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 片 52,新手必看

“嘴上真不老实!”刘二花说着话,手动了一下,略带挑逗的指了指罗虎的裤裆:“你那不会也是马马虎虎吧?”“说啥呢!怎么会马马虎虎,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刘二花的话不停的撩拨着罗虎,罗虎一个转身,将她抱住,双手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游走了起来。

  “你就不能轻点!”刘二花被罗虎弄得气喘吁吁,身体都软了,她瞪了罗虎一眼,她吐气如兰,指了指身后的布帘子。

  “好,好!!”罗虎压低声音,手上却是没停止动作,解开了刘二花身上的白大褂,眼珠子差点掉在了地上。

  因为刘二花那一对,实在是太大了,而且很是挺拔。

  刘二花看到罗虎的表情,自豪的笑了两声:“怎么了,看傻了?以前没见过这么大,这么好看的?”“没,没…”罗虎一边说着,一边咽了下口水,手慢慢的贴了上去,轻径的摩挲着,今天他弄了两个极品女人,真是走了桃花运了。

  “你说,是我的好摸,还是她好摸?”刘二花忽然道。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罗虎不知如何作答。

  刘二花说的她,当然指的是崔寡妇。

  她脑子里想了半天,这才缓缓说道:“姐,你说啥呢!我咋听不懂呢?还有谁?”“少装了,我又不是看不出来,还看不明白你和崔锦是咋回事啊!”崔锦就是崔寡妇的大名,这女人的眼睛真毒,一眼就看出了罗虎和崔寡妇之间的端倪!可罗虎知道,这事打死都不能承认啊,这一说出来岂不是被她抓住了把柄?“姐,你想哪儿去了,就是我脑瓜子蹭掉了点皮,她把我送这儿来了,你想的都是啥!我看你这人的思想不纯洁啊。

  ”罗虎笑着道。

  “好,是我多想了,好吧?”刘二花当然不相信。

  为了不让事情在继续乱想,也为了堵住她的嘴,罗虎直接趴在了她身上,她不安的动了几下。

  过了一会儿,刘二花的身子慢慢软了下来,再也没了刚才的模样,她深深的被罗虎的技术所折服,全神的享受着罗虎的挑逗。

  “刘医生,咋这么长时间啊,罗虎到底有没有事儿啊?”崔寡妇突然在外面开口,吓得罗虎一阵哆嗦。

  “崔寡妇,你急什么,还得等会儿,你以为这是跑肚拉稀啊!”刘二花假装平静的说道。

  “真的?用不用我叫镇上的大夫过来看看?”崔寡妇在外面回答。

  刘二花听完后,脸色不由得变了变:“不用了,一会儿就好,那个缝合伤口的线不够用,你能不能去我家取点?线就在我家桌上!”说完后,她顺着布帘底下扔出去一串钥匙。

  明摆着,她这是想支开崔寡妇,想和罗虎单独相处。

  崔寡妇大概没想到罗虎和刘二花会这么大胆,所以只说了声“那等着”,就捡起钥匙离开了。

  刘二花的家离卫生所不算近,以崔寡妇走路的速度,来回起码也得半个小时。

  听见钥匙叮叮当当的声音越来越远,罗虎开始不安分起来。

  他的手从刘二花略显宽松的白大褂下摆探了进去,直接按在她平坦的小腹上,然后慢慢的向上移动。

  刘二花脸上顿时露出一丝荡漾的神采,她眼神迷离的看着罗虎,双唇微微张开,那风骚的样子,看得罗虎一阵兴奋。

  伴随着手上的揉搓,她肿胀得燥热难耐,粗鲁的将刘二花的白大褂向上掀开。

  “你,你…你咋这么厉害,姐都快受不了了。

  ”刘二花满脸绯红,双眼直勾勾盯着罗虎某个地方。

  “当然了,还有更厉害的,要不要瞧瞧?”罗虎得意的回答,双手依旧不停动作,刘二花那傲人之处,在我的手掌之中变幻形状,那手感,别提多爽了。

  “难怪崔寡妇看你的样子是那样的…我感觉得出来,她一定很喜欢你,你和她之间的关系,别人看不出来,但是我能看出来。

  ”刘二花抿了抿嘴,有些嫉妒的样子。

  见她这般模样,罗虎顿时觉得好笑,这女人跟他还没咋地呢,竟然就吃起别人的醋来了。

  “那你喜欢我这样对你吗?”罗虎坏笑道,刘二花那弹性,那手感,跟崔寡妇比起来绝对是不逞多让,不愧是还未出嫁的年轻闺女。

  “你坏死了,那还用说吗?人家…人家都快受不了了。

  ”刘二花扭着身子,脸色变得潮红了起来。

  面对如此尤物,罗虎突然想到要是把她拍下来放到”狼牙”上去直播会怎样?那些在上面给我刷汽车、豪宅的饿狼不是最爱看这种画面么?越浪越荡越真实他们就越嗨,票子自然哗啦啦的跟着来。

