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成人 色情,新手必看

第二天早上温喆起的十分的早,想着今天刘春杏能当他女朋友心里就乐滋滋的,见着谁都打招呼。

  路过村长家门口的时候淑芬把他叫住,偷偷的塞给他两个煮鸡蛋。

  “小喆呀,这几天你叔一直都在家,也没机会去找你,明天晚上他要去支书家喝酒,到时候我去找你。

  ”温喆点了点头,也没多说啥,一边走着一边吃着煮鸡蛋,小日子十分滋润。

  “哟,老黑哥,这是二丫的对象呀,可真不错。

  ”温喆没走多远就听到淑芬的声音,回头一看,见二丫和赵老二领着一个小伙停在钱高强家门口,那小伙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正给刚出门的钱高强发烟呢。

  “是呀,这是俺家二丫的对象,在乡卫生院上班。

  人家今天休息,这不一大早就来看我了吗。

  ”赵老二说话的声音特别大,好像就怕谁听不到似的。

  其实温喆知道他这话就是说给他听的。

  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思搭理赵老(边插边做吃奶)二了,还得去卫生室找刘春杏呢。

  一想到刘春杏那对大肉球温喆就有点心血澎湃,恨不得立马就握在手里揉上几下。

  “哟,那不是小喆吗,来来来,叔给你介绍介绍二丫的对象。

  ”刚准备走的温喆被赵老二一叫便停下了脚步,本来温喆是真不想搭理他,但要是不去的话赵老二还以为自己怕了他。

  温喆转过身子,把剩下的一个鸡蛋放进兜里,晃晃悠悠的走到赵老二跟前。

  二丫一见温喆就把头低了下去,一对漂亮的眼睛时不时的扫一眼温喆,不过一遇到温喆的目光马上就又躲到一边。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未来的女婿,叫熊亮,在乡卫生院上班,他爸是卫生院的院长。

  ”赵老二无比得意,就好像他闺女要嫁给皇上似的。

  温喆最见不得他这幅嘴脸,真恨不得上去抽他两巴掌。

  熊亮长相倒不难看,梳了个中分头。

  只是脸上带着一股癞气,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叔,这是谁呀?”熊亮习惯性的给温喆递了根烟,温喆接过点上了火,一边的赵老二说道:“这是我们村里的大夫,可有能耐了。

  对了小亮,你们乡卫生院缺人不?看看能不能让他也去你那。

  ”“叔,我们那好像不缺人,再说这事也不归我管,得问我爸。

  ”赵老二一脸得意的看着温喆,那意思很明显,你想进乡卫生院,得人家老爹同意才行。

  温喆微微一笑:“那哪天你帮我问问你爸,你那要是缺人的话就帮帮忙,把我弄进去,我还等着有人给我磕头叫爷爷呢。

  ”“行,回去我问问。

  ”一看熊亮就善于和人交际,虽然心里把温喆鄙视的够呛但脸上却不露出半点。

  温喆一听这话顿时就呵呵笑了起来,而赵老二的脸都黑的看不出人模样了。

  “就你还想去乡卫生院?去掏大粪人家都不要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德行。

  咱走小亮,到叔家叔给你弄好吃的。

  ”说完赵老二拉着熊亮就走,熊亮被弄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马上也就反应了过来,看了温喆一眼,冲他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

  “你这小子,嘴上就不能吃点亏,这下赵老二更记恨你了,人家那女婿的爹可是乡卫生院的院长,我看你呀,还真就别想进卫生院了。

  ”赵老二一走淑芬就说了温喆几句,温喆也不介意,心想反正赵老二早就恨他了,也不在乎这次。

  “叔,你也上村部吗?咱俩一块走吧。

  ”温喆朝一边的钱高强问了句,钱高强摇了摇头,“我得去村里的机动地看看,好像有点旱了,得找人去灌水呢。

  ”温喆摇了摇头,淑芬还想说什么他也没心思听,摇摇晃晃的朝卫生室走去。

  今天有点反常,因为每次温喆来的时候刘春杏都已经把屋子给收拾一遍了,不过温喆到卫生室的时候门是锁着的,温喆开了门,在屋里坐到八点刘春杏还是没来。

  一直到九点多温喆听到大院门口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出门一看,见刘春杏拉着一个男的,而那男的则不顾刘春杏的拉扯,直直的奔着卫生室走来。

