在孙玉梅身后,马婷婷不情愿地同迈克说了一声再见。

  迈克有意无意,留下一句:“明天见。

  ”转身大步流星走了。

  马婷婷一个人仍停留在迈克刚才的那句话中,她似乎觉得,这句话在同自己表达什么含义。

  师范学校。

  每天中午,迈克翘着二郎腿儿,靠着椅背,只要在那闭目养神,不出几分钟的时间,伴着饭菜的香气,清淡的女人香,就随之飘至他的鼻尖。

  “来了?”迈克睁开一只眼睛,打量着面前穿着裙装,身材高挑,眉清目秀的范玲玲。

  她熟练地放下手中的保温饭盒,任凭迈克拽住她的一双手,来回抚摸。

  只是低眉顺眼,调戏般怒吼一声:“就不能正经点儿。

  ”迈克自然知晓,范玲玲一点也不在意。

  抹了一把嘴巴,将范玲玲拽到自己怀中,隔着腰肢,伸手打开饭盒。

  闭上双眼,凑过去细细闻上一遍。

  “嗯,真香。

  ”“你说的是人啊,还是这饭菜啊?”被迈克抱在怀中,也不知是喘不过气,还是被迈克身上的男子气概所吸引,范玲玲满脸通红,浑身体温飞快升高。

  只有扭动腰肢,才能让现在的自己变得舒爽一些。

  “饭香人更香。

  ”绅士般抬起范玲玲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唇边,迈克轻搭上去,只留下一个飞快地吻,甚至来不及回味,已经跑开。

  迈克的办公室在一楼,和外面只隔一层透明的玻璃,不时有一两名学生路过这里,一扭头就看见亲密的二人。

  大多为男生,个个愤怒的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盯着平日里学校最为高冷优雅的女神,此事经像小猫咪一样乖乖的,坐在迈克身边。

  让人大跌眼镜。

  这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让迈克十分得劲儿。

  坐直身子,高高扬起头,享受范玲玲亲手喂饭,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的。

  “我可该走了,下午还有课呢。

  ”两人吃完饭,温存许久,一看手上的表针,范玲玲知道时间有些着急,赶紧脱离迈克的怀抱,飞快的跑向门外。

  匆匆忙忙之间,似乎忘记,上课用的书本,还留在迈克的书桌上。

  一路上,范玲玲始终回味刚才两人之间的种种,根本停不下来,嘴角也向上扬起,只是她本人并不知晓。

  一堵高大的“墙”,出现在范玲玲面前,不由分说挡在她的前方。

  范玲玲来不及刹车,一个猛子扎进“墙”里。

  “墙”并没有想象中的疼痛,但还是让范玲玲捂住发红的鼻子,皱着眉头,带着一点怒气。

  “谁呀?走路不长眼睛吗?竟然撞到我了,你就不会说一声抱歉吗?”“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这范女神,这是打哪儿来呀,怎么手上还提着饭盒,难不成是给谁送饭去?”范玲玲心中一惊,刚才被撞的头脑昏花,全都一拍而散,她已经听得出来,这声音的主人是谁。

  林伟光,师范大学有名的富二代。

  仗着自己家中有钱有势,连老师都不放在眼里。

  他的座右铭,只要是我想得到的,绝不会让给别人,哪怕是毁掉。

  林伟光追求范玲玲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但范玲玲一向对这种骄傲自大,放荡不羁的富家公子,没什么好感,自然也对他冰冰凉凉,爱答不理。

