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girls playing with dildos,新手必看

果然,听到刀疤男的话之后,阿瓦拉愤怒地喊道:“保安,快叫保安来,把这些败类给我轰走。

  ”紧接着,阿瓦拉朝我重重地哼了一声,然后转身走进了BTT集团的大门。

  BTT其他高层也跟着纷纷走了进去,沙迪颂临走时也看了我一眼,然后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看来,项目已经黄了。

  刀疤男对阿瓦拉的话不以为意,而是看了看我身后的白薇,说:“川,这个女的很正点,是你的同事吗?”“去哪可以找到你?”我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平静地反问了一句。

  刀疤男微微一愣,饶有兴致地把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克拉酒吧。

  ”见到BTT的保安走过来,刀疤男朝我挑衅地扬了扬下巴,然后带着那帮混混转身离开。

  等他们上车走远,白薇几步跑到我面前,寒着脸问:“秦川,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是什么人?”“不知道。

  ”我依然望着那帮人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回道。

  “不知道?”白薇似乎很愤怒,“他们跑过来跟你称兄道弟,恐吓阿瓦拉他们,把BTT的人都气走了,你现在跟我说你不知道?”“我们差一点就拿到项目了,这帮人一出现,我们之前的努力全白费了,你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办?”我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懒得回答她那一连串的质问,只不停思考这件事该怎么解决。

  不用猜,那帮混混肯定是曹文怀叫来的。

  他跟我玩了一手阴的。

  手段有些低端,但效果很好。

  “秦川,你说话啊!现在该怎么办?”白薇再次质问我,声音有些变调。

  我有些不耐烦:“你特么能不能消停会儿?”“你……”白薇气结。

  “秦川,注意你的态度,怎么跟白总说话的?”一旁的钟康宁似乎看不过眼了,横到我身前,用命令式的语气喝道。

  “我怎么说话关你什么吊事。

  ”“你……你这种社会败类,不配进我们公司工作,白总,马上开除他吧。

  ”钟康宁的语气慷慨激昂。

  “我支持钟经理的意见,秦川就是个小混混。

  ”“没错,要不是他找来刚才那群混混,BTT的人也不会被气走。

  ”“这个项目我们没戏了,都怪他。

  ”项目组的其他人也你一言我一句地在旁边附和。

  白薇没说话,而是定定看着我,那眼神既愤怒,又失望。

  大概是因为我搅黄了项目,也正在犹豫着,要不要马上开除我。

  我没理会那些人的聒噪,只平静地看着白薇,等着她开口让我滚。

  但她只说了一句:“你该怎么解释?”“没空跟你解释,我得先去搞清楚一件事。

  ”我一边说着,一边朝路边走去。

  讲真,我现在压根就没法解释,碰到这种事情最好就是先保持沉默,等搞清楚状况再说。

  白薇不了解我,她也不知道我和曹文怀见过面,并结下梁子,但她知道我坐过牢,知道我有痞气。

  至于阿瓦拉和BTT其他高层,他们更不了解我,很可能真的以为我跟当地的混混有瓜葛,甚至想以此来恐吓他们。

  就算他们觉得事情有蹊跷,猜到是其他竞争对手搞的诡计,他们也只会装聋作哑而已。

  这事还得我自己解决,不是为了拿下项目,而是不能白吃这个亏,得找回场子。

  清迈城不大,克拉酒吧并不难找。

  酒吧名字挺浪漫,但风格并不浪漫,布满污迹的地板和墙上乱七八糟的涂鸦,无不显示这是一个秩序混乱的地方。

  而且,这酒吧大白天的就有一堆混混在里面喝酒打牌。

  我打开手机的视频拍摄,把手机放进衬衣的左胸口袋,然后走了进去。

  因为我的到来,原本喧闹的酒吧陷入了安静,不论是正在打牌的、喝酒的,还是正搂着衣着暴露的泰国妞的,几乎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到我身上。