  “哥,我说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做主,用不着你管。

  ”刘春杏边拉边拽,那男的使劲的甩开她,“你做个屁的主,你是我妹子,这事就得我说的算,妈的,哪个王八小子敢打你的主意,看我不弄死他。

  ”这时刘春杏看到了卫生室门口的温喆,急忙朝他喊道:“温喆你快跑,我哥来打你了。

  ”说着又上前开始拉那个男的。

  温喆有些迷糊了,不明白刘春杏她哥为啥来打他,难道是因为非礼了他妹妹?不能啊,昨晚刘春杏不是和他说好了吗,说要跟家里商量他们的事,咋一转眼他哥就冲出来了。

  “小B崽子,是个男人你就别跑,在那等着我。

  ”刘小民被妹妹拉着,往前走都费劲,听到刘春杏让那小子快跑,顿时就知道眼前的人就是他要找的人了。

  “这啥情况?春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温喆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前边的刘小民已经甩开了刘春杏,直接向温喆跑来。

  “温喆快跑,我哥不同意咱们的事,要打你。

  ”温喆还没反应过来刘小民的拳头就到了眼前,嘭的一下就给温喆来了个满脸花。

  温喆被刘小民一拳打的连连后退,直到后腰顶在了桌子上才算站稳。

  “你为啥打我?”从小到大温喆还没吃过这样的亏,没想到刘春杏他哥会这么不讲理,上来就给了他一下。

  “为啥打你,你敢泡我妹子就该打。

  ”刘小民长的很壮,那拳头抡起来都呼呼带风。

  温喆左躲右闪也没躲过几下,头上和身上都挨了几拳。

  “你他妈的讲不讲理。

  ”温喆也是个好战分子,上学的时候也算是混混一流。

  见刘小民一副要打死他的样子温喆哪能站在那里让他打,顺手抄起个椅子就砸在了刘小民身上。

  刘小民没想到温喆还敢还手,悴不及防之下被温喆打到了脑袋上,血一下就流了下来,把他半边脸都染红了。

  “妈了B你敢打我?”刘小民怒不可遏,迈了一大步一胳膊肘就顶到了温喆脑门上。

  温喆被这一下顶的脑袋发晕。

  刘小民趁机一脚将他踹倒在地,皮鞋头子不住的往温喆身上踩。

  “小B崽子,让你跟我妹妹处对象,我今天踢死你。

  ”地上的温喆只是感觉脑袋一阵阵发晕,也没了反抗之力,只能任凭刘小民踢打。

  “住手,你是谁,敢在这里打人,你还有没有王法了。

  ”村委会的张会计听到声音跑了过来,见刘小民狠命的踢温喆,顿时就急了。

  “你他妈是什么东西,也敢对老子指手画脚。

  ”刘小民回身一拳就打在张会计脸上,把张会计打的“妈呀”一声,脸上的眼镜都打碎了,镜片掉了一地。

  “哥,住手,你想把他打死呀。

  ”刘春杏从门外冲了进来,哭着抱住刘小民。

  而刘小民一巴掌就打在刘春杏的肩头,刘春杏哪能禁得住他打,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小猛啊,你快停手吧,再打就真出人命了。

  ”村支书刘铁柱也走进了屋子,刘小民见是自己亲叔叔来了也只好停住了手,哼了一声,拉了把椅子坐了下去。

  “叔,你不知道,这小子敢打春杏的主意,我早就给她找好婆家了,是在县里包工程的,光彩礼就给了五千,这小子算什么东西,还想跟春杏处对象,我看他是活腻歪了。

  ”刘小民擦了一把脸上的血,气呼呼的说道。

  一边的刘铁柱轻轻点了点头,看了看地上的温喆,对刘小民说:“行了,打你也打了,你就先回去吧,要不然等村长来了你可能就走不了了。

  ”“钱高强?他来了敢把我咋地,这十里八村的谁不认识我刘小民,他还敢抓我呀?借他几个胆儿。

  ”这刘小民在附近一带确实是有一号,就算在乡里也比较霸道,他父母根本就管不了他,就更别说刘铁柱这个当叔叔的了。

  “谁敢在村部打人,还反了他了。

  ”得着信儿的钱高强也跑到了卫生室,见到地上躺着的温喆顿时就跑了过去。

  见温喆还活着钱高强长出了口气,随后看到了坐在那的刘小民。

  “我说刘小民,你跑到我们小钱村打人算咋回事?”钱高强虽然在说刘小民,不过口气却比较温柔,显然他也十分忌讳这个刘小民。

  “钱村长,这小子想跟我妹子处对象,我打他不对吗?”刘小民可一点都不给钱高强面子,钱高强被噎了一下,讪讪的说道:“那也不能把人给打成这样啊。

  ”“打成这样?我告诉你,这算是轻的,要是这小子再敢打我妹妹注意我就弄残了他。

  钱村长,我刘小民是什么人你也知道,说到做到。

  ”说完刘小民就不再搭理钱高强,拉起地上的刘春杏就往外走。

  “走,跟我回家,别再来这破地方上班了。

  ”刚才刘春杏只顾在温喆身边哭,这会被刘小民一拉顿时就挣扎起来:“我不回去,我才不嫁给那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呢,我不回去。

