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nude pet,新手必看

薛大强看着陈瑶佯装淡定的样子心里冷笑,站起来冰冷的目光看向陈瑶,指着陈瑶说:“你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是谁接的你?”虽然陈瑶早就想到薛大强会如此质问,可当薛大强真的问出来的时候,陈瑶的心底还是一阵阵的伤心。

  “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的意思还不明显吗?当了婊子就不要再想着立牌坊,既然敢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我说说又何妨?”薛大强的话说的绝情,陈瑶的眼泪哗的一下就下来了。

  “薛大强,你胡说什么?今天早上的确是我们老板来接我的,可那也是因为工作呀,你的想法可真龌龊。

  ”陈瑶红着眼睛怒目圆瞪,一腔怒火没处发泄,整张脸都变得苍白一片,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显然是被薛大强给气到了。

  “啪!”一个耳光下来,陈瑶的半张脸都红了。

  “陈瑶,我真没有想到你居然会这么做,我薛大强哪一点对你不好,你居然敢给我死去的儿子戴绿帽!”陈瑶的半张脸都疼的有些麻木了,耳朵嗡嗡嗡的响个不停,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这个面目有些狰狞的男人。

  “既然你不愿意相信,那我们断绝关系好了!”陈瑶冲着薛大强咆哮了一句,然后便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后面传来了薛大强的喊叫声。

  蹲在无人的角落里哭了一番之后,陈瑶才发现自己没地方可去。

  过了一会,拿出手机,她拨通了闺蜜楚月月的电话。

  “大美女,今天怎么有空联系我了?不在家陪你们家大帅哥了?”电话里,楚月月一如既往的调笑着陈瑶,若是平时的话,陈瑶也不会在乎,可刚刚跟薛大强大吵了一架,甚至薛大强还动了手,陈瑶就觉得无比委屈。

  “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告诉我,老娘这就给你报仇来。

  ”楚月月听到了陈瑶低声的啜泣声,便意识到了不对,变得焦急起来,急忙问陈瑶在哪里……陈瑶一边哭一边将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楚月月,等到说完的时候,楚月月已经急匆匆的赶来了。

  “薛大强那个老王八蛋,居然敢这么怀疑你,走,你跟我走,回头就跟那老小子断绝关系,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对你。

  ”楚月月将陈瑶带到了她的家里,一边帮陈瑶用冰块敷着脸上的淤青,一边安慰着陈瑶。

  当年陈瑶跟薛大强在一起的时候楚月月也不同意,可无奈陈瑶太坚持了,现在出了问题,楚月月自然劝陈瑶马上跟薛大强断绝关系。

  “就凭你的长相跟身材,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凭什么就一定要挂在薛大强死鬼儿子这颗歪脖子树上等死?”正在楚月月如此劝说的时候,门铃响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刚才还说薛大强的儿子那颗歪脖子树呢,那颗歪脖子树就来了。

  “你来干什么,马上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楚月月根本就不让薛大强进门,冲着薛大强一边喊一边就要关门。

  可薛大强似乎有先见之明似的,直接从门口挤了进来,朝着陈瑶走了过来。

  “瑶瑶,我错了,求求你原谅我吧,我也是一时冲动,因为太在乎你才这么想的,以后我保证,我再也不怀疑你了!”薛大强只剩下这个儿媳了,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手呢,自从有了这个儿媳,可是有很多人羡慕妒忌呢,他很享受这种荣耀,所以,无论如何都不会让陈瑶就这么跟他断绝关系的。

  “你走吧,我不会跟你回去了!”陈瑶也是伤透了心,变得很决绝。

  可就在这个时候,扑通一声,薛大强居然直接跪在了陈瑶的面前,一双拳头使劲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眼泪流的跟河水似的。

  “哼,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陈瑶,你可不要被他的表演给欺骗了!”相处一场,陈瑶看到薛大强这个样子,顿时就心软了,现在听到楚月月的提醒,又再次冷静了下来。

  “你走吧,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回去的!”薛大强将陈瑶的表情看在眼里,对楚月月都已经恨得咬牙切齿了。

  “瑶瑶,你就原谅爸这一次吧,你要是不跟我回去,我就算是跪死在这里都不会离开的,求求你了,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薛大强继续表演,他太了解陈瑶了,陈瑶容易心软,这种苦肉计最适合不过了。