  没想到今天竟然叫他给撞上了,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别挡路。

  ”范玲玲留下这简单的三个字就想穿过去。

  心中感慨,你个富二代。

  可千万别再招惹我。

  明显,林伟光今天,不想轻易放范玲玲离开。

  哼了一声,转到范琳琳面前,顾不得她的拒绝,捏起手指,将她手中的保温饭盒,举到自己面前,飞快打开,里面空空如也。

  凑过去,留下的余香,仍然往鼻子里钻。

  林伟光学着迈克的样子,赞叹一句:“呦,真香。

  ”同样的赞美,偏偏在林伟光这,范玲玲只听出浓浓的厌恶,和反胃。

  压抑住肚子里的翻江倒海,范玲玲低着头,压着嗓子,真想赶快离开这儿。

  本想伸手抓过饭盒,谁知林伟光比她反应更快,已经率先将她的手,攥在自己的手心中央。

  强劲的力道,使得范玲玲不由自主,往前方奔去,再一次和面前的这堵“墙”来个亲密接触。

  这个林伟光平日里打架,抽烟,喝酒,无恶不作,身上常年是浓重的烟味儿。

  这股气味儿熏得范玲玲浑身不自在,拼命捶打他的胸膛,想要和他保持一定距离。

  可偏偏,林伟光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一个时机。

  不对范玲玲做些什么,已经是很他正人君子。

  “你到底要干什么?这可是在学校,我就不相信,你敢拿我怎么样?”范玲玲终于察觉,林伟光现在的图谋不轨,心中带着一点恐惧,四下搜索。

  这里人烟稀少,地处偏僻,是一个死角,恐怕不是特意,根本不会有人过来。

  林伟光早就想到这一点,他得意地昂起头,开心地哼了一下鼻子,那洋洋的神情,仿佛在说。

  有本事你就逃,我看你能逃到哪儿去。

  “你说说我追求你这么长时间,你对我爱搭不理,没想到你竟然会对一个50多岁的糟老头子感兴趣,为什么?就因为他长得白吗?”这个50多岁又白的糟老头子,说的正是迈克。

  范玲玲心中一凉,终于明白,怪不得今天林伟光会专门来堵她,原来刚才的那一幕,他也瞧见了。

  原本还带着一点羞愧,听到最后,范玲玲也气到了不行。

  骄傲的把头昂起,怒视着林伟光。

  “没错,我喜欢谁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管我,你是我什么人,我告诉你最好离我远一点,否则,我一定让你尝尝后悔的滋味。

  ”

“我刚刚看见苏瑶挤了奶,就端进你房间了。

  ”她见我一脸紧张,便笑了笑,“苏瑶不知道听谁说喝人奶可以治疗眼疾,就把自己的奶挤给你喝了。

  ”“哦,是吗?”我有些慌,试图辩解道,“嫂子说了这是牛奶,喝了有利于眼睛恢复。

  ”“骗子。

  ”叶紫突然靠近我,用指尖擦过我嘴角的奶渍,放进口中吮吸,随即在我耳边呵气道,“牛奶跟人奶味道能一样吗,装傻充愣的小骗子。

  ”我耳根一麻,失了魂般被她牵到床边,她坐到床上褪去了睡裙,拉起我的手,将它放到她胸前的绵软处,红唇轻启道,“来,我们开始吧。

  ”“你,你要干什么?”我脸上一热,心若擂鼓。

  “教你催乳呀。

  ”叶紫凑了过来,揶揄道,“怎么,你还害羞呀。

  ”两人近在咫尺,她眼角的红痣仿佛能摄魂勾魄,迷人的体香萦绕鼻尖,妖娆的身姿更是惹得我身下一紧。

  这女人简直就是妖精!“太…突然了,有点措手不及。

  ”不知道因为是紧张还是兴奋,我说话竟有些口齿不伶俐。

  她笑了笑,“习惯就好。

  ”说着便平躺了下来,拉起我的手滑过她胸部,“记住这些位置,你用拇指,食指和中指的指腹面,顺乳腺管纵向来回按摩。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我按照她所说的方式,开始对她胸部进行按摩,我双手不禁微微颤抖,那浑圆的胸部细腻柔软的弹性,让我有些头晕目眩。