  ”刘春杏哭的十分凄惨,一边的刘铁柱看着不忍,对刘小民说道:“小猛啊,现在就先别让她回去了,万一再有个好歹,你先让她在这吧,我劝劝她。

  ”“叔,今天她必须得跟我回去,她要嫁的那人下午就来我家,不回去不行。

  ”听刘小民这么一说刘铁柱也不说话了,只是叹了口气,不舍的看了一眼刘春杏。

  钱高强见自己也插不上嘴,就蹲在温喆身边掐着温喆的人中,掐了一会温喆醒了过来。

  刚才刘小民那一拳打的太重,又对他一阵猛踢,把他给弄晕过去了。

  醒过来的温喆一见刘小民拉着刘春杏往外拖,顿时一股火气就冲上了心头。

  强忍着浑身的疼痛和头部的眩晕温喆站了起来,指着刘小民,“你他妈还是人吗?有人这么对自己妹妹的吗?”钱高强吓得赶紧去拉温喆,刘小民这货他也知道,要是真发起火来可能真会把温喆给打死。

  而温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劲,一把甩开钱高强,晃晃悠悠的朝刘小民走去。

  “小子,我看你是真想死,妈的,那老子今天就弄死你。

  ”刘春杏见刘小民又要对温喆下手,一把将刘小民大腿抱住,死活都不肯撒手。

  “哥,你别打了,我跟你回去。

  ”就在卫生室里乱成一团的时候村委会里开进了一辆黑色小轿车,随即从车上下来几个穿着黑衬衫的男子,其中一个朝四周扫了一眼,随即看到卫生室门口的刘铁柱,问道:“请问温喆先生是在这里吗?”刘铁柱一愣,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那几个穿着黑衬衫的男人朝卫生室走了过来,刘铁柱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急忙问道:“你们找温喆干啥?”领头的男人微微一笑,说道:“我们老板请他过去一趟。

  ”随后便不再理刘铁柱,走进卫生室。

  当看到卫生室里面的情景黑衬衫明显愣了一下,而屋里的人也都不知道这几个穿着黑衣服的人是干什么的,也都愣住了。

  “哪位是温喆先生?”领头的黑衣男子又问了一遍,随后看到了穿着白大褂但一身是血的温喆。

  “你是温先生?”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干什么的不过温喆还是点了点头,看着摇摇晃晃的温喆黑衬衫眉头微微一皱,随即说道:“温先生,我们老板想请你过去一趟,你能跟我们去一下吗?”虽然黑衬衫说话十分客气,不过温喆却感觉他的意思是不去也得去。

  温喆不禁有些迷茫,不知道这几个看上去很像黑社会的人来找自己干啥。

  “走吧温先生,我们老板还在等着呢。

  ”黑衬衫也不废话,一摆手身后就过来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搀扶着温喆往外走。

  本来还在剑拔弩张的刘小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看着领头的那个黑衬衫,问道:“你们要带他去哪?我们的事情还没解决呢。

  ”“最好闭上你的嘴,你们的事情我没有兴趣,要是你再多嘴我不介意把你的嘴给你缝上。

  ”虽然黑衬衫的语气很是平常,不过刘小民却感觉到他如果再多嘴的话对方肯定会这么做,所以他很聪明的把嘴闭上,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温喆迷迷糊糊的被他们弄到了车上,黑衬衫一上车,汽车就发出吱吱的叫声,直奔着村委会大院外面跑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温喆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时已经到了县城。

  汽车在县城最好的宾馆丽豪门口停下,此时的温喆已经基本没事了,扫了一眼身边的黑衬衫,好奇的问道:“你们老板究竟是谁呀?为什么带我来这里?”一路上温喆已经不止一次问过这个问题,而每次得到的回答也都一样,到了就会知道。

  几个人上了电梯,温喆还是第一次坐这东西,不过他没心思兴奋,脑袋里一直都在想着究竟是什么人要见他。

  电梯一直到了顶楼才停下,温喆跟着几个黑衬衫来到一个房间门口,领头的黑衬衫轻轻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人说进来才慢慢的将门推开。

