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小田切 りょう,新手必看

甄总监却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句话出来,让抱定伸头缩头都是一刀的张三慎又是一愣,一激之下脑子短路,又加上已经有几分酒意了,故意想要在大老板面前扬眉吐气一回,就冲口说道:“还可以吧,白酒能喝一斤多,啤酒喝多了,除了尿多没醉过。

  ”甄虹颜也有几分酒意了脾气特好,听了张三慎的吹牛,想起这小子那天晚上等她的时候,喝了几罐啤酒就倒行逆施的侵犯了她,现在居然敢吹牛说酒量惊人,就忍不住“噗哧”一乐,嗔怪的说道:“你说话怎么这么粗鲁?是不是吹牛了啊?那走吧,替我喝酒去,今天你可要把客人给我陪好了,如果客人没醉你醉了,明天你就不要上班了,直接下学校当老师去吧!”张三慎今天连连受到压制,现在却又被大老板邀请去喝酒,这一番天上地下的待遇不啻于冰火两重天,把他揉搓的晕晕乎乎的,脑子不清醒的跟着郑老板,走进楼上一个包厢。

  张三慎一看这个包厢,比刚刚郭晓鹏包的房间起码大了五倍,布置的更是豪华到没天理的地步,宽大的桌子上却仅仅坐着三个客人。

  他就跟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一般亦步亦趋的跟着甄总监,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

  因为是总监请客,作为主人的甄虹颜走过去冲客人笑着说道:“我可是喝不得了,这是我们办公室的小张,等会儿我输了让他替我吧?”在座的可不是一般人物,一个个都是大人物,张三慎都认识,但人家可不认识他那几个人自然不会跟女人计较,看她喝的脸都红了,也就答应了张三慎替酒。

  甄虹颜回头叫张三慎,猛然看见高大威猛的张三慎跟一尊金刚一般站在她身边,脸上的表情却跟小媳妇一般战战兢兢的时候,终于笑起来了:“哈哈哈,你这个小张怎么回事啊?我们又不是老虎,你干吗吓成这个样子?就在我边儿上坐下,等我输了才用得上你呢!”几个领导都明白甄虹颜是一个谨慎把稳的人,她既然把张三慎叫进来替酒,自然就是她最信得过的心腹了,所以他们几个一边用扑克牌赌着酒,一边旁若无人的议论着公司高层领导们的趣闻轶事。

  张三慎刚给郭晓鹏说了情况就走回来,傻愣愣坐在甄总监身边,听着那些个平日里在他眼里不亚于天神的大领导们在这几个人的嘴里,一个个都成了照妖镜下面的妖精,被脱下了冠冕堂皇的外衣,打回原形成了跟他一样具备食、色、性的平凡人,他听着听着,不禁就对这些人失去了好多往日的敬意。

  “哈哈哈,甄总监,你又输了!我放你的风,你要喝两杯的,喝酒喝酒!”郝主管大笑着丢下扑克牌,满满的替甄虹颜倒上了酒。

  “哎呀,我真的不能喝了啊!我的郝大领导,您可真舍得让我喝,给我倒这么满的……小张,来,你替我喝了吧。

  ”甄虹颜丢下牌叫苦不迭的看着两杯酒说道。

  “那可不行!”吴秘书伸手拦住了说道:“甄总监你输了两杯,怎么着也要自己喝一杯才是,找人替只能替一杯!”另外两个领导也齐声称是,甄虹颜无奈之下只好自己端了一杯愁眉苦脸的喝了下去,张三慎赶紧喝了另一杯。

  看着领导们继续斗牌,张三慎一边倒酒服务,一边眼瞅着三个大男人合起伙来做手脚,总是甄虹颜输。

  一开始他抱着解恨的心理觉得喝死这个狠毒的女人算了,可是没过多久,看着郑老板连连中计,说话都不利落了,他居然心疼起来,转眼看到桌子上有矿泉水,灵机一动,假装喝水,就暗暗把一只酒杯在桌子下面倒上了矿泉水,当甄虹颜又输了两杯的时候,他赶紧端起一杯酒却握在手心,却把早就准备好的那杯水递到了她的手里,自己替她喝了一杯酒。

