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刺青 av 女優,新手必看

一双大美腿,白皙嫩滑,看的让人心痒痒。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小姨看着倒在地上的我,叹了一口气,刚走过去,打算把我扶在轮椅上,可就在扶我起来的时候,无意间瞄到了我那儿,瞬间嘴巴都惊讶的张开了。

  我也很奇怪,自己那个怎么能这么大,以前瘫痪的时候从来都没反应,现在一下子来了感觉。

  小姨的目光完全被那里给吸住了,隐约之间,我能感觉到小姨的眼神中,充满着渴望。

  场面异常尴尬,很快小姨就意识到了,赶紧扭过头,耳根子到脸瞬间涨红,把我扶在轮椅上。

  “阿伟,你……你先把身上的泡沫给冲洗干净吧?”我接过小姨递送给我的浴霸,目光一直盯着她性感的睡衣看,心底那种邪恶的想法更加强烈了。

  “小姨,我腿不方便,你替我过去将水龙头打开一下呗?”我请求道。

  小姨点了点头,微微一转身,我故意将浴霸头对着她。

  她刚一打开,哗哗一声,水猛地朝着她的身上喷去。

  瞬间,小姨身上湿透了,本就单薄的睡衣,一下子被雨水给浸泡,形状就更加明显了。

  小姨惊呼一声,赶紧把水龙头给关了。

  “阿伟,你这是做什么呀?”我假装不小心。

  “刚才我没注意,对不起啊,小姨。

  ”小姨叹了一口气,盯着我这身模样,想说道几句,又不忍心。

  想着几年都没给我洗澡了,眼神又瞄了我一眼,看见我那里的时候,心底竟然开始有了一丝幻想。

  “你啊,真是!这么大了,还这样!行了,今天小姨帮你洗吧,省得你拿着浴霸到处乱喷。

  ”听了小姨的话后,我兴奋起来。

  但表现的很平静。

  “真的吗?小姨都好久没给我洗过了呢。

  ”我感叹道。

  小姨掐了下我的脸蛋。

  “你也知道哦,你腿脚不便,以前都是我给你洗,不过现在你长大了,我今天给你洗,你可千万不要乱说出去哦。

  ”我知道小姨顾虑的原因,无非就是怕被姨夫知道,当时也是姨夫提出不让她给我洗澡的,说我现在长大了,男女不便。

  随后,小姨拿着浴霸站在我的面前,替正坐在轮椅上的我冲洗,她浑身都湿透了,单薄的睡衣都成了透视服了,成熟的身子一览无余。

  我看的心跳加速的特别厉害,不断的吞着口水。

  而小姨给我冲洗身子的时候,目光时不时的就落在了我那里。

  这时,我有点忍不住了。

  “小姨,我扶我起来,我想小便了……”小姨哦了一声,有点尴尬,红着耳根,咬着唇角,将我从轮椅上扶了起来。

  小便的时候,我本来以为小姨应该是背对着身子,不会看我呢,可哪里知道,她竟然站在我的跟前,一直盯着我。

  这么一看,就更刺激了。

  小姨更吃惊了!目光瞪的浑圆,估摸以前从来都没见过吧,随后她眼神微微避开了一下。

  “小姨,我好了。

  ”我提醒。

  小姨轻轻的哼了一声,扶着我坐下,可就在坐回轮椅的时候,我故意靠近她的身子,转身坐下的一刹那,巨根竟然啪的一下,打在她光滑白嫩的大腿之上。

  小姨啊的一声,惊讶不已,盯着我,久久都没回神。

  我假装很纯洁,“小姨,你咋啦?”小姨脸蛋跟更红了,心跳加速的更厉害了。

  能感觉到她有点动心了。

  “没,没事儿,你还是自己洗吧,我先出去了。

  ”小姨可能(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是内心还是有所顾忌,生怕自己一时头脑发热,做了不该做的事儿。

  说完,她扶着我,在轮椅上坐好后,再次打开龙头,将浴霸递送到我的手上。

  然后转身就从浴室里面走了出去。

  我洗了一阵后,出来,小姨已经进了卧室,估摸是在哄宝宝睡觉吧。

  我也不好意思打扰,扶着轮椅,回了自己的房间,本以为晚上会跟小姨发生点什么,可没想到我洗澡后,小姨都没从房间出来。

  躺在床上的我,心情有点烦躁,超级后悔,为什么在浴室里面,那么好的机会,怎么就不主动一点,直接跟小姨摊牌呢!越想,心情越不平静,心底一直期盼着小姨能半夜来找自己,可最后还是没等到。