  “老板,您找的人我们带到了。

  ”屋里面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长的白白净净,而且还带了个金丝眼镜,好像很有文化的样子。

  “行了,你们出去吧,我和温先生谈谈。

  ”几个黑衬衫退了出去,温喆一脸迷茫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对方朝他笑了笑,轻声说道:“用这种方式见面我很抱歉,但我有不得已的苦衷,请温先生原谅。

  温先生也不必知道我是谁,我只想请温先生给我看看病,若是温先生能够把我治好的话那报酬随你开,多少都行。

  ”听对方说要他看病温喆咧了咧嘴,一屁股坐在面前的沙发上。

  本来他就被唐猛揍的不轻,现在身上还疼着呢,老站着也受不了。

  既然有求与自己那就没什么事了,温喆还以为他们要干什么呢。

  金丝眼镜笑呵呵的看着温喆,完全不在意他脏兮兮的样子。

  斯文的从雪茄盒里拿出根雪茄,又用雪茄剪剪掉封口,随后拿起打火机在雪茄上烤了几遍,将雪茄递到温喆手中。

  “温先生,尝尝这个,巴西的雪茄。

  ”温喆也不客气,接过来点上火吸了一口,顿时就咳嗽了一声。

  金丝眼镜只是微微一笑:“第一次吸不要那么大口,会呛着的。

  ”

男生们都拿她当哥们儿一样对待,时不时少女再犯个傻把女生们怀疑的目光忽悠过去,便在男女间都保持着一定的好名声。

  穿越之杨家将十大名器小...语,我们...回来啦!当我打开门的时候,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只得站在门口休息。

  李清楠笑笑说:顾静其实不赖。

  你是我重要的人,我想要相信你。

  好湿好紧快点再深一点好的啦,妈妈。

  月之魔法——启生!大叔,我们错了,能原谅我们吗?『喵?不说学习问题了,回家吧。

  穿越之杨家将十大名器在米米的默认下,高杨靠近米米蹲在她的面前,一手扯着衣服,一手轻轻地擦拭着。

  唐可可连续拿了几件龙傲天都看不过眼,就连店员在一边也不敢随便乱选了。

  不是雨莲和欧湘给我讲课,当然不开心。

  这下大家都看我了。

  穿越之杨家将十大名器王林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鬼魅一般。

  最近好像都看不见你人,你在干些什么?顾清婉走进厨房,倒了一壶水,按上开关开始烧水。

  稍微一停,清莲看着优昙挣扎得更激烈的双眸,淡淡一笑。

  这不是更诡异了吗?夏洛依旧只是搓了搓,冒出了烟子。

  尹彦睿嘿嘿地笑着,嘴里面不停地说着:不敢,不敢,我哪敢呢?原来……小鸢她已经默默地喜欢自己了么。

  为了躲避记者的追问,洛比兴只能呆家里等风声过去再出来,就连公司因为这个爆炸性新闻,也受了点影响,最后还是洛长青出面摆平。

  好湿好紧快点再深一点江乾龙立刻掉头就跑,不然等着被野兽吞吃到腹中消化掉,然后变成一坨坨大便吗?那我们就逛到这里吧。

  穿越之杨家将十大名器我刚投完球,郭天烨就跑过来说:“天哪,王可可,之前没发现啊!那么厉害!你真的头晕(两个粗大同时在我体内)吗。

  川口佑单手拍胸,就像骑士向主君献忠般信誓旦旦。

  文新含含糊糊的不好意思,把头转了过去。

  不过,将视频发给了他,他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对于这种亲切的称呼,我还有点无法适应。

  哪里,有感而发罢了。

  没有魔力,没有天赋,没有智慧。

  其实我们是去讨论小说剧情的,也请叔叔阿姨不要误会。

  她耷拉着眼睑,用手推开他的脸颊。

  

