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自製 飛機,新手必看

“不,不,小雪,不怪你,都是钱叔的错,是钱叔没忍住,动了邪念,不怪你,你放心,让我继续给你吸吧,我保证一次给你根治了!”“可是,我这样……”赵雪看着自己光光的模样,有些担心的问道,她不仅仅是担心老钱控制不住,她也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刚才要不是老钱的外物抵到了自己,恐怕她早就忍不住双手按住老钱的脑袋埋进自己的双峰之中了。

  见赵雪面露犹豫,老钱心里着急,他等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有个能够一寝香泽的机会,怎么都不会放过的。

  “妹子,你这是二次涨奶,里面的碎颗粒更多了,而且我刚才摸了一下,你的乳腺也堵住了,要是不立即疏通的话,后果很严重,可能会引起乳腺癌,那样的话,就必须做乳、房切除手术……”为了打消赵雪去医院的念头,老钱不介意将事情说的严重些。

  果然听了老钱的话,赵雪吓了一跳,“钱叔,你别吓我,真有那么严重?”“小雪,这事我还能骗你呀?第一次给你催奶的时候不是就告诉你了吗?”老钱说完,满脸焦急的盯着赵雪,而这样的神情落在赵雪眼中立马变成了老钱关心她的模样,她心头一热,暗道自己多心了,钱叔咋可能对自己……“钱叔,那,那这次可得保证根除呀。

  ”赵雪的声音就像是天籁一般钻进了老钱的耳中,让老钱心头一松,激动的搓着双手……因为刚才的缘故,老钱也不敢再有什么过分举动了,见赵雪再次闭上了眼睛,他才深呼了口气,暗道好险,干咳一声道。

  “小雪,准备好了吗?我可要给你……”后面的话不用说相信赵雪也能明白。

  听着老钱的话,赵雪紧闭的双眼裂开一道缝隙,里面散发着羞赧的目光,配合着她巴掌大红润的小脸,似乎多了几分欲拒还迎的姿态,让老钱倒吸了口气。

  奶奶的,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

  “钱叔,你弄吧,不要有心里负担,刚才的事不怪你,也怪我,啥都没穿,你一个大男人,难免……”听着赵雪善解人意的话,原本担心再次刺激到她的老钱心里一阵轻松。

  “不怪你小雪,都是钱叔没把持住,咳咳,那我就开始了哈。

  ”老钱也不敢乱来了,伸手点在双峰中间的峡谷中,深深的事业线,(姐弟乱欲)宛若一道裂谷,老钱的手点在这里,然后沿着线缝来回前后滑动,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檀中穴在双乳的正中间。

  老钱手指一落在双峰之间,紧闭双眼一直等待老钱动作的赵雪立即身子一颤,嘴里发出一阵轻微的哼唧声,眼睛也是眯出一道线,低头看向老钱。

  见赵雪仍然警惕的看着自己,老钱忙解释道。

  “小雪,这是檀中穴就在……额,你这两个部位中间的位置,如果是平常经常按摩这里的话,不仅有丰胸的作用,还能让你的肌肤变好呢。

  ”听着老钱的解释,赵雪心下放心,暗道自己多心了,不过隐隐的还是感觉有些遗憾和失望。

  低头看着老钱的手指在自己双峰之间来回滑过,指尖传来的舒服感觉让她舒服异常,要不是担心再刺激到老钱,她都想大声的喊出声了。

  看着赵雪脸上的质疑之色消失,老钱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他并告诉赵雪的是刺激膻中穴同样会此时女性的荷尔蒙分泌,从而使得女性会跟想…应对完赵雪老钱便继续按摩,赵雪的倒水滴状精致的部位无论是手感还是观感都让老钱大呼过瘾。