  一直到很晚我才睡着。

  正睡得香呢,突然又一阵曼妙的声音传来,将熟睡的我给惊醒了。

  这一次声音不像以前那么轻微,压着嗓子,而是放的比较开!听到后,我全身都麻了,来了很强烈的感觉,听了好一阵,我彻底忍不住了,正打算从床上下来呢,突然声音戛然而止。

  

徐岱川举手吓得伍苇静脖子一缩,卢畊弘忙拦住他说:“不用了不用了,不喝酒我也帮你,放心。

  只是,我也不敢肯定我说的话有用,我跟白总真没什么私交。

  ”卢畊弘心疼坏了,徐岱川一看就是喝高了,哪还有半点平时的风度,甩开卢畊弘的手说:“那不行,我老婆可不能不给我兄弟面子,喝,赶紧喝。

  ”说着徐岱川竟是把整杯酒灌到了伍苇静的嘴里,见伍苇静酒淋得满身都是,而且不停咳嗽,他哈哈大笑,说:“这就对了嘛。

  畊弘,我谢谢你肯帮忙,这杯我敬你的。

  ”说完仰头干了。

  卢畊弘想过去给伍苇静拍一下后背,徐岱川在,他又不敢。

  终于徐岱川说要撒尿,跑厕所去了,卢畊弘忙抽纸巾给伍苇静擦,小声问她说:“你没事吧?”伍苇静脸红推开他的手说:“我没事。

  ”然后嗔他说:“你干嘛呢?再乱来信不信……信不信……”“我信我信。

  ”卢畊弘叹口气跟她说:“你还说你们没问题,你看他是怎么对你的。

  ”说着卢畊弘抓住她的手,想把她搂进怀里。

  伍苇静吓一跳,挣开了说:“你别乱来,我老公还在呢!”卢畊弘听着乐了,逗她说:“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老公不在的话,你是不是就……”“没有。

  我不是那意思。

  ”伍苇静脸红打断他,再也呆不住了,跑进房躲了起来。

  卢畊弘起身要追,结果徐岱川从厕所出来了,见他老婆不在,问卢畊弘说:“我老婆呢?”卢畊弘暗叫好险,笑笑说道:“她回房了,可能是想换衣服吧。

  ”“艹!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娘们反了天了。

  换什么衣服,有陪我兄弟重要吗?你起来干嘛?要走啊?那可不行,我还没喝过瘾呢!”卢畊弘心里一凛,忙说:“没,我是想上厕所。

  ”说着去了厕所。

  他出来的时候见到厅里没人,正纳闷,却听房间里隐隐传出叫骂身。

  他担心伍苇静被打,就过去偷听,隐隐听到房里徐岱川在骂:“艹!你天天在医院里快活,见到我就没兴趣了是吧?快点帮我,难受死了,我还要出去喝酒呢!”卢畊弘听着又是羡慕又是难过,如果伍苇静是他老婆就好了,他肯定不会像徐岱川这样对自己老婆。

  他自己一个人喝着闷酒,没几分钟徐岱川就心满意足的出来了,伍苇静跟在后面,脸上带着异样的嫣红。

  再次入席,卢畊弘只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跟徐岱川喝着酒,脚却又伸过去了,挨到伍苇静的脚后,她似乎有了经验,没有惊(爱女狂欢)到,只是缩了下脚就不敢动了,可能是怕她老公看到。

  卢畊弘其实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想安慰伍苇静一下,就把脚放在她的脚上,轻轻摩挲。