  果然,跪了不到一个小时,陈瑶就忍不住了,答应薛大强跟着他一起回去。

  薛大强自然是千恩万谢,不管陈瑶提出任何条件,都无条件答应。

  “陈瑶,你真的要回去吗?”楚月月皱着眉看向陈瑶,她怎么都觉得薛大强的表现有表演的成分。

  “嗯,毕竟是我老公的父亲,我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楚月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摇着头说:“行,赶紧滚吧,希望你不会后悔!”陈瑶知道楚月月刀子嘴豆腐心,也就没有介意,跟着薛大强一起回到了家里。

  这一晚上,陈瑶面对薛大强的甜言蜜语从来都没有抵抗力,觉得过去了就过去了,亲情之间哪来的隔夜仇……为了给陈瑶赔罪,薛大强索性向公司请了假,扔下刚刚成立不久的公司,一心一意的照顾陈瑶。

  这一天,正当陈瑶陪着薛大强逛街的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陈小姐,还真是巧呀!”一道妩媚的身影加上略带妖娆的声音,陈瑶就算是想要躲避都没有时间了。

  这个女人陈瑶很熟悉,那次去度假山庄泡温泉的时候来勾引刘丰,最后被刘丰打脸,本来俩人就暗中较劲,却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遇到了。

  尤其是当看到她的目光在薛大强的脸上停留了那么一下之后,陈瑶的心下意识的就哆嗦起来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紧张袭来。

  “瑶瑶,你怎么了,你认识她?”薛大强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萧然暴露的胸口,怎么都不愿意挪开,被萧然自带的那种风情给吸引了。

  “是呀,我跟陈小姐可是好朋友呢,这位先生是李小姐的公公吗?那还是真是幸会呢。

  ”说话间,萧然伸出白嫩的小手便要跟薛大强握手,薛大强更是欣喜若狂,根本就没有听懂萧然话里话外的意思。

  陈瑶变得紧张了起来,萧然撞见了她跟刘丰在一起的场景,薛大强爱吃醋,要是知道了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她慌乱中急忙上前,有些紧张的对薛大强说:“爸,您先去那边坐坐,我跟朋友聊会儿天!”薛大强也没有多想,还冲着萧然客气的点了点头,然后便朝着那边的沙发走了过去。

  “你究竟要干什么?”陈瑶的目光有些冷,同时也伴随着紧张。

  “陈小姐不必紧张,我只是有一小小小的忙需要李小姐帮我一下。

  ”萧然媚眼如丝,在跟陈瑶说话的同时,还朝着坐在一边的薛大强看了一眼,那笑更是晃得薛大强眼睛都花了。

  “什么事情?”(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陈瑶也不吃惊,萧然这个时候站出来,并且没有第一时间揭穿她,肯定是有目的的,只是目的究竟是什么,陈瑶有些不确定。

  “陈小姐能不能回去跟刘总说一下,让我也去刘总的公司上班?”陈瑶吃惊地看着萧然,就她这身狐狸精的打扮,想要去公司上班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就算是没有本事,很多老板也愿意将她请去当花瓶。

  可她却用这种方式想要进刘丰的公司。

  一种奇怪的感觉蔓延出来,似乎上次的度假山庄这个女人的出现就有些不同寻常了。

  “萧小姐费尽心思的,就是想要进公司上班?你究竟什么目的?”陈瑶冷静下来后,越想越是觉得这件事不对劲,于是便问了起来。

  “陈小姐,希望你明白一个道理,聪明的女人往往知道的越少越好,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做好了,要不然,后果,你懂得……”似乎为了让陈瑶惊醒,她又朝着坐在一边的薛大强看了一眼,甚至还冲着或薛大强挥了挥手,惹得薛大强又是一阵的心猿意马。

  “公司有严格的招聘规定,我并不负责这一块儿,萧小姐还真是高看我了。

  ”陈瑶想要拒绝,顺便找了一个合理的借口。

  “哈哈,李小姐,我只是来通知你的,并不是听你抱怨的,至于你们公司的规定我不管,我要求的事情你必须做到,要不然,你心里清楚!”萧然的眸光闪烁,露出警告的光芒,让陈瑶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想到要是拒绝萧然的后果,陈瑶便索性收起了那不切实际的想法,答应了萧然。

  看着萧然离开,薛大强盯着萧然的背影有些不舍,走过来有些奇怪的问:“瑶瑶,刚才那位美女你们什么关系呢?”薛大强对于这个陌生妩媚的美女,有了浓浓的兴趣。

  尤其那流露出来的风情,早就让薛大强的魂都丢了。

  “普通朋友,其实也不是很熟,就是遇到了就说了两句话!”陈瑶心里有事,自然没有看出薛大强眼里的兴趣。

  因为萧然的突然出现,陈瑶便也没有兴趣再逛下去了,索性给薛大强的衣服都买好了,俩人就回到了家里。

  第二天上班,刚到公司,陈瑶接到了一个电话,当听到电话那头萧然的声音之后,陈瑶便知道自己的侥幸想法已经破碎了。

  公司有专门负招聘的人事部,而且也有着完善的招聘流程,从员工投递简历到通知面试,都是一个严谨的过程。

  当然,万事无绝对,现在陈瑶凭借董事长助理的身份,想要走走关系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人事部的那个胖经理让陈瑶有些反感,轻易不愿意去找他。