  甄虹颜又是皱着眉头把酒倒进了嘴里,谁知马上就发觉这杯酒有猫腻,居然一点都不辣,她略显诧异的看了张三慎一眼,却看到他冲她挤了几眼,就恍然大悟了。

  那几个男人也都喝得差不多了,哪里能发现张三慎一个小人物敢在他们跟前做手脚啊?就继续斗着,不一会儿工夫,三瓶五粮液都喝完了,几个人就摇摇晃晃的说散伙了。

  在酒店门口送走了几位领导,甄虹颜也舌头发硬的笑嘻嘻说道:“小张,我的车送郝主管去了,咱们俩打车吧?”张三慎在郭晓鹏那里就喝了一阵子了,又替甄虹颜喝了好几杯,也是七八分醉意,正在兴奋头上,自然乐意当护花使者的,豪爽的叫了一辆车扶着甄虹颜上了车,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酒精烧坏了神经,居然没有去副驾驶,而是坐在了郑老板的身边。

  甄虹颜迷离着眼睛说道:“去云都宾馆。

  ”可能是因为决定离开带来了胆量,张三慎直愣愣问道:“甄总监,为什么不回家?”“明天开会,我还要看看讲话稿,今晚加班吧。

  ”甄虹颜说道。

  不一会儿,车就到了云都宾馆,这里也是云都第一个四星级宾馆了,张三慎先下了车,扶着甄虹颜也下了车,到了人多的地方,甄总监的酒意好似消退了,她双脚稳稳的落了地,又稳稳当当的走进了大堂。

  “总监,要不要我去登记开房间?”张三慎问道。

  甄虹颜没有理他,只是摆摆手在前面大步走着。

  张三慎毕竟是做惯了狗腿子,拎着主任的包亦步亦趋的跟着她走进了电梯。

  甄虹颜按下了五楼的按钮,停了之后,她又率先走出电梯,跟回家一样轻车熟路的走近了507房间,转身接过张三慎背着的包,从里面掏出一张房卡打开房门就走进去了。

  张三慎看着屋里发出的柔柔的、昏暗的灯光,站在门口犹豫起来,要知道虽然对方是领导,毕竟她是个女人,而且……最要命的还是一个被他胆大包天的睡过的女人啊!“开房间”现如今已经成了男女关系不正当的一种代名词了,而他仅仅有过一夜就已经被“迫害”的即将跑路了,再跟她进去岂不是连皮都要被扒下来了?看这个女人居然跟大领导那么熟络,收拾起他来还不跟碾死一只蚂蚁差不多?算了!这样的女人跟毒蜂子一样,还是敬而远之的好!虽然带着熏熏的酒意,张三慎的头脑依旧是清醒的,他权衡之后就站在门口说道:“甄总监,您早点休息吧,我回去了。

  ”谁知道在他转身要替她拉上门走的时候,屋里却传出来“扑通”一声,他吓了一跳赶紧一边叫着:“甄总监您怎么了?”一边冲进门去,酒店的门原本就是特别设计的走门扇,自然在他身后无声无息的锁上了。

  门里面,女人居然软软的躺倒在地毯上,眼镜也掉了,衣服也散了,看上去醉态可掬,十分诱人。

  张三慎胯间一紧,赶紧冲过去想要拉起她,谁知她却软成一滩泥一般拉不起来,他只好蹲下身想抱起她。

  就在他把胳膊穿过她的腋窝把她拉进怀里想抱起来的时候,这女人居然猛然伸出胳膊环住了他的腰,微微的睁开眼,星眸半斜,媚眼如丝的冲着他软绵绵叫了声:“三弟弟……”张三慎就算是傻子也能明白这女人是什么意思了,他的神经都被这女人这一声“三弟弟”叫的生生过了一遍电。

  那女人已经被他揽进了怀里,傻丫头般“嘻嘻嘻”笑了起来。

  “妈的,你这是想要老子的命啊!”张三慎被她撩拨的血脉贲张,哪里还有理智去顾及日后的后果,在心里这么骂了这女人无数次了,此刻冲口骂出了声,心里的那份痛快淋漓真是难以言表。