  伍苇静似乎猜到了他的意图,看他一眼就没别的反应了,只是不时瞄她老公,怕被发现。

  卢畊弘告别的时候徐岱川站都站不稳了,大着舌头交代伍苇静说:“老……老婆,你帮……帮我送我兄弟下……下去,我不行了。

  ”卢畊弘酒量好,还清醒着呢,忙说不用了。

  徐岱川却不由分说的把伍苇静推过来说:“赶……赶紧的,磨磨蹭蹭的,信……信不信我揍你。

  ”卢畊弘跟伍苇静站在电梯里,两人都没说话。

  卢畊弘是在酝酿,也怕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把伍苇静气跑。

  伍苇静是不好意思,有点警惕的离卢畊弘稍远。

  出到外面,卢畊弘忍不住了,问她说:“我真没有机会吗?我喜欢你,我不想放弃。

  ”伍苇静被他壁咚,躲都没地方躲,仰头看他,嘴硬的说:“我是你嫂子。

  ”“嫂个屁。

  你再说信不信我现在就上去找姓徐的摊牌?他这算什么男人,这样对自己老婆。

  ”说着他突然惊咦一声,掀开伍苇静的衣领说:“你这是什么?”伍苇静还以为他要干什么呢,听见他问,往自己领口看才知道他在问什么,她淡淡的说:“没什么,只是过敏。

  我碰到酒都会这样,红半天都消退不下来。

  ”卢畊弘看着她雪白的两片却没半点其他想法,只心疼的问她说:“痒吗?我帮你挠挠。

  ”他伸手被伍苇静抓住了,他却没有退缩,欺身就亲上了她的唇。

  她的唇很软,气息很好闻,卢畊弘有点流连忘返,经过陡然遇袭的震动后,她被强吻,渐渐归于平静,好半天,直到卢畊弘的手往她上面抚她才狠咬卢畊弘的嘴唇推开卢畊弘说:“以后不许再对我这样,听到没有?要不然我不理你了。

  ”卢畊弘摸着被咬出血的嘴唇想笑,她这都第几次威胁了,没一次能说到做到。

  单看她刚才的反应就知道,她对自己肯定是有感觉的,所以卢畊弘很欣慰,撩了下她的头发说:“行,我下次吻一定先征得你同意。

  ”说着伏身亲了下她的额头说:“亲这里不算。

  ”在她鼓着腮帮生气时深情的看着她问:“徐岱川在房间里逼你干嘛了?以后他要再这样,你跟我说,我帮你收拾他。

  ”伍苇静顺利让卢畊弘转移了注意力,她脸红捶卢畊弘说:“你怎么这么坏,什么都偷听,也不怕生红眼。

  ”卢畊弘刮她鼻子一下说:“偷看才生红眼。

  下次我想看,你让不让我看?上次我都没看仔细呢!”伍苇静不禁逗,举拳作势要打,卢畊弘哑然一笑,抓着她的粉拳说:“好了,不让看就不让看。

  你回去吧,我自己走就行了,除非你想跟我回家。

  ”“去死。

  ”伍苇静推开他逃了。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卢畊弘还真有种找到初恋的感觉。

  他只谈过一次恋爱,那已经是读书的时候的事了。

  回到家,看到白晶在房间里处理公务,门开着并不防他。

  看着她睡裙下露出的美腿,卢畊弘又被勾起瘾头了,想到伍苇静被徐岱川强迫,他火气更盛,白晶瞥他一眼,他才收敛一些,坐在厅里抽烟。

  白晶闻到烟味皱眉出来,抢走他的烟按灭了说:“不是说了家里不能抽烟吗?你喝酒了?”家里规矩越来越多,卢畊弘抬头瞪着白晶,白晶心里一凛,却并不退缩,坚毅跟他对视。

  突然想到自己那个刚兴起的念头,想试试看她是不是真是那种喜欢找刺激的女人,卢畊弘想要疯狂的冲动越来越盛,就猛一下扯着她的手把她拉下来了。

  白晶“啊”的一声摔倒在卢畊弘身上,感受着卢畊弘火热的体温,她开始害怕了,挣扎着问卢畊弘说:“你想干嘛?”她秀眉一竖,眼睛一瞪,卢畊弘还真吓到了,紧张的说:“没……没想干嘛。

  ”“没想干嘛你拉我是什么意思?”白晶问着脸红了。

  “我……我……我……我……”卢畊弘紧张坏了,白晶的气场太强了,他有点受不了,支支吾吾的竟是问白晶:“你……你多少钱一次?”“什么意思?”白晶不解,起来整理着衣服。

  “你不是兼职干那个的吗?多少钱一次?”“那个?哪个?”卢畊弘拿手指一比划,她气得拿抱枕砸卢畊弘脸上:“去死。

  ”说着回房,“嘭”一声把门关上了。

  卢畊弘挠头,不明白她为什么生气。

  她活都干了,还不让人说呀?洗完澡擦头的时候,想起徐岱川的委托,卢畊弘觉得还是尽一下心意比较好,于是敲白晶的门。

  门开,白晶冷冷看着他说:“干嘛?”卢畊弘一下子就怯了,纳纳说道:“没……没事。

  ”要走却被白晶喊住了,问他说:“你以后去见朋友或者是治病,能不能带着我?”