挑起女人的xing欲,这是男人天生的本事。

  此时的香草虽然身子有些发软,不过她还在想着刚才那股美妙的感觉。

  这种感觉她从未体会过,现在她只想再次让那种感觉降临,只要向涛不坏了她的身子,那自己就任由她摆弄。

  “香草,刚才舒服吗?”将香草的一颗樱桃含在嘴中吸了几下,向涛抬头对香草问道。

  香草红着脸点了点头,任由向涛在她身上抚摸,而向涛则是微微一笑,说道:“那你也应该让我舒服一下。

  ”“啊?我让你舒服,不行涛子哥,我现在不能把身子给你,要等到结婚的时候才可以。

  ”香草以为向涛是想跟她那个,马上就直摇头。

  向涛嘿嘿一笑,说道:“我不要你的身子,只是想让你帮我解决一下。

  ”说着向涛便将自己的裤子解开,将已经硬的跟铁棍似得东西掏出来对着香草。

  香草一看到向涛的独眼巨炮顿时就低呼了一声,以前向涛抱着她的时候她也感觉过向涛的那个东西,不过香草从来都没想过向涛的东西会如此之大。

  男人的东西香草只见过小孩子的,村里的那些小孩子经常会光着腚满村跑,香草倒也看见过他们跨间的小JJ。

  她哪里能想得到男人长大了之后这里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如果向涛要将他的大炮放进自己的私密处,搞不好都会被他给撑爆了。

  “涛子哥,你的东西怎么这么吓人?”朝向涛的家伙上瞄了几眼,香草的脸蛋已经变成了熟透的苹果。

  而向涛只是嘿嘿一笑,拉着香草的手放在自己的家伙上,随后说道:“香草,我现在很难受,你帮我解决一下吧。

  ”香草的手一碰到向涛的家伙,顿时轻轻一颤。

  不过向涛握着她的手,她想缩也缩不回来,只好低声的问了一句:“要怎么解决?”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香草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向涛握着她的手在自己的大家伙上套弄几下便对她说道:“这样动就可以了,来,香草,别停下,快动吧。

  ”此时向涛站在床边,挺着大枪对着香草。

  香草听到向涛的话便轻轻动了几下,向涛马上就舒服的轻哼了一声。

  “对,就是这样,速度再快一些。

  ”见向涛一副享受的样子,香草的动作也慢慢加快。

  刚开始香草还十分不好意思,不过帮向涛套弄了一会儿香草也将那丝羞涩彻底丢开,手上的力度也越来越大。

  “好舒服,香草,再快一些。

  ”此时的香草已经换了一只手,那只手都已经发酸了。

  向涛一边享受着香草的服务一边想着等下就把香草推倒,而这时院子里忽然传来“哎呦”的声音。

  两个人都吓了一跳,那声音正是谢老赖的。

  本来向涛还以为他没准得在村长家喝到半夜,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

  “涛子哥,你快躲躲,要是让我爹看到了那就完了。

  ”一听到谢老赖的声音香草马上就慌了神,向涛心想这往哪里躲呀,香草屋子里一共就这么大点地方,能躲人的也只有床下了。

  情况危急,也容不得向涛多想,把裤子提好向涛立马就钻到了床下。

  而这时外屋的门也被拉开,谢老赖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

  今晚谢老赖十分高兴,所以没少喝,刚才进院子的时候被一块石头给绊倒了。

  也幸好他被石头给绊了一下,要不然没准就发现向涛和香草的事了。

  “爹,你咋喝这么多的酒,也不怕伤了身子。

  ”此时香草已经穿戴整齐,见谢老赖晃晃悠悠的进了屋,香草急忙上前扶了他一把。

  “哈哈,今天高兴,向涛那小子被我糗的够呛,可真他娘的痛快。

  屁大的年纪还想做生意,哼,要是他真成了万元户那我不得管他叫爷爷呀!”那天在村长家谢老赖当着全村人的面儿和向涛打了赌,这老货记得倒是十分清楚,他可不想当着全村人的面儿管向涛叫爷爷,而且还得把闺女许给向涛。

  “爹,我和涛子哥从小就定了亲,早晚要嫁他的,他做生意难道不好吗?”谢老赖的话让香草心里有些不痛快,之前谢老赖悔婚的时候香草就极力阻拦,不过谢老赖是头犟驴,只要是下了决心任谁给拉不回来。