  他骂过之后偷眼看去,甄虹颜非但不生气,反而更加笑的放肆了,他骂过之后偷眼看去,甄虹颜非但不生气,反而更加笑的放肆了,他心里一宽,弯腰把她抱起来就扔到了床上,连上衣都来不及脱,拽下裤子急吼吼说道:“你不是喜欢这个吗?老子今天就让你喜欢个够,让你看看老子的本事!”甄虹颜自从那天晚上被张三慎收拾舒服了之后,这两天总是意犹未尽的样子,对这个男人也是爱恨难辨,今天突然间在酒店看到他,潜意识里就有了酒后重温旧梦的打算,这才冒失的把他叫住领进了房间。

  此刻再次被他充填的要爆炸,那种酸胀中带着些微疼的感觉是那么的舒服,她放松的躺倒在床上,接受着他暴风雨般的袭击,跟那天的猝不及防,不同的是,她今天可以很清醒的细细品尝这种滋味了。

  “哎呀,三弟弟,你轻一点吧,姐姐姐受不了了……疼……疼疼疼疼……”张三慎此时此刻正痛快淋漓的进行着他的复仇,女人越是求饶越能激发他狂热的凌虐心理,就得意的伸出大手,拍打的“啪啪”直响,大笑着说道:“哈哈哈!知道怕了?我的大总监?疼?这才刚开始呢,你等着慢慢儿享受吧!”说完,张三慎把脑袋往后一顶,一抹粉红终于从她被他高举过头的双脚上橡皮筋一般“砰”的弹了出去,远远的不知道落到哪里去了,身子又重重的往她身上一压,就再一次恶狠狠开始了他的复仇。

  女人一开始疼的吱哇乱叫,后来却越来越觉得那疼痛被酥.麻代替了,终于,她盼望中的那种轰然粉碎般的快乐到来了!谁知这个不要命了的臭小子却一点都不怜香惜玉,不顾她需要时间来享受这种快乐,只顾一个劲的猛冲,更加奇异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在这一波还没有消退的情况下,更大的一波快乐又接踵而至了,然后是第三波……在这种陌生的快乐刺激下,她野猫一般“嗷嗷”叫着,一阵阵抽搐着身子,终于,她再也忍受不住了,大叫一声,双眼翻白,一下子晕过去了!张三慎如愿以偿的把大老板整晕了,他自己舒服之后,也不去管女人的死活,满身是汗的躺在她的身边闭上眼养神,谁知他也是半醉不醒的,刚刚又出了大力,居然闭上眼一下子就睡着了。

  甄虹颜晕迷过去一阵子,慢慢的醒过来了,醒来之后,她闭着眼睛一点点的领略着这种感觉,渐渐的,她的脸上就有了泪。

  她在可怜自己!说起来三十多岁的人了,结婚也有十年了,可是居然可怜的以为男女之事就是一种为了延续后代的形式!如果不是这个小伙子阴差阳错的占有了她,也许她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男女之事居然会这么的快乐!睁开眼睛,她带着感激的心情看着张三慎,看着他赤裸着结实的身躯,香甜的打着酣,那俊朗的五官看上去那么顺眼,跟一脸肥肉老太婆似的丈夫根本无法比拟。

  她看着看着就对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心疼,又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娇美的身材,然后叹息了一声,柔柔的躺进他的臂弯里,拉过被子把两个人盖住了。

  当张三慎一觉醒来的时候,就发现怀里多了一个女人了!他一开始吓了一跳,但瞬间就回想起昨天不可思议的一幕幕,然后就跟甄虹颜在他睡着后端详他一般细细的端详着她,看着她紧致的没有一丝皱纹的脸,睡熟了之后孩子般的睡态,也觉得对这个女人实在的是恨不起来!甄虹颜猛地睁开了眼睛,把张三慎吓了一跳,他下意识的躲闪了一下。

  甄虹颜就笑嘻嘻说道:“嘻嘻,想逃啊?你昨天晚上对我又骂又虐的,现在就想逃吗?”张三慎看出来这女人对他是真喜欢,也就不太害怕她了,奓着胆子说道:“你还说我呢,是你自己不让我走,能怨我?”甄虹颜脸上一红,就把脸钻进他的怀里说道:“几点了?”张三慎一看说道:“快七点了。