  尤其是此时赵雪涨满的部位,又大又圆,独特的手感让老钱恨不得当即咬上一口。

  而且如果赵雪能够主动的让他……老钱低头看看赵雪隐藏在被子中身体咽了咽唾沫,要是能现在上了,即使不上能看看那日思夜想的地方也行呀。

  老钱动了邪念,再想拉回来一本正经的按摩是不可能的了,而且从接到赵雪的信息他就没打算轻易结束。

  “小雪,檀中穴按完了,你有啥感觉没有?”老钱抬头看着赵雪问道。

  “啊?感觉,舒服,痒……就是,挺舒服的。

  ”赵雪说着小脸通红,眼神羞赧。

  “不,不是,我是问,你这儿有啥感觉没有?”老钱指着赵雪的硕大一本正经的问道。

  “啊?这,没啥感受呀,就是觉得更涨了,没有减轻。

  ”赵雪说着眼睛盯着自己鼓鼓囊囊的地方,都不敢看老钱了。

  听着赵雪的回答,老钱心中大定,他就是要让赵雪觉得还没好,要不然他怎么继续操作,往下按呀……灯光下赵雪的肌肤白里透红,经过刚才老钱的撩拨,赵雪红润的脸蛋更加的诱人,眼神中的几分羞赧,更加的激起老钱的想法。

  老钱真想立即办了她!“小雪,你这问题有点严重,本来正常的话按按檀中穴,再吸几口,就好了,可是按了这么久,你这竟然仍然是涨,没有丝毫下去的可能性,这就有问题了,而且麻烦了。

  ”老钱说着控制着自己眼睛不往赵雪身体下看,他担心他直接控制不住情绪。

  “啊?咋了钱叔,是不是很严重……”赵雪听着老钱说的严重,登时害怕了,紧张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身前的尺寸不停的晃荡着,白花花的一片差点晃晕老钱的眼。

  “小雪,你别着急,办法有,其实一开始我就想那么办,就是担心妹子你抹不开脸。

  ”老钱为难的说道。

  “钱叔这都啥时候了,我这都被你又咬又摸的了,还有啥抹不开脸的呀。

  ”赵雪真的着急了,刚才躺着她没觉得胸前累赘,此时一坐起来,只觉得身前的挂着两坨大山,又重又疼。

  “其实和先前的方法一样,就是用按摩的手法刺激穴位,那样的话就可以达到通则不通的效果,将多余乳液的排出来。

  ”老钱说的很专业,但是他自己清楚,要是再不让他将被子掀开,他可就真的忍不住了。

  能在赵雪这个诱人的小娘子面前这么淡定,老钱都佩服自己的定力了。

  一听仍然是按摩穴位,赵雪登时释然了,自己这身前的两坨都被老钱揉了摸了,还有什么穴位不能让他按的呀。

  再说了老钱的按摩让她感觉浑身舒坦,她巴不得老钱多给她按按呢。

  “钱叔,你说吧,我该怎么配合你。

  都这样了,还有啥不能让你碰的穴位呀。

  ”赵雪坦然道。

  老钱听着赵雪的话,心里一喜,暗道这丫头能这么想最好,那自己要按她双腿中的某个部位,想必她也不会特别抗拒吧。

  老钱心中窃喜但是脸上却是一本正经的说道。

  “小雪,因为这个穴位有些特殊,我担心不方便,所以……不过,小雪你是病人,我是医生,为了治病有些地方不得不碰,你要是接受不了,我……”“钱叔你说啥呢,有啥部位比…比我这里还不能让男人碰,你就放心的弄吧,我能理解,不怪你。

  ”赵雪指了指身前,坦然地说道。

  见赵雪一副你是医生我是病人你随意的表情,老钱心中暗道,那是因为你还不知道我要按哪里。

  “妹子,一会我需要按一下你的会阴穴和玉泉穴。

  ”老钱说着眼睛盯着赵雪,他害怕赵雪一听穴位就退缩了。

  “会阴穴和玉泉穴在哪里?”赵雪迷茫道。

  “啊?你不知道。

  这个会阴穴在生殖器下紧挨着……玉泉穴又名子宫穴,你这个情况特殊我得将手伸进去试试……”老钱说着手在自己身上比划着,看着老钱指点的部位愈加敏.感,赵雪的一张脸红的都要滴出血了。

  这要是让老钱按了那两个穴位,她可就什么都给老钱看了摸了,也就是没有走到最后一步罢了。

  赵雪神色呆滞,她本以为胸前的檀中穴已经是最隐蔽的了,没想到老钱竟然要在她双腿中,还要按最隐蔽部位里面玉泉穴,这要是伸进去,一进一出和自我安慰有啥区别呀。

  可是看着老钱一本正经公事公办的样子,再想想如果不按的严重后果,以及可能会饿的嚎啕大哭的孩子,她眼神一凝。

  “妹子,要不就不按了,也没啥事。

  不过那个我还是要和你说明一下,我没有坏心思,绝对是为了你好,这会阴穴是人体根本,和人脑神经相连,能刺激神经,这玉泉穴……咳咳虽然在你那里边但是对女性更好,我……”老钱磕磕巴巴的解释着,看着赵雪阴晴不定的脸,他真害怕赵雪将他识破,拿枕头将他砸出去。