  可今天,陈瑶却不得不去找一下人事部的那个经理了。

  刚进门,人事部经理就坐在沙发上看视屏,电脑里传来了轻微的声音,一开始陈瑶还没有注意听,但很快,陈瑶就听到了若影若现的声音,顿时便红了脸。

  在上班的时间看这种东西,陈瑶有些没有想到。

  “是陈小姐呀,今天什么风把你给出来了,赶紧坐,为给你倒水!”胖经理在看到陈瑶进来的时候眼睛就挪不开了,尤其是盯陈瑶宽大的领口上面,更是让她有些反感。

  陈瑶的眉头皱了一下,想到接下来她有事要求人家,便压下了心底的不适,坐在了沙发上。

  胖经理平时跟应聘人员打交道多了,对于揣摩人心思有着一套,一眼就看出了陈瑶的脸上带着为难,顿时就更加高兴了。

  将手里的水递给了陈瑶,就在陈瑶伸手接水的时候,胖经理突然就松开了手,然后,杯子里的水就倒在了陈瑶的裙子上……“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帮你擦擦!”说话间,也不管陈瑶愿不愿意,一双肥胖的手掌便伸了过来,落在了陈瑶白嫩的大腿上,肉呼呼的脸上笑得猥琐,一双原本就不大的眼睛变得更小了。

  陈瑶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那个男人占了便宜,感受到陈瑶娇嫩的肌肤,那个男人心里一阵荡漾,就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不用,我自己来!”陈瑶大羞,反应过来后急忙往另外一边躲了一下,从桌子上撕下纸巾开始擦拭起来,心里有些侥幸,幸亏水不是很热,要不然这薄薄的衣料指定被烫伤。

  

这会的赵小妍,刚刚走到岸边,而突然出现的老胡把她给吓了一大跳,脚下不稳,一个“噗通”就摔倒在了地面。

  “小妍,你没事吧?”忍不住心疼,老胡赶紧跑了过去。

  “胡爷爷,我没事的……”赵小妍小脸绯红,慌忙中赶紧抽出一只手护胸,另一只手撑着地面,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连续试了几次后,她怎么都使不上力气,反而因为动作幅度过大,让自己姣好的身材以异样的姿势暴露在了老胡面前。

  “哎,你先别动,我来给你搭把手。

  ”放下装衣服的手提袋,老胡一只手揽住赵小妍的腰间,另一只手揽住她的腋下,轻轻把她扶起。

  在这个过程中,老胡的胳膊肘还不小心蹭在了赵小妍的胸口上,那种柔软的感觉,让老胡忍不住倒吸几口凉气,整个身子都微微颤抖起来了。

  如果不是赵大庆也在现场,他还真怕自己会把持不住,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

  这边的赵小妍,小脸早就红成了苹果,还是头次,被一个男人这样怀抱着,那种酥麻的感觉让她身子不由自主的开始发软,紧紧贴在了老胡身上。

  莫名间,赵小妍隐隐有些兴奋起来,双腿那儿好似有什么东西堵着,燥的厉害。

  感受着那温香软玉的身体,老胡也激动坏了,顾不得许多,正想趁机占些便宜,赵小妍却从她怀中挣脱了出来,“胡爷爷,怎么是你来给我送衣服了,我大伯呢?”“你大伯临时有事,抽不开身,我这边刚好要过来鱼塘看看,所以顺带让我帮你送衣服了。

  ”顿了一下,老胡安慰道,“小妍啊,你也不用这么不好意思,爷爷都多大的人了,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你先把衣服穿好吧,千万不要多想。

  ”“胡爷爷,那你能先回避一下吗?”点点头,赵小妍放下了警惕,毕竟她是被赵大庆一手带大的,她也从来不会在大伯面前避讳这些东西,有了“大伯”的作保,她除了有些不好意思外,这颗心也算是安定了下来。

  “当然啦。

  ”笑呵呵说着,老胡正准备转身,可就在这时,他看到赵小妍的屁股上有红肿的地方,下意识的,他就伸手过去揉了揉……“胡爷爷,你……”赵小妍话还没说完,一股轻微的酥麻感就从那儿传来,老胡的那双大手似乎具备某种魔力,揉着揉着,她就忍不住闷哼了几声。