  想到这里,我赶紧停手,然后去掏手机。

  “虎子,你干嘛?别停呀。

  ”见罗虎突然撤手,刘二花不满的转过身来,很显然,刚才罗虎对她那样,她是很享受的,当见到罗虎手上的手机时,她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兴奋。

  “你也喜欢整这个?”“这…姐别生气,我不是想偷拍,我只是看你背影太美,想留个纪念。

  ”“喜欢就多拍几张,想要姐摆什么姿势都行。

  ”刘二花看了看窗外:“不过我怕时间来不及,待会崔寡妇要是回来了可不好,要不回头去我家?”我了个去的,罗虎本来还怕她会生气,看这情形想必这女人还挺喜欢别人拍她这副模样的。

  “你家?去啊,晚上一定去,不过现在,我可等不及哦。

  ”罗虎坏笑,继续动作了起来,刘二花尖叫一声,然后就呻吟起来,很满足的样子。

  事实上罗虎已经打开软件拍摄,刘二花享受的全过程都被直播在了”狼牙”上。

  罗虎这个人虽然色,但是不是很坏,手机拍摄的时候,没对着头,因此,网上看直播的人,只要不是对刘二花很熟悉的,就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崔寡妇回来前,罗虎和刘二花已经收拾好战场,刘二花继续装模作样的给罗虎处理伤口。

  “你怎么一身汗?”趁着送缝合线的机会,崔寡妇探进头来,没想到一进来就发现罗虎的异样。

  “疼…处理伤口疼的。

  ”罗虎赶忙编着谎话。

  崔寡妇将信将疑的看了罗虎一眼,接着又看了看刘二花,很显然,她轻易就发现了蛛丝马迹。

  更让罗虎担心的是,刘二花竟略带挑衅的朝崔寡妇轻蔑一笑,吓得他赶紧转过头,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让(两个粗大同时在我体内)罗虎意外的是,崔寡妇什么都没说,反倒温柔的拿纸巾替他擦汗,随后又守在边上摆出一副不走的样子。

  刘二花毕竟不像崔寡妇那样敢拉下脸,见她这次摆明了要在边上监督,只好帮罗虎缝好伤口了事。

  走的时候,刘二花追到了门外,匆匆把一小瓶酒精塞到罗虎手里,又趁着崔寡妇不注意悄悄道:“晚上我家没人,别忘了来我家拍照,想怎么样都行。

  ”说完,她妩媚的笑了一下,就转身返回卫生所去了。

  刘二花走后,罗虎愣了下神,冷不丁手臂被人揪了一下,不重,但有一点点疼,原来是崔寡妇。

  “虎子,你可不能这么没良心,这么快就被别人勾引走了。

  ”崔寡妇很是不满地道。

  “我草,她竟然也看出来了,这女人的心果然都很敏感。

  ”罗虎心中一动,嘴上却是道:“不会的不会的,你放心,我只是想多找点赚钱的机会,这钱赚了自然少不了你的份。

  ”“真的?”“当然是真的。

  ”“那你刚才和她…那个了?”罗虎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一时间支支吾吾的不知怎么回答好。

  见罗虎不回答,她又问:“那拍了吗?”罗虎只好点了点头。

  