  ”“啊?今天有会啊!赶紧走!”甄虹颜毕竟是一把手,想到公务马上就严肃起来,挣扎着想坐起来却没有成功,张三慎赶紧抱着她把她举起来,她迅速的穿好衣服下了地。

  谁知她双脚一挨地却蹒跚起来,就没好气的回身瞪着张三慎骂道:“死小子,就不会对我温柔点?下次再这样凶狠看我不咬死你!”张三慎看着她一边骂,一边摇摇晃晃蹒跚着走进卫生间去梳洗了,显然是昨晚被收拾的不轻,他心里的得意简直难以言表,因为刚刚郑老板居然说“下次”,那岂不是说她还是要他继续“帮她的忙”吗?哈哈哈!他跟(我把女同学摸出水了)着进了卫生间,看到她正在忙着盘头,就大胆的走过去一把把她的发髻给拉下来了,她急眼般的骂道:“死小子别捣乱,我要赶紧去会场了。

  ”“红姐你不要把自己打扮成老太婆好不好?其实你很美的!来,我帮你梳头。

  ”张三慎温柔的说道。

  甄虹颜呆了呆,想起了高总经理也曾这么说过他,也就不言声的任由张三慎帮她高高的扎了一个马尾辫。

  她照了照镜子,还真是贵气中增添了无限的活力,就开心的踮起脚亲了亲张三慎说道:“乖弟弟,你先下楼给小严打电话,然后跟他一起来接我。

  ”当甄虹颜身着柔软的长裙,长发高高的梳了一个马尾,双颊透着红光,就连眼镜后面透出来的眸子里都有了闪闪发光的精气神儿,仪态万方的出现在会场上的时候,在场的人每一个都用惊讶到极点的目光看着她,好似她已经不是往日那个人人惧怕的领导,而是一夜之间被妖魅蛊惑,活脱脱蜕变成的一只狐狸精。

  今天的大会,是每年开春之后就会召开的一年一度的工作会,旨在表彰上一年的先进,总结上一年的工作经验,并且安排今年的工作计划,所以规格十分高,而甄虹颜虽然是一把手,主席台上,还是没有她的位置的。

  但是,会议有一项是总监述职,甄虹颜袅袅婷婷的走上主席台,用饱满的热情全脱稿进行了近一个小时的述职,她的讲话以及她的仪表均引得在场的人以及台上的领导频频鼓掌,她的个人魅力也罢,工作魄力也罢,在今天,统统得到了质的飞跃跟量的提高!会后,高总经理跟她握手时一改以往一沾手就放开,唯恐沾上什么脏东西一般的敷衍,现在居然双手握住甄虹颜的小手重重的握在掌心,好久才依依不舍的放开。

  回去之后,甄虹颜一直还沉浸在今天演讲成功的喜悦中,她很明白今天自己的魅力值提高完全来自于张三慎昨天晚上把她收拾舒坦了,让她好似从老酸菜还原成了一颗青枝绿叶的、嫩生生的小芹菜,别说吃了,光看看就让人神清气爽!领导一高兴可非同凡响,有功之臣自然要论功行赏。

  而张三慎却因为把一把手伺候舒坦了,轻而易举的就在隔了一天之后被宣布成为办公室副经理,就此在青云路上留下了最关键的一个脚印!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弄了雷哥的女人。

  “嗯……啊……哎哟,嗯,嗯嗯……”压抑中透着兴奋,低吟中有着激清,声音是从雷哥家的卧室里发出的,刚打开房门我就听出来了,这是雷哥的马子玲子的声音。

  玲子不过二十六七岁,绝对是风情熟女一枚,包在裙子里的身体丰腴迷人,匈鼓屁古翘,皮肤白嫩,一双桃花眼里秋波荡漾,五官精致的不亚于范冰冰。

  雷哥当着我们的面说过玲子是人肉榨汁机,每天晚上都会缠着他要,而且很会玩花样,对于我来说早就对她充满YY。

  雷哥此时不在家她却叫的这么浪荡,难道,她背着雷哥有奸夫?在卧室里的声音越来越急促,我越来越气愤,毕竟雷哥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收留了我,钻进厨房拿了把尖刀在手里,直接冲了过去。