  “小妍,你别紧张,爷爷退休前好歹在中医理疗馆干了几十年,我这是给你检查呢,看看哪里摔坏没。

  ”赵兰兰的皮肤很嫩,就像初生婴儿一样,还充满了惊人弹性,让老胡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而现在,他正好借着自己的“职业”,给自己行方便之事,不过,他还没完全得逞,就透过芦苇丛缝隙看到赵大庆目光正紧紧盯着他,还摇了摇头。

  “小妍,爷爷初步给你推断了一下,你应该是没摔坏的,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赶紧回去吧。

  ”看了一眼远方沉降的夕阳,老胡故作正经道。

  “胡爷爷,谢谢你了。

  ”娇羞的点点头,赵小妍也不敢耽搁,赶紧就从地上手提袋里拿出衣服穿上……穿好后,赵小妍突然感受到自己那儿有些潮湿,黏黏的,想到之前老胡的那些动作,小脸不禁一红,甚至连招呼都不打,忙着往家里走去。

  “胡叔,我侄女怎么样,还对你胃口吧?”这时,赵大庆从芦苇丛中走了出来,顺带着点起了一根烟。

  “还…还行……”鬼使神差的,老胡应了一句,但很快,他又后悔了,这赵大庆可是村子里出了名的机灵鬼,凭白无故的,会乖乖把自己侄女送给自己?“没事的,你不用这么紧张,我这是认真的,具体去我家谈,刚好让小妍炒几个下酒菜!”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老胡都没反应过来,就被赵大庆给强拉回了家。

  起初的时候,老胡一直觉得这是一个圈套,等着他往里头钻呢,指不定到了赵大庆家里头,对方会各种威胁自己,可事实恰恰相反,赵大庆这家伙,竟然从地窖里头捧出一坛珍藏的女儿红,拉着他喝上了。

  “大庆,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有些不懂?”老胡满脑子疑惑道。

  “哎,胡叔,我就和你坦白了吧,实际上啊,我早就有把小妍给你睡的想法了,但在此之前,你得答应我办一件事情……”“什么事?”老胡恍然,难怪赵大庆今天挺反常的,现在一切似乎说得通了。

  “帮我睡了许晓雅!”“啊?大庆,这玩笑可不能乱开啊……”要说许晓雅可是村主任赵虎的二婚老婆,三十出头的年纪,长得那叫一个如花似玉,听村里人传,在嫁给赵虎前,她还在横店做过花旦,搞不好被潜规则多少次才叫赵虎接盘呢!因为,许晓雅一直都有腹痛的老毛病,估计就是那会遗留下来的,而老胡在退休前是一名老中医,时不时的,许晓雅都会上门求助,一来二去,关系自然熟络了,恐怕这也是赵大庆找他的原因!“胡叔,我是认真的!”猛地灌了一口酒,赵大庆坚定道,“村里人都知道,我和赵虎有仇,自打小起我就一直被他欺负,还有,别人不知道的是,在我结婚前一天,赵虎竟然把我老婆拖进苞米地……“如果没有这件事,我老婆就不会郁郁寡欢,和我结婚没多久就患上了精神病,直到现在都在县精神病院待着,如果不是为了照顾小妍,我早就跟赵虎那家伙同归于尽了!”赵小妍是孤儿,这是全村人都知道的事情,这些年,也亏得赵大庆的照顾,才能茁壮成长。

  但赵虎睡了赵大庆老婆这件事,老胡却是头一次听说,不过,赵虎这家伙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横行霸道,哪怕是到了镇上都有些影响力,这些年来凭借自己村主任的职位,谋取了不少便利,在年初的时候,他还换上了一辆宝马5系,别提有多壮观了!当然,许晓雅能嫁给他,也有很大原因归结于此。

  “大庆,其实我挺同情你的,可现在是法治社会……”“胡叔,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这些我自有办法,你只需要配合我就行了,你现在答应下来,我立刻走出这个屋子,接下来你对小妍做什么,我都不会管,而且我保证,不会有后续麻烦,你也知道,小妍一直很听我的话……”“大伯,胡爷爷,你们在说什么呢?”这时,赵小妍从厨房走了出来,嘴角带着微笑,还露出甜甜酒窝。