  “他是刚才BTT那个人,来找麻烦的。

  ”有人突然说了一句。

  然后,那群泰国佬纷纷起身,脸色不善地朝我围了过来。

  (我的男友一千岁)我淡定地扫视了一圈,没看到那个刀疤男之后,平静地说:“我找刚才那位脸上有刀疤的先生。

  ”没人回应,那群泰国佬已经围成了一个圈,把我围在中间,一个个像盯着猎物的野狼,就等着头狼下令就扑上来。

  我丝毫不惧,依然淡淡地四下打量这些脸色不善的吊毛。

  这种情况,在监狱里我见得多了,被十几个人踩在地上的时候,我都能拉几个垫背的。

  “让他进来吧。

  ”气氛异常紧张的时候,酒吧角落里终于想起了那刀疤男的声音。

  人群自动分开了一条路,我不急不缓地走了过去。

  刀疤坐在最靠里的那一桌,旁边有个身材火辣的泰国小妞,还有两个身材壮实的汉子。

  见我走近,其中一个手关节骨头明显较粗的汉子迎了上来。

  我张开双臂,那汉子从我肋下仔细往下搜,见我没带武器之后,便让开了道路。

  “年轻人,很有胆量嘛。

  ”刀疤饶有兴致地笑着说。

  我走过去,脱掉西装挽在手臂上,坐下,自然地调整了一下坐姿,让衬衣口袋的手机摄像头尽量对准刀疤。

  “请问怎么称呼?”我一边问,一边拿出香烟点燃。

  “班沙。

  ”“班沙先生应该已经知道我的名字,就不用自我介绍了,开门见山吧,是曹文华叫班沙先生去故意抹黑我的,对吧?”班沙没有回答,而是裂开一边嘴角笑了,让那条刀疤显得愈加狰狞,同时两眼定定看着我,似乎想要看穿我心里的想法。

  我两手一摊:“再直接一点,我来这里,不是想找班沙先生讨公道,而是想跟你谈一笔生意。

  ”“哈哈哈哈……”班沙突然仰头大笑,“你们中国人真是奇怪,那个叫曹文怀的有钱人啰里啰嗦,你倒是很爽快。

  “不过,我喜欢你的爽快,也很喜欢做生意,但我得事先声明,曹文怀给了我一百万泰铢,如果你出的价钱少于这个数,那就不必谈了。

  ”“一百万泰铢?”我故意显得很惊讶,抬起身,让摄像头角度更佳,问道:“班沙先生,你是说,曹文怀就为了让你走一趟,去BTT找我说几句话抹黑我,就给了你一百万?这……抱歉,这价格让我难以置信。

  ”班沙有些得意地点头:“没错,他刚找我谈的时候,我也和你一样显得很惊讶,而且今天也很顺利,BTT那些傻子真的上当了,就在回来的路上,我还跟曹文怀见了一面,他已经把剩下的五十万现金全部付清了。

  “我说了那么多,只要你出得起这个价钱,我们就接着往下谈。

  ”我装作心情沉重地长长吐了一口气,靠在椅背上闭目思考。

  片刻后,我睁开眼,苦笑着摇摇头:“抱歉,班沙先生,我大概出不起这个价钱。

  ”“那就没得谈了,请吧。

  ”班沙的脸色变得有些不悦。

  看得出,他是个很贪钱的人,而且为了钱不会讲什么规矩道义。

  我没起身离开,而是笑了笑,说:“班沙先生,虽然我出不起那个钱,但曹文怀出得起,你完全可以再找他要一百万。

  ”“什么意思?”班沙眉头一皱。

  “班沙先生,实话告诉你吧,我所在的公司和曹文怀是竞争对手,都在抢BTT的一个价值五千万泰铢的项目,本来BTT是打算和我的公司签合同,但今天被你给搅黄了,接下来,BTT就会跟曹文怀签约。

  ”“拿下这个项目之后,曹文怀可以挣将近两千万泰铢,他给你那一百万,不过是区区一点零头而已。

  ”“班沙先生你现在完全可以再去找他,让他给一百万,甚至两百万,三百万,如果他不肯给,你就拿你们双方的交易威胁他,抹黑他,也搅黄他跟BTT的项目合作。

  ”“你觉得,他为了挣两千万,会不会舍得多给你两三百万?”说到这,我惬意地吸了一口烟,微笑看着班沙。

  班沙皱着眉头思索,眼神变幻不定。

  没多久,他舒展眉头,裂开嘴笑了。

  “川先生,你这么做,有什么目的?”“没啥目的,就是单纯的不爽,不想让曹文怀那么好过而已。

  ”“哈哈哈哈,我理解,也谢谢你的建议,你不说的话,我还不知道你们在谈这么大的生意,还不知道曹文怀能挣那么多钱。

  ”我站起身:“好了,那就不打扰班沙先生了。

  ”“川先生再见,不送。

  ”班沙也站起来,对我合十双手行了一礼。

  我也朝这个自己很想打他一顿的刀疤泰国佬行了个合十礼,然后走出了酒吧。

  上了出租车,我这才拿出手机,关掉了摄像头,调出视频,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画面和声音。