  卧室门是虚掩的,我一脚就给踹开了。

  “妈的,敢动雷哥的马子,找死!”我的声音还没落下,眼前的一幕让我瞬间热血贲张。

  光着白花花的身子半靠在床头上,她那双修长的美腿分开,右手拿着一个电动的仿真男人器具正在两腿之间进出。

  第一次看见这么香滟的场面,我的眼光情不自禁的落到她下面那神秘之地,随着那销魂的叫声,我不可遏制的竖立起来。

  借着酒劲,我浑身如同火烧,精虫在脑子里乱爬成一团,满脑子就想的是男女之间的那点儿事。

  谁知玲子这时居然盘住了我的身体,诱人的芳香就好像毒/品,让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我想要……给我……”说话的同时,她白花花的身子蛇一般的在我身上摸索着,麻利地已经把我的上衣给褪去了。

  我想,没有一个男人能经得起这样致命的诱惑。

  仅有的一丝理智被她妩媚而风骚的表情弄得彻底崩溃,大脑里一片空白,我直接脱掉裤子,把她扔在床上,脚下步子迈开,向着大床上那诱人的酮体扑了过去。

  床上的玲子好像疯了一样,忽然把我反压在床上,然后撅着身子就趴在了我的双腿间,抓着我的同时热乎乎的小嘴儿也贪婪的抢攻过去。

  很快,我完全陷入其中,快活的忘记了一切,当她坐在我身上抓着我的时候,我也随着她的叫声哼唧起来。

  ……我在她后面用最原始的姿势完成了这次合作。

  “张浩?你,你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弄我?”完事儿之后玲子好像突然清醒了,她坐在我身边瞪着我,一张脸艳若红布。

  我懵了:“不是,嫂子你听我解释,我……我们几个喝酒呢,雷哥说笔记本忘拿了,今晚要用,给了我钥匙让我跑腿来拿……然后……你说你想要……”两目相对,我觉得我的心跳的厉害。

  “我?”玲子楞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脸色更红:“你听着,今天这事儿千万不能让雷哥知道……”话还没说完,就听客厅里传来雷哥的声音:“真是一场好戏呀!张浩你狗曰的勾引大嫂,看我今天怎么废了你!”雷哥带着狐狸和大嘴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

  “雷,雷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下意识解释。

  玲子一脸惊恐早已缩成一团,一句话也不敢说。

  “狗曰的张浩,一个月前要不是雷哥收留你,你特么现在不知道蹲哪儿抢屎吃呢!还特么自称考大学差三分的高中毕业生,我看你特么就是个见色忘义的白眼狼!”狐狸和雷哥的另一个心腹大嘴拉着我到客厅就是一顿暴打。

  我知道今天的事是我鬼迷心窍,是我的错,让他们打一顿也好,可我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玲子居然为我求情。

  雷哥做的是鸡头营生,手下十几个姑娘在凤求凰会所做生意。

  平时,雷哥宠着玲子,因为玲子是妈咪,手下那些公关小姐在场子里得玲子带着。

  玲子话还没说完“啪”的一下,雷哥挥手抽在玲子脸上。

  狐狸那小子钻进卧室,然后又跑了出来,手里摇晃着一张金色的银行卡:“雷哥雷哥,你刚才不是说公司今天刚给你转账的那张银行卡不见了嘛?这不,我在嫂子的手提包里找到的,还有两张车票。

  ”车票是从深市到南市的,而我的老家就是南市。

  雷刚由此断定我和玲子要卷了他的钱私奔!但玲子说那张银行卡一直都是雷刚保管,她根本不知(姐弟乱欲)道它怎么会在她的包里。

  至于车票,她发誓从来都没见过。

  我也感到莫名其妙,玲子怎么会和我私奔?雷哥丢下玲子走到我面前蹲下,伸手抬起我的下巴问我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雷哥,我听你的”我吐着血沫说出几个字儿。

  “好!你小子还有点儿尿性!”雷哥拍着我的脸冷笑:“你不是想和她私奔嘛?反正她也被你做了,我也不是小气的人,你带她滚蛋得了,不过,你的那家伙是保不住了!”“不不不,雷哥,这事儿一定有误会,我没有想和嫂子私奔啊……”不等说完,我头一晕,眼前一片金星闪烁,整个脸肿了。