  老钱说完见赵雪眉头紧锁,暗道自己着急了,要是等会将赵雪按出感觉了再说兴许会更容易接受一点。

  心里叹息了一声,暗道好机会被错过了,刚要开口放弃,就听到赵雪说道。

  “钱叔,没事,你尽管来吧!”赵雪说着直接就往后一躺,双腿将身上的被子踢掉,接着就将腹部一下全部露了出来,白花花没有穿任何遮挡物的地方展露了出来。

  老钱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呼吸急促,双手颤颤巍巍的朝赵雪双腿中颜色对比强烈的地方伸去。

  成熟女人的身体,尤其是隐蔽之地,太过诱人和神秘,让老钱这个老男人浑身大颤抖,脑袋一片空白,只剩美景和本能。

  此刻老钱呼吸急促,眼睛紧紧盯着赵雪白花花的身子,原本上身已经让他这个老男人把持不住了,此时更加迷人的美景在前,老钱的整个大脑一片空白。

  赵雪躺在床上紧闭双眼,睫毛微微颤抖,显示着她此时的紧张,手紧攥着拳头,下身展露在空气中,她知道此时老钱肯定在盯着羞人的地方看。

  那里可是她最隐蔽的地方,除了老公她从来没给第二个男人看过。

  她的身体微微颤抖,偷偷的睁开眼睛,接着就看到老钱眼睛呆呆的注视着自己羞人的部位,眼睛一眨不眨的,嘴角直哆嗦,显然是被自己的美景吸引到了。

  再扭头看看老钱的男人部位,那地方已经是……虽然看不到里面的尺寸,但是看裤子撑起来的规模,想必比老公李建的还要大上几分,只是不知道他和老公谁更加厉害。

  这样的想法吓了赵雪一跳,原本红润的脸蛋变得滚烫,暗骂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可是看着老钱成熟稳重的脸,想着这两次紧急时刻他挺身而出帮助自己的模样,心中除了感激之外,竟然隐隐有些其他想法。

  钱叔是个可靠的男人!看着老钱不停地吞咽着口水,赵雪俊俏的巴掌大的小脸滚烫,羞赧的开口道。

  “钱,钱叔别看了,怪羞人的,赶紧按吧。

  ”“啊……好,好,我这就按。

  ”赵雪的声音将沉浸在美景中的老钱唤醒,不过脑袋却还是不够清明,本能的抬脚上床,在赵雪呆滞羞赧的目光下,跪在了赵雪的双腿前面。

  这姿势立马让赵雪想起自己和老公李建生活时候的模样,她慌忙起身,伸手按在双腿中的某个部位,羞赧外加气愤的低吼道。

  “钱叔,你要干什么?!”赵雪这一声带着怒气的吼声彻底的将老钱从混沌中的喊了出来,看着满脸怒容的赵雪,老钱心头一颤,再看看自己此时的姿势,暗骂一声,赶紧对赵雪解释道。

  “妹子,你别误会,那两个穴位都在你的双腿中,要是坐在床边,侧着身我不舒服也看不清具体的部位手也使不上劲不好给你按,所以才这样。

  ”随着老钱解释赵雪紧挡在部位上的手已经慢慢的挪开了,这个动作让老钱心头稍微一松,偷偷的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暗道一声侥幸。

  “那,那也不能一声不吭的跪在我面前呀,我还以为,以为……”赵雪羞涩的低声说道,后面的却没有说出来,不过老钱心知肚明,暗道赵雪误以为我要对她不轨竟然没有立即翻脸,可见她对自己,兴许她也想……赵雪再次缓缓的躺了下去,满脸的羞涩身体平躺任由老钱处置的模样,让老钱热血沸腾。

