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reira aisaki,新手必看

正处于青春年华的发育阶段,对男女之事好奇的马婷婷,突然想着妈妈一脸舒坦的表情,要是把妈妈换成自己,会是什么味道呢。

  很舒服吗?可这是不是也太……肯定吃不消吧?脑子里想起那种画面,不禁一哆嗦。

  啊,不想了,太难受了噢。

  眼前的画面愈加的放肆,马婷婷看着汹涌澎湃,失了神。

  孙玉梅沉浸在迷乱中,几无意识,但迈克却保持的很清醒,目光很快就瞥到了门外有个人影。

  小马尾借着余光,摇摇晃晃。

  他眼前一亮,知道是婷婷放学回来了,对这个小萝莉,迈克可是垂涎已久啊。

  他非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加卖力起来。

  马婷婷为了能看到更精彩的画面,微微探了个身子,目光正好与迈克的眼神微微碰撞了一下。

  砰!马婷婷猛地一怔,快速的退缩了回来,心跳都到嗓子眼了,被白人家教发现了,真是羞死人了哟。

  俏脸滚烫,羞躁不已,不敢再继续在门口站下去,转身从沙发上拿起书包,就从家里跑出去了。

  可她没走远,就一直躲在门口外,屋内的声音依旧在持续,而且越来越嘹亮,马婷婷久久未能平静。

  不自觉间,马婷婷觉得自己越来越难受了。

  这边,孙玉梅压根不知女儿回来,而迈克发现了,却装作没看见,反而比之前更卖力了。

  迈克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在她面前展示雄风。

  其实从第一天给马婷婷做家教开始,就对她有了想法,可惜一直找不到机会。

  哪知道竟跟她妈好上了。

  相比较孙玉梅,迈克更想要得到她单纯的女儿马婷婷。

  两人足足持续一个小时,才停歇。

  马婷婷站在门口,吓得都不敢进家门,等里面动静消停后,过了好一阵,等他们结束,马婷婷才敢走进家门。

  “婷婷,你回来啦?你的外教老师也在,有什么英语难题一定要请教老师哦。

  ”孙玉梅温柔道。

  马婷婷没想到妈妈竟能转变的这么快,刚才在房间里可不是这幅样子啊。

  她难以启齿。

  “知道了,妈妈。

  ”旋即,目光瞥了一眼迈克。

  那如狼似虎的眼睛,看的她俏脸滚烫,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一点礼貌都没……”孙玉梅感叹了一句,便去厨房烧菜去了。

  “小孩嘛,高三学业压力比较大,你就不要这么说了。

  ”迈克说道。

  孙玉梅叹了口气去了厨房,迈克可没闲着,赶紧起身,跑到了马婷婷卧室外,门并没完全关紧,他就一直站在门口。

  回到房间的马婷婷,躺在床头,那一幕始终在脑海里不断旋转,特别是迈那壮硕的身体,给她留下的很深刻的印象。

  她开始在网上百度各种白人的资料,甚至还搜索了一个网站进去,找了一些白人爱情片看。

  几乎每一个女主角都很满足。

  可真的有那么舒服吗?马婷婷充满着好奇。

  慢慢的,马婷(上门女婿的三姐妹)婷浑身发烫,情不自禁的拉开校服的拉链,手攀附上了胸口……脑子里竟开始幻想起自己跟迈克得画面。

  须不知,这一切都被迈克看在眼里。

  “哇,真嫩啊!”这小萝莉比她妈可美味不少啊,迈克想着,一股邪恶的心思涌上心头。

  因为孙玉梅在家,迈克可不敢太乱来,始终在克制。

  吃完晚餐,给马婷婷补习的时候。

  “瞧你,刚才我说的这个单词怎么拼的?应该是这样……”迈克突然伸出手,捏住马婷婷的小嫩手,软绵绵的,在试卷上修改。

  被迈克一碰,马婷婷心跳加速的很厉害。

  毕竟他是家教嘛,马婷婷也没想太多,只能任由他捏着自己的小手。

  见马婷婷没拒绝,迈克有点扛不住了,靠的更近了,整个身子几乎都要把他给包裹住。

  马婷婷突然感觉到背后似乎有异物,余光瞥了一眼,猛地一颤。

  天哪!怎么办?她心底特别挣扎,想反抗,但是身体就跟不听话一样,不住的往后靠。

  好羞耻哦!马婷婷涨红着脸,心思压根就没在试卷上。

  补习结束,她整个人都瘫软在椅子上。

  而这一切都在迈克的掌握之中,对付这样懵懂的小萝莉,必须要谆谆善诱,让她主动上钩。

  