  “嗯~”叶紫嘤咛了一声,舒服地眯了眯眼,“位置找得挺准的,就是力气小了点。

  ”如她所愿,我加重了一些力道,倒惹得她娇喘连连,“啊~这个力道正好,嗯~对,就是这样,嗯~。

  ”也不知道她是舒服还是故意的发出那种声音,害得我一身燥热,下面更是涨得厉害,感觉都可以把裤子给戳穿了。

  简直就是折磨!我停了下来,转身尴尬咳了一声道,“叶姐,你能不能别发出那种声音啊。

  ”“不能。

  ”叶紫绕到我面前,媚眼如丝地瞥了我下面一眼,调侃道:“原来小家伙都变成大家伙了,定力还是差了点,憋着你也难受,要不要我帮你?”说着便步步逼近。

  “别,叶姐。

  ”话音一落,我整个人被推倒在床上,叶紫便攀附上来,邪魅地笑了笑,“别什么别呀,你不是难受吗,我可以帮你呀。

  ”说着便退到我裤裆处。

  我撑起身子一看,才见识到什么叫香艳绝伦。

  只见她伏低着身子,饱满的峰峦呼之欲出,红唇轻启,咬住了拉链,轻轻往下一拉。

  裤链被拉开了!“你…你在干什么?”我明知故问,眼睛始终无神地看着她,这种关头不能露馅,否则功亏一篑。

  “帮你呀~”她的声音都变得骚媚了,撩得我那里跳了一下,要是没有内裤挡着,估计都能打到她脸上了。

  我浑身躁热得不行,只觉得额头上的青筋突突地跳。

  妈的,这女人真是要命!不办了她,简直对不起她的骚浪了!就在她解开扣子那一刻,我猛地将她扯了上来,翻身把她压到了身下。

  叶紫笑得花枝乱颤,媚眼如丝。

  突然我猛地警醒过来,我要真办了她,她跟嫂子一说,那我在嫂子面前辛辛苦苦塑立好的形象岂不是全毁了,这可不行,我赶紧把她推开了。

  “都这样了,你还真能忍。

  ”叶紫瞥了一眼我身下的挺立,坐了起来,“算你通过考验了,明天开始进入正式培训。

  ”我赶紧起身,有点不明所以,“什么考验?”“男人当催乳师首备的一点就是要克制得住自己的欲望,你没有让我失望,我的店就需要你这种人才。

  ”叶紫道。

  我感觉自己被耍了,没好气道,“那要是刚才我经不住诱惑呢?”“那就水到渠成,一夜春宵呗,不过嘛…”她挑眉看了我一眼,“你会失去这份工作,毕竟,这岗位招人得严格。

  ”好险!我松了口气,还好自己定力足,不然差点丢了一份高薪工作。

  叶紫突然向我凑近,用指尖轻轻滑过我的脸颊,“刚刚教你的学会了没?嗯?”两人近在咫尺,嘴唇几乎都能亲上了。

  

老王心里大失所望,他原本的打算是想让黄琴见识见识他雄伟的尺寸,这是老王全身上下最值得骄傲的一点,就拿刘玲玲来说,一开始不也是看中了他的尺寸?老王气的差点吐血,怎奈黄琴还笑的十分天真说:“我洗澡的时候都会放一颗泡泡球的,我看你这没有,就只能将就一下用沐浴露啦?怎么样?我很聪明吧?”老王被她气笑了,皮笑肉不笑说:“是啊是啊。

  ”黄琴以为他是不好意思,也没多想,她站起来对老王说:“那我先帮你脱衣服吧,待会水凉了就不好了。

  ”老王自然点头同意,他在心里安慰自己,还好有脱衣服这个环节,待会有些地方,黄琴不看也得看到。

  可老王最终还是低估了黄琴这个富家女的脑回路,只见她突然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剪刀,刷刷刷就将老王的衣服给剪了,几秒的功夫就搞定了。

  至于裤子,在老王还没来得及阻止的情况下,也被她三两下就剪掉了。

  不过有一点黄琴万万没想到,原本她想着,剪掉老王的裤子也不怕,至少他里面还有一层内裤,怎料老王今天压根就没穿内裤!就在黄琴蹲在他身下剪掉裤头的时候,有一根东西猛地从下滑的裤子里弹了出来,毫无防备就弹到了她的脸上,加上老王刚用手发泄过,那些液体有的糊到她红润的小脸上……黄琴顿时就懵了,拿着剪刀愣在原地。

  别说是黄琴,就连老王自己都懵逼了,这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到这个地步的?他怄的差点吐血,心想这次还真不能怪他,是这黄琴太不按常理出牌了!老王反应过来之后,也顾不上其他了,赶紧抽了几张纸巾把黄琴的嘴巴跟脸擦干净,他深怕黄琴待会一个激动一把剪刀葬送了他的关键部位,赶紧找了条毛巾捂住,这才敢跟黄琴说话。

  “黄……黄琴,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今天会帮我洗澡,我一个人在家,想着单手上厕所不方便,就没穿内裤……”黄琴呆呆得站起来,举着剪刀喃喃自语说:“刚刚发生了什么?”老王被她吓得忍不住捂紧他的身下,支支吾吾说:“刚……刚才你剪了我的裤子……”黄琴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抬手捂住他的嘴阻止他说下去,她的脸此时比猴屁股还红,脸上写满了尴尬。