  “小雪,那我开始了哈。

  ”老钱激动的声音有些颤抖。

  “嗯。

  ”不知道是羞涩还是习惯了,赵雪低声轻应了一声,便没了声音,不过老钱还是从余光中瞥见她偷偷的将双眼裂开了一条缝隙盯着自己的动作。

  见赵雪不抗拒,老钱心里欢喜,赶紧动作,原本跪着的身体直立起来,裤子中间挺挺的部位看的赵雪心脏砰砰直跳,直到老钱跨坐在她的大腿上她才反应过来。

  “钱叔,你,你要干什么?”赵雪半仰着脑袋睁大眼睛盯着老钱,老钱此时正坐在她的大腿之上,低头就可以将她那羞于见人的部位看的清清楚楚。

  “啊,小雪,我先要按你的会阴穴,坐在你大腿上能清晰的看到部位,也能按的更好。

  ”老钱将想好的借口说出来。

  赵雪见老钱一脸严肃的解释,再想想先前已经误会他好几次了,登时脸色一红,暗道自己多心,钱叔是个正经人,根本就没有那方面的想法,都怪自己思想太脏。

  可是转念一想,低头一看,钱叔裤子里的部位似乎早就反应起来了,这……老钱看着赵雪脸色阴晴不定,眼神犹豫不决,一颗老心脏砰砰直跳,暗道可别让赵雪发现自己的不良企图,不然,这眼看要成功了,可就要功亏一篑了。

  可是就在他身体紧绷等待最后审判的时候,赵雪迟疑了一会,再次躺在了床上。

  “钱叔,一会你轻点,你也知道那地方是女人……”赵雪半仰着头看着老钱,这样的角度可以看到老钱在自己下.边究竟在做什么,万一他真的要做什么坏事,自己也能第一时间发觉。

  可是发觉后,自己要怎么办呢,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赵雪发现自己竟然不反感老钱,隐隐的……这么羞人的动作,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有些别的想法。

  “放心吧小雪,钱叔知道轻重。

  ”老钱说着一手拨着赵雪大腿里测的肉,一手朝会阴穴探去。

  “小雪,我这就要按你的会阴穴了,你准备好了吗?一会别紧张,有啥情况就说,钱叔马上停手。

  ”对于女人来说双腿中都是身体最敏感的部位,老钱手一探进大腿,赵雪就觉得一股电流瞬间从下而上的冲击大脑,整个身体都忍不住紧绷起来,舒服的她差点叫出声来。

  “嗯……”她的声音如蚊蝇,舒服的身体感触几乎让她发不出声音,她半仰着头,紧紧盯着老钱的双手,她能将老钱的动作看的一清二楚,她觉得自己脸上发烫,觉得自己不要脸,竟然看着男人在自己身上做这样事。

  老钱赵雪抿着嘴,满脸朝红,身体尤其是双腿轻微颤抖,紧张不已,心里暗道这女人真好骗。

  不过,赵雪越紧张,老钱的工作越是不容易展开,尤其是赵雪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太舒服了,双腿竟然越夹越紧,让老钱的手根本就伸不进去,老钱不得不开口道。

  “妹子,那个,你能把腿…你夹的那么紧,我手根本就差不进去,没法碰到穴位。

  ”听着老钱的话,赵雪低头往下看,只见自己的双腿将老钱那只拨弄大腿的手紧紧的夹着,顿时满脸羞赧,紧咬着嘴唇,虽然她早就有心里准备,答应让老钱给自己按会阴穴。

  可是如果真的将双腿打开,那,那自己的隐蔽之地可就真的全然清晰的全都给老钱看了。

  她犹豫着,可是看着老钱真诚认真的脸,她还是缓缓的将双腿慢慢向两侧分开,接着那迷人让老钱痴迷的风景一点点的从缝隙中显现出来……这展开的风景顿时就让老钱吞了口唾沫,他深呼一口气,把另一只闲着的手颤颤巍巍的朝会阴穴按去。

  老钱提出要按压会阴穴和玉泉穴并不只是为了不轨的想法,其实会阴穴和玉泉穴作为人体的两大重要穴位,按摩会有对赵雪身体有很大的好处。

  当然这个部位敏感,按压后会引起女性一些生理上的反应。

  “唔……”随着老钱手指朝会阴穴按去,一直紧张等待的赵雪在老钱碰到会阴穴的那一刻,整个身体开始颤抖,双腿情不自已的本能的夹紧,大腿细腻的肌肤紧紧夹住的触感,让老钱大呼过瘾。

  