  恍惚间,我听见玲子冲着雷哥吼:“雷刚,你刚才说什么?让浩子带我走?好呀,我总算明白了,你个王八蛋玩腻了老娘,一定是又勾搭上了新欢,这是要借机踢了我……”雷哥冷笑盯着玲子:“你给老子戴了绿帽子,老子难道还要养着你?”他突然一转脸冲着我身后的狐狸和大嘴喊道:“你俩愣着做什么?快去把他给阉了!”我瞬间明白了,闹了半天我被雷刚这个王八蛋耍了。

  不过玲子的确是个好女人,现在了居然还在为我求情。

  雷刚狞笑:“还说不是女做夫银妇,这就护上了!没事儿,等阉完他,你们就可以滚蛋了!”我亲眼看见玲子的眼里流露出了绝望。

  狐狸拿出一把尖刀,就朝我走路过来,眼看就要冲着我的命根子来的时候,那个傻女人居然护住了我。

  眼睛一红,我抽出那把尖刀,狠狠插在了狐狸的脚面上,狐狸痛地倒在地上嚎叫着,不敢继续向前。

  扶起玲子的身体,手里的尖刀还滴着血,指着雷刚说道:“放我们走,不然我们就同归于尽!”我听人说过,雷刚和玲子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夫妻,但其实两人各取所需,场子里的盈利按比例每月分红。

  他们这种人肯定贪生怕死,雷刚黑着脸吼了一声“滚”,大嘴让开路,我扶着玲子赶紧逃离了这里。

  走出大门,在街口有家诊所,我扶着玲子在诊所里包扎好了后背的伤口。

  一路上我俩谁也没有说话,到了街口,玲子从手包里拿出一沓钱塞在我手里。

  “这钱你拿着,现在住的出租屋不要住了,再去租一套房子,雷刚这人比较狡诈,我怕他找着你会对你不利!”我意识到玲子这是要和我分手,不由脱口而出:“嫂子……呃,不,玲子,你要去哪儿?”  我有种保护玲子的浴望,毕竟她是因为和我弄那事儿才被雷刚赶出来的。

  如果我不是鬼迷心窍,也就没有后来的事情。

  可她要不是……这事儿太纠缠,说不清。

  玲子的大眼睛看我一眼:“今天发生的事儿其实你我心里清楚,我们没有……算了,不说这些了,唉……”她幽幽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我会查清楚整个事情的真相,然后告诉你,你也有权利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种冲动,想以后我来照顾她,但我终于没有说出口。

  玲子的背影在路灯下被越拉越长,消失在远处一片黑暗之中。

  没过几天,我搬到了新地址。

  事实上,我觉得事情真相到底怎样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确实上了玲子,给雷刚戴了绿帽子,那他发点儿火也很正常。

  平静下来,我甚至都觉得我有些对不住雷刚。

  只是我时常也会想玲子是不是对我也有什么想法,要不她怎么会一直护着我呢?那段时间我满脑子一片混乱,根本没有去仔细梳理整个事件,更不会想到这里面会暗藏着一个惊天大秘密。

  当然,这个秘密我是在几天后才知道。

  ……没有了固定的职业,我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玲子给我的那三千块钱,我已经花的只剩下三百块了。

  我不想回家让我爹看不起,为了心中衣锦还乡的誓言,我在一家叫做宝马会的夜总会里新找了一份服务生的工作。

  这几天工作平静得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不过在一天晚上,我因为多说了几句话,救了一个人,那个人请我喝了差不多两瓶白酒,还让一个小弟开了一辆三菱越野送我回家。

  后来我才慢慢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确实够牛逼,也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我新租的房子位于城中村的一个狭窄弄堂里,车子开不进去,我在弄堂口下车趔趄着向里走,走到楼下突然发现三楼房间的灯居然是亮着的!我记得很清楚,傍晚离开的时候我灭了所有的灯。

