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ゲイミルク 牧場,新手必看

  啊宝贝腿再张开一点骚 母亲被同学小黑 日了同学的母亲李淑芬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以来,我做什么事好像总是比别人慢一拍。

  就像小时候,我和妹妹割草砍柴,或者打猪草,我总是比妹妹弄得少,并且捆的柴老是掉。

  后来去打工,哪怕做得是最低级的普工,也总是比别人慢。

  像纺织厂的细纱,人家三个月后,看五六台机都看得很好,而我做了六个月,看两台机,一到关键时刻,我累得满头大汗,车间里还是棉花满天飞。

  所以那时我工作上不怎么顺利,加上离婚又无望,心情很低沉。

  有一天,我竟然去算命,刚好那天欧阳去买菜,也来看算命。

  他看到我在算命,就与我搭讪,欧阳一直看到我算完。

  我们一起去农贸市场的菜市,到了菜市,欧阳说,如果有空可以到他家去玩,并给了我电话号码。

  几天后的一个休息天,我实在无聊,就试着拨通了欧阳的电话,顺着欧阳的指点,我到了欧阳住处的楼下,欧阳下来接我到他家去。

  欧阳家住在五楼,进到家里,是两室一厅的居室,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

  欧阳家里有很多的书,所以我知道欧阳也是一个书迷。

  我们说了很多的话,我知道,欧阳曾是一名服装设计师,后来服装厂倒闭,欧阳就退了休,自己在外面做衣服,后来儿女大了,都到广东去打工了,他也清闲了,但他的老伴走得早,只想找个人说说话,希望我们能够做朋友,而我当时的情形也好不了多少,所以我就答应了他有空就到他这里来玩。

  那天我在欧阳家吃的午饭,没想到欧阳的厨艺还是一流的,做出的菜很合我的口味。

  就这样我们开始交往了。

  并且不久后我们就走得很近了。

    欧阳知道我的厂在离他家不远的天伦纺织厂。

  那时我们上的是两班倒,每当我上白班的时候,下班时欧阳就会到我的厂门口来接我,于是我骑自行车在前面,欧阳在后面追,那情形总惹得我开怀大笑。

  到了欧阳家,欧阳就给我备好洗澡水,洗了澡,就端上可口的热乎乎的饭菜,然后舒舒服服的睡大觉。

  上晚班时我也会到欧阳家去,那时欧阳也会服侍的我像老爷一样,冬天甚至会给我备上热水袋。

     欧阳曾是服装设计师。

  于是跟欧阳一起的时候,他总是把自家的布拿出来,给我做很多很多的衣服,那些衣服特别的合身,并且特别的漂亮,很古典很时尚,每天都像模特一样变换穿着,宿舍里的工友总是对我穿的衣服感到惊奇,好像只有舞台上的演员才可以穿得这样漂亮大方,大大满足了我对服装的需求。

  欧阳还喜欢弄吃的,那些什么的霉豆腐,什么剁辣椒,什么榨菜,什么泡菜、应有尽有,厂里的饭菜不是很好吃,欧阳就让我把他自己做的菜,带到厂里去吃。

  也许这就是要征服一个人先要征服他的胃的现实写照吧。

  我喝水的水杯,盖的被子,穿的衣服,吃的菜,好像处处都有欧阳的影子,以至于有一次休息,欧阳一个人去旅游了,我打电话得知,我发现没地方可去,我竟然很依赖欧阳。

  于是后来的日子里,我更看重我和欧阳的交往,以至于,欧阳提出放假的日子到妈妈家去玩,我都没有反对,因为我和黄的婚姻如同虚设,我交了这样一个朋友,家里人也没有不同意。

    我说我要写作,下班后,一切事务他都包了。

  后来我提出想买一个电脑,欧阳也给我买了,虽然是一个二手电脑,勉强可以用,可是我还是很感激他。

  那个电脑总是动不动就坏了,一坏欧阳就用他那个拖东西的车把电脑搬去修,五楼高的楼梯也让他操够了心,最后这个电脑用的时间少,修的时间多。

    也许我和欧阳很多时候享受的还是精神交流。

  在欧阳家,我也会哼自己的小调,欧阳就说我唱的歌不是很好听,我就说我唱歌自己感觉好就可以,欧阳听后开心的笑了。

  欧阳还会跟我讲他的老婆,他的家,他以前的(我的尤物女友们)女朋友,他小时候学缝纫的经历。

  他说他们学缝纫时,六岁就跟着师傅,吃饭是要吃在师傅后面,端茶倒水,倒尿壶,什么都要做,三年学徒,三年随师,后来才有一点钱,再后来,县里的服装厂招工,欧阳就进到了厂里当师傅,这一当就是三四十年,最后经济改革,服装厂倒闭了,才清闲下来。