我又乐,春云嫂穿好了衣服,又是往我身边坐,还低下脸朝着我亲。

  这村嫂亲完了,手放在我的脸上,声音很温柔:“嫂子回去了,你这只小老虎,嫂子爱死你了。

  ”我也坐了起来,准备睡觉呗。

  “哎呀!”春云嫂走了几步忽然叫,回头冲着我翻白眼,不过嘴角却是含着笑。

  我也笑,明白她为什么叫,也明白为什么冲我翻白眼。

  反正是她自己找我的,她要是受伤不是我的责任。

  又是朦胧发亮的天色,我从番薯地那边,往家里走,洗个脸吃完早饭,到菜地帮嫂子干活。

  今天的村里,真比平时热闹。

  那位昨晚被嫂子拍在视频里的玉凤嫂,爽得只知道笑。

  我帮嫂子挑水浇苦瓜,她却是弯着腰,给刚刚种下不久的芹菜拔草。

  “要到生态园的人,快点!”杨汉民的声音突然在菜地头响起。

  我刚好挑起一担水,走上水沟跟这老小子走对面。

  杨汉民看着我,我也看着他,怎么着,想打架尽管上。

  “玉凤,你运气好,拿到最后的名额。

  ”又有一个声音在喊。

  我往声音处瞧,杨来兴也走了过来。

  这老小子喊完了,看着我,嘴角还浮起冷笑。

  我也笑,感觉这老小子是在冲我摆表情,大有我嫂子,就别想到生态园了的意思。

  娘的,我看见杨来兴就乐,昨晚他老婆被我搞得死去活来,这家伙还不知道。

  嫂子也站了起来,抬手撩了一下披肩长发,冲我来个微笑。

  大清早的,一对深深的酒窝就是漂亮。

  我挑着水,走到苦瓜地边,一边浇着水一边冲嫂子说:“嫂子,等会登山过去,吓死他们。

  ”嫂子抿着嘴巴笑,也点点头。

  我们俩忙完了,往村里走,瞧村口已经是放着十几辆摩托车呀电瓶车的。

  杨汉民和杨来兴,带着十个穿着挺光鲜的村姑村嫂,是要往生态园出发的节奏。

  我瞧着这十个女人,其中还有杨汉民的女儿杨蓉,这妞跟我初中是同学,考不上高中听说跑县城读职校,又回来了。

  “文娟呀,你没有到生态园的名额,怎么也这样急着回来呀?”玉凤嫂还冲我嫂子说。

  嫂子只是笑,抬眼冲我看一下。

  我也笑,然后也说:“等会,我们到生态园,问问人家要不要招工。

  ”“扑!”杨汉民和杨来兴都笑大的模样,还笑出挺大的声音。

  人家爱笑笑,我回到家里,洗个澡换上衣服,往嫂子那边走。

  嫂子也换上衣服了,今天她是上面加上一件粉红色的短袖衫,下方还是那条黑色的短裙,脚上又是套着黑丝还有皮凉鞋。

  我冲她笑,想起了昨晚她站在我肩膀上,那股让我火很大的香气,让我的萌动又起。

  “喂,我抹了香水,会不会抹太多?”嫂子笑着问。

  我也笑,她这样问,那我就闻呗,脸往她的短袖衫领口凑。

  我脸一凑,嘴巴已经碰上那条粉粉的,又是弯弯的沟。

  这不是闻,而是亲了。

  “嗯!”嫂子被我吓得出一声,抬手轻轻打了我的脑袋一下。

  她打她的,我只感觉,幽幽的香气中,我的嘴巴碰到的感觉,真的很嫩也很温和柔。

  (俩性故事)“嫂子,你没抹香水耶。

  ”我闻了两口,抬起脸就说。

  嫂子杏眼冲我嗔,抬起右手臂:“我是抹这里,你闻那里干嘛?”我中奖了耶!嫂子的话让我乐,那就再闻。

  手将她的粉红短袖往上拉,脸也往她光洁的袖子口里面凑。

  “咯咯!”嫂子笑两声,还是跟昨晚我闻她的时候一样,被我的鼻子碰到了光洁的一片丰盈,怕痒痒的模样。

  我又抬起脸:“不浓,反正我闻着挺好。

  ”嫂子点点头,也说:“走吧。

  ”然后,笑得美腮上面一对酒窝就是清晰。

  我也点头走出来,嫂子锁上门了,我们俩一起往村后走。

  “嫂子,玉凤嫂真得意,忘记了她昨晚的叫声了。

  ”我走到杨来兴的老屋子边就说。

  嫂子笑着冲我看:“搞不好,玉凤嫂还是愿意的呢,你没听她的声音,真是……”我看着嫂子的脸:“真是什么?”“哎呀走了。

  ”嫂子不说了,手一伸,拉着我的手往山上登。

  我们俩上了山又下山,走到生态园的大门边,瞧村里那些人已经到了。

  “叶天,你们还真来呀。

  ”杨汉民的女儿杨蓉,看见我们就喊。

  那两个老小子,嘴里吸着香烟又是乐,杨来兴还笑得吐出两个烟圈。

  我跟嫂子都笑,瞧一大群人都是站在大门外不敢进,我却带着嫂子往大门里走。

  我们俩才走进大门,立马瞧那天给我们登记的光头哥,还有一位瞧着有三十左右岁,长得相当有风韵的丰满女人,往大门这边走。

  “叶天,你们来了!”光头哥看见我们,还主动打招呼。

  我笑着点头,嫂子却是“嘻嘻”两声,小声说:“你往后面瞧。

  ”她一说,我就脸往后面转,结果也乐,杨汉民和杨来兴都是惊呆了的模样。

  其他的十个村姑村嫂,也惊愕地看着我们。

  “你们来了。

  ”又有招呼声起,这声音,也透出女人成熟的磁性感。

  招呼声,让我又回头,冲着招呼的女人笑,随便也往她的前面瞧,感觉应该是36E的级别。

  怎么着,先点名,我们点完了,也往村里的人那边走。