李悦犹豫了,她虽然不懂,但是她妈跟她说过,女孩子的身体不能随便给人看。

  可是,她现在生病了,刘大爷是医生,应该可以吧。

  “那,那我自己来吧。

  ”李悦有些害羞,小脸比刚才还要红,第一次当着男人的面脱裤子,能不害羞吗?李悦将裤子慢慢褪下来,只留下了一条小裤裤,小裤裤上还有蕾丝花边,老刘也没想到李悦里面穿得这么好看,裤子脱下来后确实有一股特殊的味道,闻到这个味老刘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这,这样可以看我是不是病了吗?”李悦将头偏向一边,抿着唇,将小裤裤掀起一条缝隙,余光看着老刘。

  她看不懂老刘现在是个什么表情,好奇怪,她的怪病好像又出来了,身子也渐渐难受起来。

  “可以,可以看病了。

  ”老刘吞咽了口唾沫,渐渐地他感觉到自己呼吸变得难以控制,随后他慢慢凑过去。

  “啊,不要,大爷,不要碰啦,那个地方好脏哦。

  ”李悦感觉到老刘的手指碰到了她的身体,她像是被电击中一样,有些微微的颤抖,然后害羞又紧张的说到。

  “我妈跟我说,跟我说男人碰了我这里会晦气,运气不好。

  ”李悦羞嗒嗒的抿着唇,一脸的纠结,她觉得老刘帮她看病对她挺不错的,于是好心提醒道。

  老刘感觉到李悦的关心,心里有些愉悦,而且他发现李悦应该未经人事,于是看着李悦一脸高深莫测的说:“你刘大爷我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只要能把你的病给瞧好了,我啊啥都不在乎。

  ”话音刚落,老刘就将手伸了过去,以看病为由,光明正大的占着小姑娘的便宜,这一来二去的老刘越发觉得自己快要受不了,身体快要炸开了。

  听着老刘的一番豪言壮语,李悦瞬间感动的热泪盈眶,这老一辈都是封建思想,老刘一点都不怕,就是为了想给她把病看好,一想到自己还扭扭捏捏的,觉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于是主动将腿分开了些,方便老刘看病。

  “刘大爷,我还有救吧?”她觉得很奇怪,以前她是骑自行车才会这样,现在她被老刘碰着也会有那样的感觉,而且比那种感觉强烈很多,她都想要叫出声了。

  老刘看着李悦担忧的神情,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禽兽,再怎么说也是一个镇上的,可他又忍不住,现在他就好像被恶魔控制住一样。

  “有救,肯定有救,就是治疗起来很麻烦,没事咱们慢慢来,只要你愿意相信大爷给你说的话。

  ”老刘仗着李悦不懂,开始打起李悦的坏主意,现在就等着李悦一步一步走入他安排好的圈套。

  “大爷你说,我都信。

  ”还好有救,李悦心里松了口气。

  老刘现在的理智已经被恶魔吞噬,看着李悦若隐若现的大腿根,只想好好的泄泄火,现在这姑娘对于性方面确实不懂,可是人好歹是正经的学生,脑子可是正常的,就算想要忽悠她,怕也要慢慢来才能弄到她,而且必须毫无破绽。

  “其实你这个已经严重到我碰你一下,你就感觉到不舒服,对吗?现在用药物已经没用了,只能用东西,把里面的异物逼出来,这样你的病就好了。

  ”“这东西我倒是有,但是……”老刘说到这欲言又止,作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但是什么?很贵吗,要多少钱?”李悦细眉一蹙,有些担忧。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给你给小姑娘看病,难不成大爷我还收你的钱?”老刘为了表达自己为了李悦愿意不惜一切,直接对着李悦说道,“只是这东西需要大爷研究多年的特殊手法加以按摩才行,主要是你生病在那个地方,大爷怕你不能接受,所以……”还好不是因为钱,可是,刚才只是被刘大爷碰了几下就不行了,如果加以按摩,那她还不得害羞死,这可怎么是好。

  不过人家刘大爷也是为了自己的病,治病还不收我一分钱,我怎么能因为自己的害羞而不治病呢,更何况刘大爷对我已经这么好了,“我没事,可以的,只是女孩子那里不干净,你不要介意才好。