而且这饮料中勾兑了大量的SSS型苍蝇水,一般下药,只要滴上几滴就可以了,这样的浓度显然是一瓶都放饮料里了,现在柳如眉喝了大半瓶,已经神志不清了。

  这样SSS型的,要是找不到男人解决,身体可是要废掉的。

  贾鱼咬了咬牙,虽然他不愿乘人之危,但要是不帮忙,柳如眉的欲火发泄不掉,会撕烂自己的皮肤,甚至是血肉,那样一个绝世美人就香消玉损了。

  贾鱼不愿意看到这种事情,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贾鱼觉得自己义不容辞。

  刺啦!柳如眉把最后一件小衣服扯掉,扑倒在贾鱼身上,奋力亲吻着贾鱼,娇躯一个劲的往贾鱼身上贴。

  “大姐!我就带来一件衣服!别扯了,扯坏了我没的换了!大姐你先等一等!”柔软的触感让贾鱼沉沦,但他却努力挣脱出来,掏出砖头一样的手机放好位置,开始录像。

  “救命啊!不好啦!强奸妇男啦!”贾鱼大喊大叫,但很快就被柳如眉势头的压在身下,性感的红唇堵住了他的嘴巴。

  一晚上,基本上没有停歇,直到外面传来了鸡叫声……两人最后停下,柳如眉也瘫软的倒在了贾鱼的怀里,俏美的脸蛋沾染着红晕,极为的诱人。

  贾鱼得空呼出口气,满身被咬的,掐的,一块青一块紫的,不过他整个人像是得到了无线的升华,那种感觉像是羽化成仙最后进入了天堂一般,别提多美妙了。

  呼呼……贾鱼美美的叹了口气,他早就不是初哥了,也是老司机了,但目前为止,经历过的女人只有柳如眉最好。

  主要是在药物的刺激下,能够放得开,给了贾鱼极大的满足。

  又过了两个小时,天光有些大亮了。

  忽的,一阵手机闹铃声响了起来。

  柳如眉睡意惺忪的起身,抓了抓头发,像是在摸索什么,旁边一只手把她的手机递了过去。

  柳如眉接过手机关了闹钟,说道:“谢谢。

  ”不过她刚说完,就惊愕的发现,自己竟然是果着身子,娇躯上还有草莓印,而她回过头,却发现一个男人和她睡在一张床上,并且那男的也是什么都没穿。

  柳如眉愣了三秒钟,接着张开小嘴,发出一声尖叫:“啊……流氓……”“死道破!”贾鱼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说:“咱们俩当中是有个流氓,但不是我,是你。

  ”“去死!”柳如眉直接抓过被单,把自己身子裹住,随后抓起自己的内衣和外罩跑到卫生间,看着大腿和臀部的青紫,气的她牙齿咬的咯咯响。

  尤其是浑身像是散了架一样,无力至极且极为的酸痛。

  很快穿好衣服,柳如眉从卫生间走出来,见贾鱼也已经穿戴好了,玉手抓过电话,按了110三个键。

  “大姐,你可要想好了!强奸可是要判刑的!”贾鱼抢过电话,着急的说道。

  “废话!我就是要把你送进监狱!而且我告诉你,我不会让法律判你死刑的,判死刑简直太便宜你了,我要判你无期徒刑,让你一生都在监狱中失去自由的煎熬~!”柳如眉恶狠狠地咬着牙,眼角却带着泪痕。

  她的第一次啊,就这样不明不白的丢了。

  我擦,这大妞儿还真狠啊!搞得好像法院是她家开的似的,她说判无期就无期?贾鱼一咧嘴:“大姐,你先冷静冷静,既然你也知道,强奸是坐牢,那我就放心了!”“你放心什么?”柳如眉咬牙切齿的问,恨不能把这个仇人嚼成碎渣,这个人渣。

  “我有证据呀。

  ”贾鱼说着把自己的砖头电话拿过来,放出一段视频给柳如眉看。

  只见画面中,她紧紧地抱着贾鱼,一边亲吻还一边撕扯贾鱼的衣服,最后将贾鱼给推倒,又撤掉那碍事的大裤衩,最后骑坐在了贾鱼身上。

  男人‘奋力挣扎’无效,仰头看天,无助的哭诉喊道:“救命啊!强奸妇男了!谁来管一管,谁来救一救我啊,谁要是救我,我愿意……愿意以身相许……”接着,他的声音就被强烈的压制下去……而压制他的,正是柳如眉烈焰般的红唇。

  播放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柳如眉在这二十分钟整个石华了,嘴唇颤抖,脸色苍白,说不出一句话来。

  贾鱼笑着把视频关掉,因为二十分钟以后,就是他开始主动,反向压制了。

  “好了,你现在可以报警了。

  ”贾鱼把砖头电话揣进了怀里,那意思是保留证据,还煞有其事的问:“柳镇长,你刚才说了,强奸得判无期?”“你……滚开!”柳如眉面色惨白的说了一句,随后转过身去,掀开被子,抽出原本雪白的床单,只是现在这雪白的床单上,沾染了两朵梅花图案的血迹。