  现在的她,换上了一件比较居家的粉红色睡裙,随着她修长玉腿的迈动,妙曼身段都显露了出来,特别是那饱满的胸脯,微微颤动着,诱人无比。

  当时就把老胡给看呆了,呼吸也渐渐急促,而且,他还发现赵小妍这小妮子似乎没穿内衣,那儿顶在胸前小睡裙上,竟然露出了些许弧度。

  “小妍,我等会还得去镇上办点事情,今晚就让你胡爷爷陪你吧!”点起一根烟,赵大庆起身道。

  “那大伯,你记得早点回来啊。

  ”小妮子倒是单纯的很,也没有多想,不过很快,她抬手在自己胸口揉了(交换性伴侣)揉,凑在赵大庆耳边,轻声道,“大伯,我胸口疼,好像之前给摔着了,你能不能先给我看看再去……”“没事的,让你胡爷爷看。

  ”说着,赵大庆意味深长看了老胡一眼。

  “大伯,这怎么行呢…..”低着头,赵小妍小脸一片红润。

  “有什么不行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胡爷爷退休前干过几十年老中医了,对付这种跌打损伤的东西,他最拿手!”赵大庆突然提高了音调,倒是让赵小妍支支吾吾的,不敢说话了,不过看她的反应,似乎也是默认了。

  “胡叔,我侄女今晚就交给你了,没问题吧?”再次看向老胡,赵大庆道。

  这会的老胡可纠结的不行,如果他点头的话,就代表着答应赵大庆办这件事情,但拒绝的话,看着赵小妍娇滴滴的小模样儿,他心里头又火热的不行。

  闻着赵小妍身上时不时传递过来的处子幽香,老胡心一横,干脆点头道:“没问题的,小妍今晚交给我,大庆你就放心吧!”老胡能答应这件事,可下了不少决心,最主要的,他根本抵挡不住这具年轻身体的诱惑,再加上自己活这么大,都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了,可从来没有尝过处子的味道,现在有个机会摆在他眼前…..玛德!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就这一晃神的功夫,赵大庆已经走出了屋子,还顺带关上了门。

  看着眼前小脸红润的赵小妍,老胡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

  沉默半响,他才道:“小妍,你先把衣服掀起来,让爷爷给你看看具体是什么问题……”“好….好…..”扭捏一会,大概是想起了赵大庆的话,赵小妍咬咬牙,还是从背后解开了睡裙的拉链。

  这一幕,让老胡眼热不已,而他的目光,也很快聚焦在了那白嫩一片上,只见赵小妍的右胸处红了大半,明显是嗑着了,当然,并不算严重。

  “小妍啊,你这嗑的有些惨,得我给你舒筋活血才行……”鬼使神差的,老胡道。

  “怎么个舒筋活血法啊?”漂亮的大眼睛眨巴着,赵小妍一脸天真道。

  “很简单,你先别动,忍着点……”说着,老胡迫不得已抬起双手,径直抓了过去。

  很快,他便握住了令自己魂牵梦绕的东西,一股独特的绵柔从手心传来,让他忍不住就要闷哼出声。

  “啊……胡爷爷,你……”一股异样感觉传来,赵小妍身子一僵,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

  “小妍,你不用害怕,这是在活血,也是咱们中医常用的一种手法……”眼见赵小妍花容一阵失色,老胡知道自己还是急切了一些,赶紧调整好心态。

  孤男寡女,漫漫长夜,还怕睡不了这小妮子吗?“这样吧,咱们进卧室,你躺下来,我给你活下血,到时候估计你就不会这么紧张了……”怕再吓着赵小妍,老胡轻声道。

  “那….那麻烦了……”大概是看老胡态度诚恳吧,加上小妮子未经人事,也没想太多,直接就把老胡带进了卧室。

  中途,老胡连吞唾沫,目光一直落在赵小妍两条迈动的大长腿上,眼看着小妮子躺下来,他急不可耐的就走了上去。

  当然,表面他还是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俯下身子,慢慢掀开赵小妍的上身睡裙,在这个过程中,他能很清楚的感受到小妮子的身子紧绷起来,呼出的芸芸香气也拍打在了他的脖子上,酥酥麻麻……很快,赵小妍的傲人上围再一次出现在了老胡的视线中,灯光映衬下,泛着如珍珠般的雪白光芒。

  不愧是十八岁少女,那片雪嫩可不是上了年纪的女人所能比拟的,饱满,挺立,充满弹性,即便躺下了,都不失该有的美感,老胡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完美的胸型,成就感简直爆棚!不过,这次他可不敢急躁,慢慢把手放在雪白边缘,舔了舔嘴唇道:“小妍,你放松点,爷爷要给你活血了……”“好……”吞吞吐吐应下来,赵小妍忍不住闭上双眼,又把头偏向一侧。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4911.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2546.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555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5303.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184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773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4093.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67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