  ”李悦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小裤裤直接脱掉,露出了让老刘心神向往的地方。

  “既然这样,大爷去拿药。

  ”看到李悦直接脱光,老刘激动得身子立马有了反应,还好他的白大褂遮挡得住,匆匆走到药柜前拿了无副作用的软膏,顺手将门关上。

  心里寻思,这小姑娘就是好骗,现在他只要慢慢激发她内心的渴望,不怕她不上钩。

  回到病床边,老刘将药膏涂在自己手上,将手伸了过去。

  “谢谢你,刘大爷。

  ”李悦是真的觉得自己应该好好谢谢刘大爷,看向刘大爷的眼神甚是感谢。

  她将自己的双腿分开,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展现在老刘的眼中。

  可是为什么她一被老刘碰到,她就会有触电的感觉,更加奇怪的是刘大爷的手指开始活动的时候有一种被大火吞噬的感觉,热,难受。

  但是想到自己得病了,而刘大爷好心给自己治病,再多的话都被吞进肚子里。

  “小悦,现在你是不是感觉到这里也涨涨的,有些难受?”老刘一只手微微颤抖的落在李悦胸前饱满的部位,另一只手也没有停止活动。

  他现在想着自己穿着白大褂,然后对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女孩做着这种事,一时之间兴奋不已。

  “是是是啊。

  ”李悦震惊的点点头,刘大爷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看来自己真的病的不轻。

  老刘一脸严肃的点点头,“看来是没错了,你现在这个病已经被转移到这里,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快将里面的东西排出来。

  ”你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被我这样弄着肯定会有感觉,老刘心里暗喜。

  “我们按摩加快吧。

  ”老刘面上十分正经,借着治病为由,将手堂而皇之的伸进李悦衣服中,开始挤按起来。

  “嗯~谢谢,大爷。

  ”在这样双重的冲击下,李悦不自觉的叫了出来。

  现在的李悦对男女主是确实是一窍不通,被老刘这样袭击胸部还没有一点防备之意,反而觉得害羞,真以为是在治病。

  可能这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触碰,她感觉自己身体像被抽空了一般,有些呼吸困难。

  “小悦别见怪,大爷这也是为了治病,免得你涨得难受,为了更快的将东西排出,我们只能这样,你应该不会怪我吧?”老刘敏感的察觉到李悦有些排斥,为了不让她反感,老刘耐着性子给她解释一番,减慢手上的动作,温柔的按摩着她的肌肤。

  本来李悦确实有些疑惑,我下面生病怎么还要抓我的胸部,现在被刘大爷这样一解释就全明白了。

  搞了半(左手握右手)天的是自己想多了,刘大爷说的确实很有道理,处处在为我考虑。

  “我明白大爷是为我好,你再快点吧,我忍受得住。

  ”现在的李悦已经被刘大爷弄得大脑一片空白,而且刘大爷动作越快,她就感觉越舒服。

  老刘眼瞅着李悦一副情动的模样,可把他给高兴坏了,那双长有老茧的手在李悦身上游走着,柔软的触感一下一下的冲击着他的神经,以及最后一丝理智。

  “不愧是没干过活的小丫头,这皮肤摸起来就是跟那些妇人不一样,摸着真舒服。

  ”老刘享受着自己的手摸到的触感,不一会就听见李悦因为可望被挖掘出来而发出的声音,这种声音有种魔力,将他整个人都漂浮起来。

  再看看李悦现在,被老刘按摩着,开始憋得满脸通红,难受得要命,可现在,大概是被刘大爷的按摩给引起了内心深处对那事本能的渴望,竟然变得舒服起来,开始配合着刘大爷的手对自己的按摩。

  李悦觉得自己像被一根火柴点燃似的,嘴里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一种无法描述的东西也跟着感觉出来了。

  “大,大爷,你看看,是不是那个东西出来了?”老刘压制住自己的渴望,心中有些激动,李悦竟然在自己手中泄了身子。

  “没错,是出来了,看来我的按摩手法相当管用。

  ”老刘擦擦手,目光死死地盯着李悦的身子,“只不过还没有完全出来,这东西哪里是一次就能治疗好的。

  ”“还没出来完?”李悦一听还有东西在自己身体里,被转移了注意力的李悦,完全忘记现在还没有提上裤子,她斟酌片刻,“那大爷,你能再帮我排排吗?”老刘眼珠子一转,自己都这样弄她了,她还愿意相信自己说的话,而且一点异常都没发现,自己现在难受的厉害,看来要来点真枪实弹了。