  “柳镇长,没想到你竟然是……”贾鱼挠挠头,看着那血迹有些尴尬。

  “我不是!我不是!”柳如眉回头狠狠瞪着他。

  贾鱼还想逗她两句,但见她眼眶湿润起来,晶莹的泪珠滑落。

  贾鱼心里一软,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得了便宜还卖乖,自己真操蛋啊!“如眉,你放心,大不了我娶你,我负责还不行么,刚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你别在意。

  ”柳如眉低头擦干眼泪,面容再次变得冰冷,恢复了冰山女强人的气质,冷声道:“说!把事情经过说一遍,到底怎么回事!”贾鱼简单的把事情陈述一遍。

  而柳如眉也仔细回忆昨晚的情景,是李文明书记送她回来,好像说给她喝解酒药,接着就要强迫她。

  柳如眉想起来了,不禁一阵悔恨。

  “贾鱼!”柳如眉正色道:“我希望这就是一场梦,咱们就当没这回事!我不用你负责,而且……”柳如眉一字一顿道:“你也负责不起。

  ”“如眉,你不能这样!你怎么能提上内裤就不认人呢!也太绝情了吧!”贾鱼像是吃了大亏一样。

  “你……”柳如眉气的直哆嗦,眼里充满了委屈。

  贾鱼见她又要哭,这大美人一伤心,自己心里都跟着难受,赶紧改口:“好,好,就当不认识。

  ”蹬蹬蹬!忽的,走廊里传来脚步声,柳如眉顿时变了脸色。

  二楼就她跟秘书张宁住,现在又多了个贾鱼,平时也没啥人来,这脚步声显然是张宁来了。

  再一看床上的狼藉,柳如眉忙给贾鱼使了个眼色,两人慌忙收拾起来。

  张宁本来要回自己房间,但见柳如眉的房门开着,就想过来打个招呼。

  一进门,见柳如眉坐在桌子前,而贾鱼在她旁边站着,张宁顿时愣住了。

  柳如眉手拨了拨胸前发丝,装着淡定说:“张秘书,早啊。

  ”“哦哦哦,柳镇长早,柳镇长早。

  ”张宁慌忙回应,又奇怪问:“贾书记,你怎么在这里?”“哦,我正在给柳镇长汇报工作,正汇报到13次,哦不,是第十三页……”贾鱼这话像是提示一样,柳如眉脸腾的就红了,心想怪不得两腿这么痛,原来昨晚这么多次……这个混蛋,简直就是畜生。

  柳如眉闭上眼睛,淡淡道:“行了贾书记,你汇报完了,去忙吧,张秘书,你也去忙吧。

  ”“好的。

  ”张宁应了一声,见贾鱼不动,直接把他拉了出去。

  随后房门关上……柳如眉两手揉着太阳穴,她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啊。

  不顾家人的反对,非要来基层工作,希望有些成绩后去打家人亲戚的脸,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

  虽然女孩儿早晚都要嫁人,但贾鱼可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柳如眉眼前再次浮现那半大小子一脸坏笑的脸,随手翻开他的档案。

  贾鱼,男,19岁,家住瀚城桃花沟村,初中毕业(期间休学一年半)。

  看到这,柳如眉差点哭了,一个初中就三年你还休学一年半?这初中文凭是怎么骗到手的?严格的说这家伙连初中生都不是,充其量一个小学毕业。

  再往下看,父亲是农民,名叫贾发财、今年被桃花沟村评选为特贫低保户,又是泥草房重点危房户,少数贫困人口扶贫户……“唉……”柳如眉叹了一口香气,不要贾鱼负责还没什么,如果真要这小子负责,捞不着啥,还得倒贴点,看来自己要吃一个哑巴亏了,可恶啊……接着往下看,是说贾鱼两年前出去打工,记录不详,只是说打工,而后,在七月份,被委任为瀚城夹皮沟村的村书记。

  “嗯?”柳如眉秀眉微微皱起,一个十九岁,初中没毕业,只有小学文凭的半文盲,没有任何工作经验,怎么可能就成了村书记了?村书记可是一村之长啊?难道贾鱼家有后台?或者市长不小心掉河里,被贾鱼发现,一通狗刨游过去把市长救了,市长就还他一个人情?柳如眉正思考着,响起了敲门声。