  我没有得意忘形,而是闭上眼,仔细思考下一步的动作。

  回到酒店,走进大堂的时候,我看到了坐在休息区的曹文怀和林洛水。

  他们并不住在这个酒店,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应该是想来找我的。

  “秦川。

  ”曹文怀叫了我一声,但没有起身,而是依然舒服地坐在沙发上,笑眯眯地看着我,丝毫不掩饰他眼里的得意和讥讽。

  林洛水倒是站了起来,脸色复杂地看了我一眼,很快又尴尬地坐了回去。

  我笑了笑,走过去坐在曹文怀对面,说:“曹总很大方啊,一百万泰铢……好像也要二十多万人民币吧?”曹文怀的笑容一凝:“你去找过班沙?”“嗯,刚去他那坐了一会儿。

  ”“哼!”曹文怀重重哼了一声,“就算你去找他,又能怎样?BTT的人已经对你很不满了,你已经输了,这个项目是我的。

  “说到这,我得感谢你,要不是你说服BTT的高层的话,他们也不会排除掉硅谷和印度的公司,最后让我捡了便宜。

  ”我依然淡淡笑着:“曹总意思是说,BTT高层决定要跟曹总签约了?”“没错,我刚刚收到的消息,BTT的高层开会做出了决定,排除硅谷、印度及智文软件,选择和我们曼迪科尔签约,不出意外的话,过了泼水节他们就会找我谈合同细节了。

  ”“嗯,那就恭喜曹总了。

  ”我有些漫不经心地点点头。

  似乎对我的风轻云淡很不爽,曹文怀脸色突然变得狰狞:“我警告过你,不要得罪我,现在你知道跟我作对的下场了吗?”我耸耸肩,轻轻“嗯”了一声,扭头看向旁边一直不说话的林洛水。

  林洛水低着头,不敢直视我的目光,似乎有些内疚。

  曹文怀突然站起身,居高临下用鄙夷地眼神看着我,不屑地说:“就你这种不入流的小瘪三,穷比一个,想跟我斗?你还嫩了点,我要整你就跟踩死一只蟑螂一样简单。

  ”说着,曹文怀把林洛水拉起来,故意搂着她的腰,讥讽地说:“连你的女人都是我的,你怎么跟我斗?哈哈哈……”在得意猖狂的笑声中,他搂着林洛水走出了酒店。

  从始至终,林洛水一直低着头,不敢回头看我一眼。

  我忍着想把他打成废狗的冲动,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起身回酒店房间。

  曹文怀说的应该是真的,竞争项目的公司原本只剩下四家,如果BTT想要中国人的勤奋劳动力和人性化设计,就必然会排除硅谷和印度,又因为班沙那帮人出来搅屎,智文软件被排除,剩下的唯一选择就是曹文怀了。

  但他似乎高兴地太早了。

  他敢玩阴的,我就敢陪他玩,还会玩得他刻骨铭心。

  第一步的关键视频已经拿到了,接下来第二和第三步都顺利的话,我要让他赔个血本无归。

  回到酒店房间,接近午饭时间的时候,我给沙迪颂打了个电话。

  幸运的是,沙迪颂还肯接我的电话,只是打招呼的语气有些无奈和苦涩。

  我笑着说:“沙迪颂先生,你该不会也认为我找混混来恐吓你们吧?”沙迪颂苦笑:“川,我相信你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或许阿瓦拉先生也不信,他或许猜到了这是一种商业竞争的手段,但当时有太多人看到,听到了那些小混混说的话,有人会信,还会四处传播,现在这件事已经传遍了我们BTT集团内部,所有人都在说智文软件的人找小混混来恐吓我们公司。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公司不可能会跟你们签约,肯定会跟别的公司签,以表明不畏惧黑恶势力的立场。