  “那是肯定要帮你清除干净的,就是大爷现在有点累了,你坐在大爷腿上,大爷给你好好治治。

  ”“成,没问题,谢谢大爷。

  ”现在知道自己成功了一半,李悦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焕然一新,对刘大爷更加没有了戒备之心,便主动朝老刘身上坐去。

  然而就在李悦背对着老刘的时候,眼看着她就要落在老刘腿上,头脑发热的老刘竟然悄悄的将裤子解了开来。

  眼瞅了,两人就要身体就要有了接触。

  却没想到就在这一瞬间,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刘大哥,你这大白天不开门看病,关门干啥?”王然好奇的看着这紧闭的大门,她感觉这几天身体不舒服,准备来老刘这开两副药。

  这可苦了刘为民这好不容易要到嘴的肉就这样被打破。

  李悦对这个男女之事确实懵懵懂懂,但是也是知道廉耻,如果被人看见她这幅模样,肯定是不行的。

  “小悦没事,咱这是看病,不着急,穿好后出来就行了。

  ”老刘乘着李悦愣神的空档将裤子穿好,然后又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

  李悦点点头,红着脸将裤子穿好。

  这有人来拿药,这事儿是做不成了,老刘摸摸李悦的脑袋,“我们已经成功一半了,别担心,这件事我们都保密,下次你再来找大爷帮你。

  ”“好,我下次再来找你看病。

  ”李悦感激的看着老刘,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老刘将诊所的门打开,让王然进来。

  “我说这怎么回事,原来还有病人啊刘大哥。

  ”王然看见李悦跟着刘为民从里面走出来,也没多想。

  “是啊,小姑娘身体不舒服,我给看看。

  ”刘为民说完还对着一旁的李悦嘱咐道,“回去注意安全。

  ”李悦点点头后就离开了诊所。

  王然说了自己的症状之后,刘国华熟练地将药包好递给王然。

  现在他可不想多看王然一眼,毕竟自己的好事都被王然给打乱了。

  等人走后他就开始准备做饭。

  他这座诊所的房子就是以前居住两层小楼,虽然看上去有些老旧,可质量杠杠的。

  因为他坐冤狱的缘故,上面怕他闹事,给大家找麻烦。

  所以对于他开设诊所的营业执照审批很快,基本上没有花多少钱,要是别人去申请的话,没有二三十万,诊所的执照是办不下来的。

  有时候想到这,刘为民心里突然觉得这几年牢也没有白坐。

  作为一个老光棍,刘为民吃饭完之后,穿着他那一身白大褂,坐在诊所门口惬意抽着烟。

  “真是舒坦啊!”刘为民抽着手里的香烟,眯着眼睛望着落下的夕阳忍不住感叹起来。

  因为这几年冤狱,上面害怕事情曝光牵到大家,所以对刘为民的赔偿都很显诚意。

  不仅给他办理了诊所营业执照,而且光是赔偿金就有六七十万。

  俗话说手里有钱,心里不慌。

  现在他房子有了,钱也有了,就差一个婆娘了。

  刘为民寻思着自己年纪也不小,是该找一个女人结婚生孩子传宗接代了啊!“可惜李悦那丫头就不错。

  ”刘为民想起刚才李悦雪白的身体,顿时忍不住心里一阵意动。

  可他也知道自己和李悦年龄相差太大,人家一个小姑娘,怎么会愿意陪着自己这个糟老头子过一辈子呢!“过几天,让龙媒婆帮忙问问。

  ”刘为民抽完最后一口烟之后,扔掉手里的烟蒂,脑海里忍不住寻思起来。

  毕竟他年纪也不小了,再耽搁下去恐怕就生不了孩子了。

  “老刘,不好了,出大事了!”这时候,一位比刘为民年纪还小一些的中年男人神情匆忙跑过来,朝刘为民喊道。

  “陈大孔,出什么事了?”诊所里,刘为民望着眼前神情急切的陈大孔开口问道。

  陈大孔他们这个村的村长。

  刘为民所在这个镇,位于南元省东怀乡,华明镇。

  人口也不过上万,而且还分布在周围十里八乡。

  在镇上生活的人也不过才一千多人,加上年轻人受到外面世界的诱惑,大多数都选择外出打工。

  所以留在镇上的不是不是老弱妇孺,就是正在读书的孩子。

  而因为人口的减少,所以镇政府都已经迁往县城,所以华明镇虽然号称是镇,其实和村差不多。

  身为村长的陈大孔跑进诊所之后,一脸着急朝他喊道:“老刘,你赶紧去王家看看吧!王家出事了。

  ”“王家出了什么事?”刘为民听见这话,立马从板凳上站起来,抓着陈大孔的手忍不住开口问道。

  大家乡里乡亲的,左邻右舍,有什么事情自然要互相帮忙。

  特别是刘为民经过这次冤狱之后,对于这些东西更为看重。