  “我……我觉得还是找个护工来帮你洗澡比较好,我还有事,先走了!”黄琴跑得比兔子还快,老王现在没穿衣服,也不能追出去,只能眼睁睁看着心中的女神羞燥得夺门而出。

  老王觉得老天爷简直是在耍着他玩,每次煮熟的鸭子都能让它飞了!没办法,他只能先拆了手上的纱布木板,穿好衣服,又等了半天,见黄琴也没给她打电话,这才忍不住了,给她发了条短信。

  他短信写着:黄琴,对不起,今天这事真的是意外,我没有任何侵犯你的意思,我可以发誓!但是黄琴没有回复,他心里越发着急,忍不住又发了几条,但依旧像石沉大海般了无回音。

  最后老王忍不住了,直接给她打了个电话,但也无人接听。

  老王这些确定了,黄琴在逃避他!这会老王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就提什么洗澡的事了,他费尽心思好不容易才挽回的形象,这下又全崩塌了!可这次老王是真的冤,虽然他做梦都想糊在黄琴那水润动人的樱桃小嘴里,但他万万没想到这事这么快就能“实现”啊!!这下他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老王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可一连等了好几天,都不见黄琴回他的短信,他也不敢再给黄琴打电话了,怕她觉得是在骚扰她……最后老王实在坐不住了,心想得找个人打听一下黄琴的消息。

  老王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刘玲玲,但想从刘玲玲的口中知道黄琴的消息,就必须先解决好之前答应过她的事。

  想到这,老王毫不犹豫拨通了李成的电话……两天后,老王约了李成跟刘玲玲在一家日式料理店见面。

  老王对李成的喜好基本上都摸了个七七八八,他知道李成最喜欢这种日本调调。

  所以,他特意提醒刘玲玲,要穿那种日式一点的衣服。

  可他没想到刘玲玲这么上道,老王见她走进包厢的时候就惊呆了……这妞穿的居然是水手服!!看来平时岛国片也没少看啊!老王悄悄瞄了旁边的李成一眼,见他两只眼睛都快瞪出眼眶了,那口水哈喇子都差点掉下来,恨不得马上扑上去将刘玲玲弄个死去活来。

  成,不用问了,这事十有八九会顺利的!老王暗暗朝刘玲玲睇了个赞许的眼神,同时忍不住像李成一样打量她。

  这刘玲玲果然一点就通,他只跟她提过李成喜欢那种日式的风格,她就弄了这么一身水手服穿。

  而且这水手服还是特意改过的,上身衣服被她改小了腰围,变成了露肚脐的紧身衣,领口也被她改过,上半身像是要把衣服撑爆一样。

  下半身那就更离谱了,那裙子直接被她改成短得不能再短的小短裙,半个屁股都露在外面,好像还没穿内裤,不过也有可能是穿了丁字裤。

  也不知道她这一路是怎么走来的,就不怕遇到色狼直接将她拖进小巷子就地正法?老王心想,以后谁要是娶了刘玲玲当老婆,这头上的草原估计能赶得上呼伦贝尔大草原!不过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老王是看出来了,李成就挺爱她这款的。

  刘玲玲学着那些日本女人一样在榻榻米上跪坐,见李成的眼睛都没离开过她的身上,心下暗喜,表现得越卖力。

  她伸出芊芊玉手给李成跟老王倒了一杯茶,那手法,显然是学过茶艺的,那优美的姿势看的李成那西装裤都快被撑破了。

  老王瞅着这形式,心想这两人没准待会就得忍不住在这包间来一发了,他暗暗羡慕李成,同时也再次明白有钱有权的重要性……就连李成一个小小的监考官都有这样的美女自动送上门来献身,要是他还能再往上走,得有多少女人前仆后继要上他的床?可老王不知道,再过不久,他就能鲤鱼跃龙门,赶在李成前面,一夜之间挤进权贵的世界,同时也离他的女神越来越进……包厢这头,老王负责简单地给两人互相介绍一下身份,又有一搭没一搭陪着聊了几句,看着两人越来越嫌弃他的眼神,就赶紧找了个尿遁的借口溜了。

  后来他悄悄折回去,在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毫不压抑的叫声,他下腹一紧,忍不住趴在门缝向包厢里看去。

  就见李成将刘玲玲压在饭桌上,两人衣服都完好穿在身上,只有刘玲玲的上衣被撩了起来。

  李成动作激烈,刘玲玲被撞得七荤八素,胸前剧烈晃动着,两人身下的桌子也被推得咯吱咯吱做响,但很快就被刘玲玲的叫声淹没了……老王看得眼睛冒火,忍不住靠在门外,将手伸进了裤裆里。