  ”我依然笑着说:“这些情况我早预料到了,但我今天打给你,不是想讨论这些,而是想问你一个可能会让你为难的问题。

  ”“川,请说吧,我还能帮得上忙的话,会尽量。

  ”“好,先谢谢了,我想知道阿瓦拉先生是不是同……性恋?”“啊?”沙迪颂在电话里讶然失声,又显得有些慌乱。

  “你……川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阿瓦拉先生是个慷慨善良,很受人尊敬的人,他的品行道德几乎无可挑剔……”我有些无奈:“沙迪颂,你误会了,我不是要做什么对阿瓦拉先生不利的事,我只是想确认这条信息,然后想办法重新争取和BTT的合作而已,我发誓不会做出任何有损他名誉的事情。

  ”沙迪颂陷入了沉吟,良久后才问道:“你是怎么知道阿瓦拉先生他……怎么知道的?”“他看我的眼神,和别人有些不太一样。

  ”

  我和老公结婚已经几个月了,最近我一直在考虑要不要离婚的问题。

  究其原因就是我的婆婆,其实我婆婆还是蛮喜欢我的,经常给我买衣服,鞋子。

  但说起我和婆婆的矛盾,那要从我和老公谈恋爱开始说起了。

    老公以前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和我在一起是他的初恋。

  第一次见他我就爱上了他,可是老公属于慢热型,对我的态度一直不温不火,这让我心里没有底。

  虽然那时候还有几个人追我,但是我还是死心塌地的喜欢他。

  婆婆曾偷偷的告诉我,我老公以前曾经喜欢过几个女孩后来都无疾而终,还说她们都比我漂亮。

  当时我并没有在意,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每天都是穿制服,而且工作很忙,我也没有时间去打扮自己,但是我觉得如果男人是因为外表喜欢我的,这会让我没有安全感,婆婆的话我只是会心一笑,什么也没有多说,也没有多问老公。

  可恶婆婆总是把我的丑挂在嘴边  结婚前,婆婆喜欢让我出席老公家的一切聚会,但是在聚会上每次都会(啊啊啊好棒)说一段话:我的这个儿媳妇各个方面都不错,公务员、家庭也好,爸爸是教授,妈妈是做生意的,但是我这个儿媳妇就是不爱打扮,长相上配我儿子差了那么一点,既然我儿子喜欢我们也就同意了吧。

  听完这一席话,我还哪有心情吃饭,草草的吃一些,等大家都吃完默默的收拾完碗筷,等婆婆和家人再评价我一番。

  回到家以后我也从来不敢和爸妈讲这些事情,因为我相信做个好儿媳要两面瞒,有时候委屈也只能等我爸妈睡觉后躲在自己的小屋子里面哭。

    我和老公的发展很平稳,我们虽然两地分居,但是只要周末有时间我还是会去看看公公婆婆。

  在我们恋爱的第二年我们领了结婚证,有了一纸婚约。

  我爸妈送给我们一套三室的房子作为结婚礼物,并且按照我们的设计进行了装修,没想到我爸妈做的这些却成为婆婆炫耀的资本,只要她认识的亲戚、朋友、同学、同事,她都会说:儿媳妇家里面条件好,结婚的东西都是他家出的,还不是觉得她家女儿配不上我儿子。

  结婚后婆婆对我很好,但是对于我长相评价却越来越让我没有办法接受。

  但是也只能安慰自己:没关系,做母亲的都认为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我要是因为这个生气,老公在外地会担心的。

  可恶婆婆总是把我的丑挂在嘴边  但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爸妈有时候会请我的公公婆婆吃饭,吃完闲聊的时候,婆婆又开始评价我,说我长得丑,说我配不上她的儿子。

  第一次说,我爸妈还比较油涵养的回答几句,说两个孩子是自由恋爱,没有什么谁配不上谁的,我们做老人的还不是希望他们幸福,但是后来听婆婆说的次数多了,连我爸爸都生气了。

  就在上个星期,婆婆在评价我的时候我爸妈都没有说一句话,我知道我爸妈在伤心,从小到大,我都是他们的骄傲,而且我也的确不丑,168的身高,体型也很苗条,在本科的时候还是礼仪队的成员,小时候还经常被叔叔阿姨夸奖说我长得像真优美。

    在前天,我哭着给老公打电话,说我很爱他,但是没有办法,我们的婚姻可能走到了尽头。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673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2516.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7803.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4615.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6043.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5653.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2551.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24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