  我们那里有个炎帝陵,那几年,要么开幕,要么恭祭,只要有演出,那里的服装都是欧阳设计的。

  我很佩服欧阳,也为他会安排自己的生活而惊叹。

  或者有时候我想我跟欧阳交往,不仅仅出于寂寞,也许更多的是共鸣。

     我跟欧阳一起也有不愉快的时候,有一次欧阳的外孙要来,刚好我那天也休息,欧阳就叫我那天不要到他那里去,我感觉我跟欧阳还是距离。

  还有一次,我说在家呆着也不好玩,我们去公园里玩。

  那天我们早早的出发了,但在公路上,欧阳躲车的时候竟然摔了一跤,虽然最后我们还是爬了百步梯,到了烈士陵园,把一个南郊公园游了个遍,但对于他的体力,还有跟我的年龄的差距,我还是不敢恭维。

    生命中如果有一个你做什么事他都支持你,什么都为你准备得好好的,一个父辈般的爱,同辈般的情,落魄时的守护,你还有什么不满足呢?在你交朋友时他也会吃醋,但他从来不干涉你,甚至有时幻想,能够这样过一辈子,也是不错的。

  可是命运的帆往往不是你想怎样扬就怎样扬,第二年的正月,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在广东打工的男朋友,那个朋友正月回来与我见面,这之后,我就跟那个朋友去了广东河源。

  如果早知道我和那个朋友最后没有结果,我是不是会选择留在县城,留下跟欧阳继续我们的忘年交?我不知道,我只记得我跟欧阳分别的那天,是正月,我到欧阳那里拿我私人的东西,欧阳听说我要跟男朋友外出打工,他紧紧抱了我一会,说他很舍不得我走,我说我必需走。

  后来我拿东西出来,跟男朋友一起会合。

  我的眼睛有近视,但是那天我却看见欧阳站在街的对面,跟着我送了很久很久,直到我上了车,离开了他的视线。

  几年后我回到县城,我找过欧阳,但没有找到。

  有一次我们再在大街上相遇,他只是问了我当时的生活,知道我成了新家,一切安好,他什么也没说。

  我有点失落,但没有后悔曾经的相遇。

  一切随风飘落,只有记忆的柳絮是那么美,生活还在继续。

  

话罢,周思佳就躺在了座椅上,然后对着张东说:“大哥,帮我,帮我!”“好,既然思佳那么想,大哥就来帮帮你!”弟妹居然渴望到这种模样,张东浑身的血液沸腾了,抓住周思佳修长的玉腿,学着岛国片电影上,准备发起进攻……“大哥,快,快!像强子一样对我!”周思佳看着冲了过来,内心的渴望达到了最大,这一刻,什么妇道什么道德都忘了。

  她只需要张东!紧接着,她眼神之中透露出一阵阵的渴求。

  见状,张东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和冲动,对着周思佳大吼的说道:“思佳,我今天就要了你。

  ”弟妹稍微低吟了一声,像似答应了。

  张东哪里还犹豫,立马就要行动了。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思佳,思佳,你在哪里啊。

  ”听到这个声音,张东立刻吓了一跳,原本高涨的兴趣也顿时烟消云散了。

  这个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张东母亲刘翠兰,听到刘翠兰的声音,周思佳也吓了一跳,瞬间从张东身上站了起来,整个脸色都吓得惨白。

  张东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个事情要是被他妈发现的话,一切都完了。

  张东心里也稍微感到有点憋屈,差点都那个到弟妹了,竟然被自己的妈给搞黄了。

  周思佳慌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满脸惊慌的看着张东。

  张东赶紧的把食指放在嘴唇前,对着周思佳做了一个禁声动作,周思佳看到张东的动作,原本惊慌的表情,也慢慢的安静下来。

  张东悄悄的让她赶紧回刘翠兰的话,周思佳也反应过来,连忙点了点头。

  这时,刘翠兰正好又叫了一声,周思佳立刻回道:“妈,我在洗澡呢。

  ”“大白天洗什么澡,怎么不见张东啊,你知道你大哥去哪里了吗?”刘翠兰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张东,忍不住焦急的大声喊道。