  如果向涛他爹还活着的话谢老赖肯定不会这么干,不过他也是为香草考虑。

  香草跟着他已经受了十几年的苦,他可不想以后香草还过那种穷日子。

  “什么亲?早就黄了。

  香草我告诉你,姓向那小子没什么出息,你就别指望嫁他了。

  前两天你王婶说要给你介绍对象,是城里人,明天我去问问,看看你什么时候去相个亲。

  ”“我不去,我这辈子就嫁涛子哥。

  ”听到谢老赖说让她去相亲,香草急忙摇头。

  而谢老赖见香草不愿意,顿时把眼睛一瞪:“都跟你说了,姓向的那小子根本就没什么出息,难道你想跟着他天天吃糠咽菜啊?”谢老赖的脾气香草最了解,跟他呛着来肯定不行。

  今天他喝多了,等明天醒酒了再和他商量这事,没准他就不会让自己相亲去了。

  把谢老赖扶到床上,香草帮他把鞋脱了,随后便叮嘱他睡觉。

  而谢老赖见香草不说了,以为她是答应了,顿时就开心的笑了起来,躺那没一会儿呼噜声就响了起来。

  “涛子哥,我爹睡着了,你赶紧走吧。

  ”看到谢老赖已经进入了梦乡,香草急忙跑回自己的屋子把向涛从床底下拉出来。

  刚才谢老赖和香草的话向涛都听到了,心想这个谢老赖可真不是东西,如果不是他偷了自己的钱那他就能做生意了。

  而且他还不让香草嫁给自己,还要让香草跟别人去相亲,一想起这些事向涛的火就直往上窜。

  要不是香草就在他身边,向涛今天非得教训一下谢老赖不可,也让他知道自己不是软柿子,谁想捏就捏一把。

  “涛子哥,你快走吧,要是我爹醒了可就坏事了。

  ”见向涛盯着床上的谢老赖,香草担心谢老赖醒了两个人打起来。

  所以她急忙把向涛给推到了门外,随后又把门关好就回屋睡觉了。

  从香草家出来,向涛郁闷的往家走。

  钱被偷了,生意眼看着是做不成了,那就还得上山去打猎。

  回到家里,向涛收拾好打猎的家伙,又背了一壶水就带着大黑进山了。

  这个时候正是打猎的最好时间,向涛进山没多久就打了两只野鸡。

  喝了口水休息了一下向涛就往山里走,那天他打到了一头野猪,除去送给二丫蛋子的还卖了六百多块钱。

  如果能再遇到两头野猪的话,那他做生意的钱就有着落了。

  不过向涛走了半天也没遇到像野猪一样的大型动物,他不敢进山太深,要是碰到狼和熊瞎子可就不好玩了。

  “唉!看样子今天也就这点收获了。

  ”看了一眼袋子中的两只野鸡,向涛无奈的叹了口气。

  而这时坐在向涛身边的大黑忽然站了起来,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好像发现了什么猎物一般。

  “汪汪汪……”大黑狂吠了几声,随即就窜了出去。

  向涛知道它肯定是发现什么东西了,也不迟疑,跟着大黑就往前跑。

  跑了大概几十米的距离,向涛看到一处草丛在不停晃动。

  端着已经上好箭的弩弓,向涛死死的盯着那处草丛。

  而大黑则一头就钻了进去,不过马上又跳了出来。

  在它身后跟着一只庞然大物,向涛定眼一瞧,居然是只野牛。

  “我次奥,怎么能遇到这种东西。

  ”野牛如果发起疯来,就是狗熊见了它也得退避三舍。

  这东西根本就不是一只弩弓能对付的了的,搞不好连小命都得搭上。

  没有一丝迟疑,向涛转身就跑。

  不过他却不走直线,而是绕着弯的跑。

  野牛的身体协调性不强,这么跑一半的情况下野牛都追不上。

  不过还没跑出多远向涛就感觉不对劲,因为那野牛根本就没追上来。

  回头一看,见那只野牛瞪着两只牛眼看着向涛跑,根本就没有追他的意思。

  “咦?这可不是这畜生的性格,它怎么不追我?”对大黑吹了声口哨,大黑便跑到向涛的身边,虎视眈眈的盯着那只野牛,嘴中不断的发出低吼声。

  向涛大着胆子往前走了几步,看到野牛依旧没有攻击的意思,向涛便又向前走了几步。

  现在向涛与野牛的距离也就十几(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米远,借着月光向涛能清楚的看到野牛小腹上已经受了伤,而且还在不断的滴着鲜血。

  那只野牛小腹上的伤口不小,足有十几里面,鲜血不断的从它的伤口滴落到地上,砸在树叶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难怪这畜生不追我,原来是受伤了。