  我看着杨汉民和杨来兴,这两个老小子,还惊呆没完。

  再瞧瞧杨蓉,也是还在发呆。

  真爽,今天就开始培训,我是当保安的,培训的是礼貌呀这些。

  嫂子她们也是差不多,要给她分配什么职位,还没公开。

  一天的培训结束,我跟嫂子又是往山上走。

  嫂子就是爽,登上村后的山顶,笑着不管啥的,双手扶着我的脸,红红的嘴巴也朝我凑。

  她主动了,我也是乐呀,感觉今天中了两次奖。

  也带感,小嘴巴突然张开我却也昏。

  真带感,她可不单单是亲,而是嫩嫩的清香往我送入。

  然后轻轻的灵动,更让我只感觉咽着一口口唾香,而不知道要怎么回应。

  忽然,嫂子脸一转,冲着我笑。

  然后说:“我不相信,你真没跟别的女人过夜。

  ”“你怎么知道?”我也问。

  “你笨很内行呗。

  ”嫂子说完了,“咯咯”地笑,转身往山下走。

  我的妈,我还吓一跳。

  这是春云嫂教的,真让嫂子感觉出内行了。

  “哎呀!”嫂子的叫声又起,身子也晃了几下。

  我赶紧伸出手,朝着她抱,着急地也问:“怎么了?”“脚好疼,都是你,搞得我没看路。

  ”嫂子还埋怨我。

  “喂,是你主动的,怎么是我的责任。

  ”我也笑着喊。

  嫂子也笑一下,杏眼冲我嗔:“你不是说爱我吗,我埋怨你,你就要承认。

  ”说完了继续走。

  我却是眨眼睛,还不大明白嫂子的话,不过看着她走路一拐一拐的,也担心。

  这样子走回村里,明天就别想到生态园培训,只能是我背着她了。

  我想背嫂子,走到她跟前也往下蹲,这姿势不用说话了吧,回头冲她瞧。

  嫂子站住了,抿着嘴巴笑,然后双手搭着我的肩膀,香香的身子往我身上趴。

  真舒服,是我感觉舒服。

  嫂子的身子真软,我手托着她的黑色短裙,却又感觉手里柔中有实。

  “喂,要是看到有人,赶紧放下。

  ”嫂子嘴巴趴在我耳边说。

  我笑着点头,才不管她,站起来,下山的路,她的身子重心也是全部往我的后背压。

  我只感觉,每走一步,后面就是弹起又压。

  “嘻嘻!”嫂子却是低声笑。

  “笑啥。

  ”我也问。

  嫂子又笑几声才说:“我看着杨汉民和杨来兴,都是惊呆的表情,就想笑。

  反正他们都没想到,生态园的人还先跟你打招呼。

  ”我也乐,走快点。

  “咳!”嫂子出了一声又说:“那个三十左右,挺漂亮也丰满的女人,听说是生态园的经理。

  ”“哦!”我也出一声,继续走。

  脑子里却是现出那个女人的模样,感觉她跟嫂子差不多高,前面比嫂子还更大了点,椭圆脸也是特别美,浑身透出的成熟韵味让我也有感觉。

  “喂,那位经理前面那样大,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大的呀?”嫂子又笑着小声问。

  我也笑一下:“嫂子,你已经够大了。

  ”“噼”!嫂子的手朝我的脑袋拍,然后也是“吃吃吃”地笑。

  我很欢迎她笑,她一笑,压在我后面的一片也会连续地抖,感觉真好。

  终于下山了,我也将嫂了放下来。

  要不然,真会被人看到的。

  “嫂子,还疼吗?”我看着她走路还是一拐拐的,也问。

  嫂子点点头:“搞不好明天不能到生态园了,而且,我好像感觉头也有点疼。

  ”我先不管她头疼,又说:“要不回去了,我帮你揉揉。

  ”嫂子点点头,走进那条巷子,笑着跟碰上的两个村婶打招呼。

  还特地跟人家解释,她跟我一起到生态园。

  她的解释,让我走进她的屋子里也乐。

  这不明摆着,怕别人以为,我们俩一起从村后回来是搞什么的嘛。

  嫂子走进屋子里,赶紧又打开里屋门,往沙发里坐,立马又是将黑丝脱下。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676.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6169.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441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5203.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6474.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6431.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724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1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