  好在他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所以他定的是这里最偏僻的包厢,这里还是监控的死角,他在这大大方方偷窥了好一会都没人发现。

  老王纾解完之后,见包厢里还没完事,他怕再看下去那股邪火又要压不住了,赶紧提上裤门撤了。

  第二天,老王又单独约了刘玲玲见面,他心想这么多天过去了,总算是能问到黄琴的消息了。

  老王约了刘玲玲在一个很普通的饭馆见面,刘玲玲昨晚估计是被李成折腾狠了,这会走路的姿势都十分怪异。

  她坐下来无精打采看着老王说道:“王教练,又约我出来有什么事?我刚从李成那回来,赶着回去睡觉呢,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老王也不跟她废话了,单刀直入问:“我就是想问问你,黄琴最近都在干嘛?”刘玲玲撑着太阳穴看他,打了个哈欠才懒懒道:“怎么,你最近惹黄琴生气了?”老王很诚恳得点点头,但也不说为什么生气。

  刘玲玲咯咯直笑,笑了半天才说:“王教练,我觉得你还是趁早死心吧,我们家琴琴真的不可能喜欢你这样的……”穷屌丝。

  老王脸色一沉,瞪了刘玲玲一眼,只强调说:“你只需要告诉我她最近在做什么就可以了,别的不用你多说!”刘玲玲耸耸肩,也不急着说,她从包里拿出一包烟,她抽了一根递给老王,老王没接,她就自己叼进嘴里。

  狠狠吸了两口烟之后,她才说:“王教练啊,不管你之前是怎么惹琴琴生气,她原不原谅你,这都不重要了,因为……她要出国了。

  ”老王愣了一下,像是被雷劈住了,过了半响他才说:“你刚才说什么?”刘玲玲单手拖着下巴,另一只手夹着一根烟,如斯性感。

  她朝老王吐了一口烟,就着朦胧的烟雾,缓缓说道:“她学的是服装设计,她的父母要送她去美国进修,这个月月底就要走啦!王教练啊王教练,如果以前你还能自欺欺人,这一次,你也该认清你们两之间的差距了吧?”老王好像受了极大的打击,两眼无神道:“什么差距?”刘玲玲勾唇一笑,手上的烟在烟灰缸的边缘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一字一句道:“当然是——钱的差距啊!”老王浑身一震,半响无语。

  是啊,黄琴是住在大别墅里的白富美,她家里有钱、有权。

  她可以去美国甚至任何国家读书或者玩乐。

  可他只是一个大山里走出来的穷屌丝,奋斗了二十多年,如今还只是一个教人开车的小教练,他买不起大别墅,更买不起豪车,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追得到黄琴呢?老王整个人都萎靡了,他从来没有一刻觉得自己这么不堪过,他觉得刘玲玲说得很对,他跟黄琴之间最大的差距,归结起来就只有一个字——钱!刘玲玲见他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用熟稔的语气像老朋友一样拍拍他的肩膀道:“老王啊,其实我挺感谢你这次帮我的,虽然我知道你打心里瞧不起我,但我也瞧不起你啊!我们都一样,都瞧不起没钱人,却没想过,我们自己本身就是没钱的人。

  ”见老王被她说得脸色更难看了,她想了想,只能转移话题说:“你知道我跟黄琴是怎么认识的吗?我们两是在酒吧认识的,黄琴是为了去找她哥,后来被人在酒里下了药,要不是我提醒她啊,你那清纯的小女神早就被人破身啦!”老王惊讶地抬起头看她,没想到刘玲玲跟黄琴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认识的,只听刘玲玲又道:“你别以为我跟黄琴要好是看中她的钱,她知道我家里的情况之后就想给我钱,可我一分没要啊,我这人只拿男人的(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钱,特别是渣男的钱,有多少我榨干多少!”老王实在想不到刘玲玲原来是这样的“女中豪杰”,心里对她还是有所改观的,但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茬,最后憋了半天又忍不住问:“那你知道黄琴具体几号走吗?”刘玲玲愣了一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将手里的烟掐灭在烟灰缸里,咬牙切齿说:“老王啊,我说了这么大半天,你还不死心是不是?”老王苦笑,心想那可是他做梦都在想着的女神,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心呢?至少也要见她一面表了白才能死心……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291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1797.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530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3273.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314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5564.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6980.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11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