  ”看着野牛的伤口不断的滴着血,向涛摸了摸鼻子。

  这种受了伤的野兽虽然很容易暴走,不过要比它不受伤的时候好对付多了。

  而且看这家伙一直在喘粗气,看来也是跑了不近的路才逃过了追杀,向涛可不想轻易的放过它。

  这野牛要比那野猪重一辈还多,最起码得有四百多斤。

  要是把那些肉都卖了,向涛做生意的钱就完全够了。

  现在这只野牛在向涛的眼里已经不是野牛,而是花花绿绿的钞票。

  虽然想弄翻它要费不少的力气,不过回报远比向涛的付出多。

  既然下定了决心,那向涛也不客气。

  将弩弓拿在手中,直对野牛的眼睛。

  脸部是野牛最脆弱的地方,只要射中了那这野牛就基本没跑了。

  看到向涛手中的弩弓,野牛仿佛也感觉到了危险。

  低吼了一声,野牛便不停的刨着前腿,脑袋也微微低下,这是进攻的信号。

  “嗖。

  ”就在野牛准备对向涛进攻的时候,弩弓上的钢箭便化作一道流光,直接飞向野牛。

  感觉到一股冷气飞向自己,野牛微微一偏头,钢箭没有射中它的脸,而是插在了它的脖子上。

  脖子也是野牛比较脆弱的地方,野牛吃痛,顿时大叫了一声,随即便撒开四蹄朝向涛冲过来。

  向涛一见野牛已经暴走,转身就饶到了一颗大腿粗细的树后,随即便示意大黑从后面包抄。

  “砰。

  ”刚刚躲到树后,野牛的就撞了上来。

  它这一下用力极大,大腿粗的书居然被它撞的“咔嚓”一声,差点没被它给撞断了。

  “次奥,这畜生居然这么生猛,大爷的,今天非弄死你不可。

  ”野牛的生猛也激起了向涛心中的血性,将钢箭上好,向涛便对准了野牛。

  刚才野牛撞的那一下也把它自己弄的头破血流,而且还有些站不稳,显然是撞迷糊了。

  “嗖”。

  又是一只钢箭飞向野牛,这次钢箭准确的射进了野牛的眼睛。

  野牛被钢箭射中,顿时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声。

  而这时大黑也绕到了野牛的侧面,扑上前就咬住了野牛的喉管。

  以前向涛他爹训练大黑的时候都是让它咬喉管,跟着出来打猎的时间长了,大黑对那些野兽的弱点也了如指掌。

  喉咙被咬,野牛拼命的挣扎,想甩开大黑。

  不过大黑却死活都不放口,只是死死的咬着野牛。

  而向涛则拔出腰间的尖刀,直接冲到野牛近前,一刀就从它的脖子侧面捅了进去,随后便连捅几刀。

  野牛终于抵抗不住向涛的尖刀,无力的倒在地上,很快就断了气。

  “嘿嘿,大黑,你这狗东西现在是越来越厉害,等回家了好好奖赏你几顿好吃的。

  ”宠溺的在大黑的头上摸了几下,向涛歇了一会儿,随即便开始肢解野牛。

  当向涛将野牛肚子划开的时候,看到它的胆上挂着一颗黄色的肉球。

  那肉球比苹果稍微小一点,向涛将肉球摘下来一看,顿时就惊喜过望。

  他手中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牛身上最宝贵的东西,牛黄。

  看着自己手上的牛黄,向涛乐的嘴都合不拢了。

  小时候他记得他爹曾经就得到过一颗牛黄,还没他手上这颗大就卖了将近两千块钱。

  这颗牛黄最起码有二两重,向涛想卖个三千块肯定是不成问题的。

  再加上这些牛肉还有牛鞭,向涛今天的收入最起码有四千七八,将近五千块。

  坐在地上傻笑了半天,向涛才从身上拿出一块手绢,小心翼翼的把牛黄给包好。

  这手绢还是香草送给他的,向涛一直都带在身上却从来都没用过,这下可有了用处了。

  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向涛才将野牛彻底分解。

  从身上掏出蛇皮袋子,向涛把牛肉分别装在六个袋子中。

  找了个地方把其余的四袋子牛肉藏好,向涛和大黑各扛一个就往山下走。

  一路上向涛都是哼着小曲,高兴的不行。

  如果能时常碰上这种好事,那向涛也不用干什么柳编工艺品了,光打猎就能让他大发特发。

  一路小跑到了家里,向涛把牛肉放好,转身就跟大黑又奔山上。

  丢了一次东西向涛是有记性了,走的时候把里屋和大门都上了锁。

  要是这些牛肉再让人给偷了,那向涛非得郁闷死不可。

  六袋子牛肉任东和大黑一共跑了三趟,虽然心里高兴,不过最后一趟到家的时候向涛也没了力气。

  不光他累的够呛,就连大黑也趴在地上不住的喘着粗气,显然也不轻松。

  “狗东西,累了呀,别着急,等我歇一会就弄点牛肉吃,少不了你那份。

  ”歇了一会,向涛便从袋子里拿出一块牛肉到厨房做了。

  自从向涛拿出牛肉大黑就在他屁股后跟着,它也跑了三趟,肚子里的食儿早就消化没了。

  向涛煮了最起码有七八斤的牛肉,煮好之后向涛便将切好的牛肉放在一个盆里,弄了点蒜酱就这么蘸着吃。

  他给大黑弄了一大块,大黑吃的十分的香。

  一人一狗就跟比赛似得,没多大一会儿向涛就把盆里的牛肉干掉了一半。

  “得早点睡,明天早起去找李大牛,好把这些东西都处理了。

  ”嘀咕了一句,向涛桌子也没收拾就直接上床睡觉了,第二天天还没亮就起了床,拎了一块牛肉就直奔李大牛家。

  