  我突然紧张起来,酒也醒了一半,难道是雷刚的人找上门来了?我屏声静气慢慢上楼趴在门板上听了半天,没有任何动静。

  于是我松出一口气,以为自己出现了记忆错误,说不定灯是临走的时候忘了关。

  房门打开的一瞬间我惊呆了!躺在床上露着两条白花花大腿的是玲子,她只穿着黑色的文匈和白色雷丝的内裤,正妩媚的看着我……玲子胸前鼓胀胀的,黑色的文匈也不能完全包住的丰满白皙的耀眼,白色的蕾丝内裤紧绷绷的呈现出一片诱惑的三角……我以为是酒精刺激了出现了幻觉,连忙揉了揉眼睛再看。

  “你来我这儿是……”这是我脑海中最大的疑问。

  “我是来投奔你的!”玲子在床上扭动了一下白花花的身子:“从今往后我就住在这儿了。

  ”“投奔我?”我咧嘴苦笑:“这是怎么说的?再说了,我今天刚惹了一点事儿,明天的饭都还没有着落呢!”玲子的脸色突然暗了下来,大眼睛一眨两滴泪水从她光滑的脸颊上滚落:“张浩,我说过,咱俩被冤的有些蹊跷,这件事我搞清楚了,这根本就是雷刚的一个阴谋!”“阴谋?”玲子早几年也是做公关的,小混混雷刚泡上了玲子,于是两人开始做鸡头这一行,玲子帮着他成就了现在的事业。

  雷刚手头花钱大,玲子于是提出每月分账,实际上分到她手里的那些钱,她是攒着想实心实意以后和雷刚过日子用的。

  但雷刚一直没有真心喜欢过玲子,只是把她当做一个免费的“炮友”,一个免费的妈咪。

  他一直想独占整个团队的收入,但他又找不出踢开玲子的理由。

  最近,他暗中勾搭上了一个女人预备接替玲子的妈咪地位,更急着寻找机会踢开玲子。

  雷刚知道她晚上去场子之前有喝一杯水的习惯,于是在她的水杯里放了春药。

  然后故意让我去他家取笔记本,于是就有了后来的一切!“至于那张银行卡和车票,那是他早就计划好了的,只是让狐狸去屋子里转悠了一圈儿,出来就说是在我的手提包里搜到的!”玲子将手里的烟屁古扔在了地上,一脸的落寞,眼泪不停的滴落在她的大腿上。

  这段时间,玲子联系了一个以前一起做公关的姐妹,让她设法接近狐狸,并且和狐狸上了床,终于套出了这些隐情。

  “现在倒好,整个圈子里都传遍了说我是要和你卷款私奔才被雷刚赶走的,竟然没有人肯收留我……呜呜!”

——杜牧《九日齐山登高》祁先生你被拉涮完我之后,还直接用言辞攻击我。

  什么漏洞啊?属于不知情者行列的未来第七学院学生会成员慕容婉问道。

  看来还真是威力不减啊,不知道有没有玩什么新花样,只可惜看不见,可惜了可惜了。

  潇湘溪苑受打攻不听话额...真的不用啦~小祈不用在意这些~于是乎,一行人吃完饭后来到了鬼屋的入口前。

  于是乎,我们交换了信息。

  作为媒体,当然不会放过张若琳作为作家的身份,若琳童话这本书再次被炒的火热,这本书的销量也节节攀升。

  祁先生你被拉还没来得及等我因眼前所见而感到惊讶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从我们的四面八方,开始源源不断地飞来了各种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黑色灵魂。

  欧阳晴还是和原来一样,只是坐在床边。

  今天,是我的生日,每年,我过生日她都会陪我来这里看星星,五年了,她离开我五年了!看着黑板上醒目的数字,距离高考还有5天。

  祁先生你被拉一直叫惨的蜗牛也只不过是希望慕时辰可以和自己一起在后半夜找家不打烊的火锅店而已。

  温柔的声音仿佛是幻觉一样,但是她的手却暖融融的,温暖到了心里。

  说的跟真的似的,要不是我和她在一起,外人差点都被她装出的小样给骗了。

  对啊,不过,苏雪答应我了。

  伊莎的话倒是提醒了我,是啊毕竟是她们三个应该比较简单的啊,不过我也只是想想而已并没有再去多追究什么。

  就算自己一开始不相信,只要身旁反对的声音多了,那么自己一开始所坚信的可能也会被改变。

  本少有说合(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同算了吗?告诉你,你是注定本少的女仆。

  南强:但你还是同意了我的好友申请,你一定还是喜欢我的。

  潇湘溪苑受打攻不听话天使冲着结子调皮一笑,凑到结子耳边,小声道:这就是所谓的忧人自扰?她想。

  祁先生你被拉「那.....未婚夫妇之间的热吻?」艾莉卡以兔子跳的形式不断朝我逼近。

  关注点又错了啊喂!平原鼓起脸哼了一声,目的的话......就是想单纯地看看你咯,这可是你的荣幸啊!突然它张开血盆大口,龙吟咆哮让两人的发梢全部向后拉直!我有点想尿尿。