  子欲养而亲不在!虽然他现在生活变好了,可是一想起因为他去世的父亲,刘为民心里满是悲伤,如果自己没有蒙冤入狱,或许自己的父亲就不会死。

  这也是为什么他不顾乡人们的闲言碎语,选择留下来的缘故。

  “还不是王家那婆娘,她今天早上进山采药的时候,一不小心从山上滚下来了。

  ”陈大孔喘着粗气,三言两语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刘为民说了一遍。

  刘为民听到这,抓起诊所里的医疗箱就跟着陈大孔朝王家跑去。

  “她伤得重不重?”在路上,刘为民紧张询问着刘老头的伤势。

  因为陈大孔嘴里所说的王家婆娘今年都快六十岁了,这么大年纪的人从山上摔下来,不死也已经是万幸了。

  “情况有些不乐观啊!”陈大孔说到这,一脸担心道:“虽然她摔下来的时候被几颗杂木给拦住了,可右腿受伤严重,现在人都已经昏过去去了。

  ”“那我们赶紧走吧!”听到这,刘为民心里一紧,脚下忍不住加快了脚步。

  因为留在家里的老人闲不住,所以都喜欢到周围山上挖取野生药材,然后卖给药贩子,换取一些盐巴钱。

  这几天本来就已经下雨,山高路滑,她却还要上山,这不出事才怪。

  镇上本来也不大,不过就是两条街而已。

  所以,当他们赶到王家的时候,王家门口聚集了不少人。

  “你们没事堵在门口干什么?”看见门口被堵,陈大孔脸色有些难看,忍不住吼了起来。

  陈大孔作为村里的村长,在村里多少有些威严和气势。

  再加上大家看到他身后提着药箱,一脸着急的刘为民,纷纷迈动脚步,自动给两人让出一条路,露出受伤的病人来。

  “刘叔,你给我婆婆看看,她还有没有救啊!”刘为民刚踏进院子,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立马冲过来给刘为民跪下了。

  她,就是王家的儿媳林兰花。

  林兰花虽然穿着一身普通花布衣服,头发凌乱,可是刘为民还是从她精致的五官发现,眼前的这个林兰花是一个美女。

  在她旁边的木板上,躺着一位六十来岁的年迈妇女。

  她就是王家婆娘,钱氏。

  俗话说岁月催人老,这钱氏以前也是一个美人胚子。

  在刘为民很小的时候,她就已经嫁到了这个村子。

  可她年轻的时候丈夫死得早,因为担心改嫁之后儿子没人照顾,所以就留下王家照顾儿子。

  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含辛茹苦好不容易把儿子抚养长大,结果儿子王兵却在外出打工的时,从房顶坠落去世了。

  只留下一个刚满月的儿子和新婚一年多妻子。

  于是她当年发生的不幸生活,又落到儿媳林兰花的身上。

  “你,你这是做什么,赶紧起来!”林兰花的突然下跪,顿时把刘为民吓了一大跳,赶忙上前把她搀扶起来:“你放心好了,我会尽力的,毕竟按照辈分我也要叫她一声老婶子呢!”因为王钱氏现在已经陷入昏迷,不省人事,所以林兰花心里已经慌了神,根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而刘为民的出现,让她心里燃起了一丝希望,毕竟刘为民虽然坐过牢,可是医术在这周围十里八乡却是没得说的。

  “皮肤真心细腻啊!”刘为民虽然嘴里说得正气凛然,可刚才搀扶林兰花起来的时候,他却发现林兰花手臂上的肌肤细腻,触感十足。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1061.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6037.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3520.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5236.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717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201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5320.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51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