文/夏莫从隐性中来看,婚姻就好比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双方挖空心思地计谋各种手段,先从气场上把对方压倒,然后再通过软硬兼施地手段将对方彻底制服。

  女人的爱细腻而温婉,对于男人的爱习惯性将其用绳索套住男人的脖子,然后再将其放养。

  但婚姻当中有很多死穴很容易伤及感情,逼走自己的男人,亲手将婚姻击垮。

  死穴一:相信平平淡淡的幸福才是真。

  男人和女人恋爱的关系确定下来之后,感情迅速升温,彼此都渴望两个人能长久地走走下去,踏踏实实地过一辈子。

  爱情有太多的假象,表面上所渴望的生活平平淡淡,(性插故事)但实际上是难以维持的。

  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平平淡淡久了,就容易被外界的诱惑和刺激给吸引,迫不急待地迈开自己的步伐,奔向你所向往的世界,这个时候婚姻就出现了裂痕。

  渴望平平淡淡的生活其实是美好,这个愿望是站在这个基础上产生的:你爱我如同我爱你一般深刻,你坚定不移地珍惜我如同我爱我的生命,我们的爱情如蜜一般甜,如百花一般盛放。

  只有打好了这个基础,并且长期将这个基础打稳,那么这个爱情便是长期鲜活的。

  在打基础和巩固基础的过程中,实际上就是在花心思讨对方喜欢,反复地勾起彼此对彼此的感激与热爱。

  女人不能触碰的婚姻死穴有哪些?(2/2)死穴二:相信爱一个人就是完全信任他。

  当爱情绽放的时候,女人是没有多少理智的,她们容易自己将自己打败,不停地说服自己,将一个原本普普通通的男人打造成一尊佛,崇拜他、仰望他、信任他,完全失去理智地去依赖这个人。

  只有当这个男人某一天从她的生命里抽离之时,她才隐约地觉得骨髓很疼,神经坏事,整个世界崩溃。

  婚姻当中女人信任自己的丈夫是应该的,但更应该信任自己,相信他可以是生命的全部,也可以只是生活的一部分。

  所以,在婚姻当中要学会独立,也要学会小女人。

  若即若离地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才会让他看见你的光彩。

  在一定的距离范围内,必定会展现出一段朦胧的美。

  死穴三:相信宽容能挽回出轨的心在往常的生活当中,我们买任何一件产品都有它的保质期,同时也有维修期,婚姻也同是如此。

  婚姻有一定的保质期,当有一个人有一次出轨,那么保质期就算到期了,同时维修期也到期。

  在保质期之前,这个男人或多或少会做错一些事,伤到你的心,比如不如以前细心,不如以前体贴。

  之所以还可以保修,是因为他还忠于你们的婚姻。

  当一个人出轨,婚姻的维修期到期,假若种种原因导致其中一方宽容原谅了另外一方,但这种出轨的宽容,对彼此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彼此之间,都会互相猜忌和怀疑,还不如好聚好散,至少回忆起来,感情不会那么黯淡,不至于让自己的生命承受过多的疼痛。

  婚姻是一种责任,因为爱而走在一起,当有一天爱不存在了,那么它也就灭亡了。

  别留言,别欺骗自己,面对现实,就是对自己最好的原谅。

  女人不能触碰的婚姻死穴有哪些?(2/2)婚姻当中虽然被各种压力充斥着,但爱情的世界终究是两个人的。

  没有任何人能真正夺走和毁灭一个人的爱情,除非不善于经营和搭理。

  婚姻,如同那些花花草草,需要呵护,需要修剪,需要用心去灌溉。

  让婚姻保持新鲜感的最好办法就是,你渴望什么样的婚姻,就迈开步伐,先动手开始去准备材料,打造你所想要的理想婚姻状态,另外一方会自然而然地跟着你的脚步,帮你实现“婚姻大业”。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3336.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701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5209.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122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7146.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2733.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312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57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