  这狗崽子高高跃起的身子因为我这下直接摔了下来,以一个标准的狗吃屎落地,不过我也被它的力道带了过去,险些摔倒在地。

  可谁想到,天降横祸啊,谁想到新开业的火锅店的招牌,一块钢板的招牌就这么掉了下来,而且刚好就我站在这里,往里看的时候,砸向了我。

  哪怕他们不是什么大人物,也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随意剥夺他人生命,这是有违骑士道的。

  苏白结巴的开口,虽然说卫榕声不是他的老师,却是狠狠的教训过他几次。

  是这么样彩衣?

金甲藩抿了口咖啡,在下祖上是韩国移民,然而在下与舍妹都是中国国籍。

  两人结合处早已花间泥泞究竟是哪个狐狸精,阿越会老实得告诉我嘛?鲁清任命的看着他的眼睛,萧北却突然松开了他的手。

  行行行,所以今天开车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啊。

  边吃饭下面还连在一起就在教学楼角落,一个安静的位置上。

  黄子轩不否认自己看到她的时候就不由地想起曾经的自己,那样孤寂却又没有人可以依靠,好像这天地间的浮萍一般,那种伤痛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体会的出来。

  半夜里夜凡不知为何哽咽了起来,惊醒了在一边的的娜儿,娜儿醒来后原本是准备因夜凡突如其来的一起睡觉的行为来一巴掌,可她察觉到夜凡在一旁的哽咽,她轻抚这夜凡的脸颊,此时的夜凡明显的熟睡着,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才开始如此哽咽,娜儿看着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她鼓起勇气躺下,默默的从后面抱住了夜凡,在他身边轻轻的说着没事的便一起睡了。

  这样就谁都可以吃到自己想要的啦。

  两人结合处早已花间泥泞静静的空气中,顾灵听着老板温生的说着情况:说着,一个看不清脸的女人弯腰捏了捏陈子木的脸,然后继续和旁边的人聊天。

  但是在他回神的刹那间,在不远处的中国,好像有什么事发生了。

  看来德国骨科要向我招手了,不行,我是个正经人,不是什么死妹控!(作者∶哦?叶∶闭嘴,混账!)作为一名五好市民,三好青年我是绝对不会干出这种事的!嗯。

  两人结合处早已花间泥泞看你的吃相。

  妹妹有样学样,笑盈盈地往我快要满了的碗里继续恶作剧。

  做他男票??大乱斗??攻受?微信??抱歉徐芊,我现在不想听这些东西,请让我静一静。

  酷洛浅浅的笑了一下。

  这种事情也要掩饰吗?而且只要这几天忍气吞声,之后再把由夜甩掉不久可以了嘛?然后就和她say~goodbye了。

  安梦炀双手杵着地,差点扑进李轩怀里,李轩倒是真的双手护着安梦炀,下意识搂住了她的腰。

  边吃饭下面还连在一起这让他心情糟糕到了极点,也不再压制着自己,直接走到床边,一把将顾清虞拽了起来。

  天狐突然从床上爬起来两只手啪的一下扶住了我的脸,眼睛直直的盯着我看。

  两人结合处早已花间泥泞然而没有感叹的时间…..!不知道谁来了一句,顿时大家都哄笑起来。

  所有人都没有出声,除了吃惊,更多的是倾听。

  徐尘凌望着地图,5分钟过去了,身为榜单标志的蓝色消失,而所有小队(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的位置也再一次被刷新。

  只不过看来要穿多一点了呢,哈哈!刘许奈说道。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6317.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2496.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4596.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6930.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2026.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4036.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4790.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36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