  “我没注意他啊,妈,可能大哥出去透气去了,我这就出去找大哥去。

  ”周思佳小心翼翼说道。

  刘翠兰一听不高兴了,急道:“你这孩子,你不知道你大哥现在身体不好啊,还不看着她,我先去找他,你赶紧出来,跟我去找他。

  ”“好的,妈你(大炕上性经历)等我一下,我这就来!”周思佳说着,就赶忙慌张的穿衣服,而张东也赶紧把衣服给套上,看着周思佳诱人的身材,他心里不由一阵可惜。

  但是刘翠兰就在门外,自己怎么也不敢有半点动作,看着周思佳诱人的身材,恐怕今后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他心里不由一阵难受,盯着周思佳的身子发呆,眼看着她穿好衣服就要走了,可就在这时候,周思佳忽然趴在张东耳朵旁,对着张东小声道:“大哥,等我两天。

  ”张东稍微一愣,顿时一阵狂喜,万万没想到,弟妹竟然还愿意和自己做那事,他顿时激动的赶紧点了点头。

  周思佳轻笑了一声,然后就出去了,等弟妹走了之后,张东又在浴室里面待了一会,一是怕被刘翠兰发现,同样也是为了能感受弟妹残留下来的香气。

  等到快天黑的时候,周思佳和爸妈才回来,但他们在外面根本没找到张东,所以回来的时候,张东爸妈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但很快,他们就看见,张东原来在屋里,赶紧惊喜的问张东干什么去了,怎么一下午都没见人在。

  张东自然不能告诉爸妈自己就一直在家里,便笑着说:“我刚才出去透气,然后就回来了啊,爸妈你们怎么了啊?”爸妈根本不相信,还仔细看了看,他们现在非常心疼这个儿子,因为年纪轻轻腿就断了,以后一辈子怎么办啊,所以一直就担心张东一时想不开了,看到张东真的没事也就放心了,还让张东保证以后要老老实实在家里,不能在乱跑了。

  张东看着满脸关心的爸妈,心里也是一阵感动,笑着保证说以后不会随便出去了。

  看到大儿子这样保证,爸妈也就不说什么了,这个时候张东才把目光转向周思佳那边,只见周思佳的脸上稍带羞涩的看着自己,也不敢说话。

  快到半夜,张东躺在床上,不断回想着白天在浴室里面的事情,整个人都兴奋的睡不着觉,恨不得现在就偷偷就跑到周思佳的房间里面去。

  等到天亮,张东本想趁着爸妈不在家的时候,想看看有没有机会和弟妹亲热,谁知道爸妈这两天都在家,根本不出去,这个时候他忽然明白了,周思佳为什么说两天后了。

  看来她早就知道爸妈这两天在家了,想不到弟妹竟然考虑的这么周全,张东不由满脑子都是以后和弟妹的幸福生活。

  好不容易,张东就这样熬过了两天。

  第三天一大早,张东就醒过来了,让张东兴奋的是他爸妈也早早起来了,今天他爸妈要上镇上买东西,所以要很晚才能回来,他们还专门嘱咐了下张东,让张东好好的照顾自己,张东自然满口答应。

  等他爸妈走后,他才发现周思佳今天竟然专门打扮了一下,比平时还好看,看的张东眼都要直了。

  看到周思佳这个样子,憋了两天的张东感觉再也忍不住了,立刻抱着周思佳,就要动手动脚了。

  张东本想在自己的屋里面和弟妹那样,可没想到周思佳竟然叫张东去她屋里面,说这样更刺激,这可把张东给乐坏了,想到在弟弟床上那个弟妹,他的心里就有种邪恶的快感!既然弟妹都这么放的开,张东哪还有不愿意的道理啊。

  很快,他们两个在弟弟的屋里面就抱着开始亲热了起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3506.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3547.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1303.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2940.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1400.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2953.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680.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e.aspx?31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