  “谁?”柳如眉冷冷问。

  “如眉,是我,贾鱼啊。

  ”贾鱼笑嘻嘻的把门拉开一条缝,然后挤了进来。

  “你来干什么?”柳如眉冷声喝问,如果有可能的话,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贾鱼。

  “如眉,我来找你有正事。

  ”贾鱼自来熟的搬了把椅子坐在对面,本来想坐在柳如眉旁边的,却见这妞目光不善,随时都有可能咬人,还是坐对面安全一点。

  “贾鱼同志,请你以后叫我柳镇长,不要叫我如眉!再这样,我把你的村支书撤了。

  ”柳如眉冰冷的威胁。

  贾鱼一缩脖子。

  心想这小妞儿真是心狠啊,一夜夫妻百夜恩呢,这家伙说撤职就撤自己的职啊。

  “说说吧,你来找我什么事儿?”看贾鱼知道怕了,柳如眉这才说道。

  “柳镇长,是这样的,我是为了夹皮沟村贷款修路的事儿,夹皮沟四面丛山峻岭的,山上有许多野菜药材之类的,如果有一条直通县城或者市区的路,这些野味运出去,夹皮沟村,乃至夹皮沟镇都会很快发展起来。

  ”“没钱。

  ”柳如眉合上卷宗,翻了个大白眼。

  提起这事她就来气,要不是因为贷款,她昨天就不会去跟信用社的人喝酒,不喝酒也不会去喝所谓的解酒药,就更不会阴差阳错稀里糊涂的把第一次给弄没了,让这个混蛋臭小子得了个大便宜,自己吃了个哑巴亏。

  再说了,一个十八九岁的屁孩,跟自己谈什么致富?他能有什么能力?床上能力还……她想到昨天晚上,虽然很痛,但却舒服,不禁心虚的脸红了。

  “没钱?为啥没钱呢?柳镇长,你是一镇之长,应该想办法弄贷款啊,再说昨天晚上我还救了你,也对你有恩啊!”他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起来柳如眉就火了,胸前一起一伏的,像是要炸开一样,两只大眼睛瞪着贾鱼,充满了怒火,咬牙道:“你给我滚出去,我不想见到你!”见柳如眉发飙,贾鱼一溜烟儿跑了,不一会儿又探头进来说:“如眉,要不我去给你买毓敏吧,昨天晚上那么多次,你会不会……”“我不会!”柳如眉气的差点昏过去,上前就把门给锁了。

  贾鱼灰溜溜的跑了,但想了想,还是骑上二八大杠自行车,跑到镇卫生所买了毓敏。

  回来的时候,见柳如眉房间门开了,他探头往里面看,见柳如眉一张冷冰冰的俏脸。

  贾鱼拱拱手进去,把毓敏放在办公桌上,又飞快的跑了,只听身后传来扔东西的声音。

  拍了拍胸口,贾鱼心想自己为啥怕这个女人?是愧疚还是……喜欢上她了?镇党委早上七点半食堂准时开饭,那些基层干部一般都这个点过来蹭饭。

  吃完饭,八点开会,却见张宁过来说:“柳镇长有些不舒服,镇党委李文明书记又不在,所以会议取消。

  ”一听说会议取消,一个个基层干部高兴的不得了,他们巴不得不开会呢,找借口说下乡去了,其实就是回家睡大觉。

  只有贾鱼一个人没走,张宁撩起额前的碎发问:“贾书记,你怎么不回村工作?”昨天是周日,张宁回姑姑家了,现在还有些纳闷,一向冷冰冰的柳镇长用这个小村支书汇报啥工作了。

  张宁冷冰冰的,而且那种中性的打扮,宽松的休闲裤掩盖不住浑圆紧俏的大屁股,看的贾鱼心里直痒痒,嘴上却说:“张秘书,你知道柳镇长电话么?我找她问贷款的事儿。

  ”“你是说你们村的修路贷款吧?早上我听你和柳镇长说这事儿了,我告诉你吧,这事儿你找柳镇长也没用。

  ”“咋没用呢?她是一镇之长,找她没用找谁有用?”张宁冷冷道:“谁管钱你找谁去!比如县里的信用社,昨天柳镇长就为了贷款和信用社的人吃饭,好像贷款也没跑下来,或者你去找李文明书记,毕竟他是镇里的一把手。

  ”话说完张宁直接走人,连个好脸色都不给。

  靠!贾鱼暗骂一声,心想昨天刚把李文明胖揍一顿,找他是不可能了,再说就那种混蛋(两根一起插进去),见一次打一次,可不能去找他。

  那就去找县信用社吧。

  贾鱼骑上摩托,发现小摩托没油了,见一辆不知道谁的二八大杠,便先骑着去买油,刚出大门,就被五个吊儿郎当的小青年拦住了。

  “哎哎哎,说你呢小比崽子!给我停下!”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6701.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706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2061.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3759.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174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414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7756.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37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