李颖今年31岁,身高一米六八,乌黑亮丽的长发柔顺散在双肩,耳垂晶莹剔透,一双桃花眼妩媚中透着纯情,烈焰红唇微微轻翘、泛着迷人光彩,整个脸蛋儿透露出一股无限的迷人风情。

  李颖不光长得好看,工作能力也是极强,但由于每天沉迷工作,导致她好几年都没谈过男朋友,成了大龄剩女。

  此时正值夏季,今天的李颖下了班,又去超市买了些零食与生活用品。

  外面的气温很高,李颖脚上踩着高跟鞋没走几步,整个人便香汗淋漓,身穿的黄色连衣裙紧紧裹在身上,将前凸后翘的娇躯完美勾勒出来。

  短短的裙纱只遮掩到大腿,一双大长腿腿显露在空气中,极具视觉体验,十分的好看。

  回到家的李颖,早已被热得面色红润,不过当她看到自家客厅的情景后,内心深处更是涌起一阵激动。

  宽敞的客厅内,一位帅气洋溢的小伙子正躺在瑜伽垫上做着仰卧起坐。

  帅小伙儿没穿上衣,结实的臂膀与腹肌在汗水的照耀下显得尤为发亮,配上堪比电视里男明星的颜值,无不让站在门口的李颖心跳加速。

  “小宇,累了就歇会儿,颖姐今天买了你最爱喝的可乐。

  ”盯了好一会儿,李颖才缓过神,她脱了高跟鞋,将刚才在超市购买的东西一同拿了进来。

  小宇是李颖当初在职场某位上司兼闺蜜的儿子,但闺蜜前几年患重病,临走前,将这位从小生活在单亲家庭下的儿子托付给李颖照顾。

  小宇长得帅,个也挺高,但他从小体弱多病、智商低下,今年刚满19岁,却始终只有二三年级小朋友一样的智商。

  说难听点,就是个傻大个儿。

  如今小宇没再上学,平常都是一个人呆在家,后来李颖教了他一些健身的运动方法,算是希望对方提高身体素质、增强些免疫力。

  近些年李颖忙于工作,对小宇没有太过注意,今天一看,才发现曾经的傻子已经长得越来越俊俏帅气,身材也变得矫健、魁梧。

  “什么?可乐!颖姐你对我真好!”听到有喜欢的东西,小宇面带兴奋,赶忙起身跑了过去。

  也许是刚才锻炼久了有点渴,小宇打开可乐后喝得很急,导致洒出来不少。

  李颖眼睁睁看着那黑色碳酸液体从小宇嘴角溢出,从颈脖到胸口,最后沿着迷人的肌肉曲线顺流而下。

  “小宇你慢慢喝,颖姐先去洗个澡,然后再做晚饭。

  ”好几年碰过男人的李颖见到这番景象,一张瓜子脸当即变得更为红润,内心甚至激起几分羞涩感。

  而正开心喝着可乐的小宇只是点点头,丝毫没有察觉到刚才李颖跟以往不同的神态,即便他看到了,估计也不懂。

  李颖来到浴室后手握花洒,让热水慢慢滑过自己全身每一处肌肤。

  随着里面的温度逐渐升高,李颖脑里又不由自主得浮现出刚刚小宇的英俊潇洒。

  “真是羞死人了,我怎么能对闺蜜的孩子有那种想法呢……”李颖忍不住楠楠自责起来,可心窝就好像有一团熊熊烈火在烧,越烧越旺,烧得整个人陷入魔障一般。

  “小宇……”李颖轻轻哼了出声……虽然平日里李颖废寝忘食的工作,但归根结底是正常女人。

  这些年单身时若有需求的话,她都会看着小电影自己解决。

  即便比不上让男人的伺候,但李颖比较洁身自好,又迟迟找不到心仪的人选,只能先暂时忍忍。

  今天是李颖第一回幻想着别的男人,男主角还是小宇。

  李颖的下意识里非常抵触,奈何刺激感早已彻底麻痹了她的神经。

  “小宇……”李颖脸上洋溢出十足的幸福感,还没彻底缓过神来的她红唇微张,意犹未尽得自言自语。

  这份快乐是李颖这些年来都不曾拥有的。

  但同时让李颖纠结的,是她刚才所产生的幻想。

  如果换成男明星,或者公司里的男同事,李颖都觉得不足为奇。

  但偏偏满脑子是当初闺蜜托付给自己照顾的小宇。

  这使得李颖心头难免一阵愧疚。

  当她努力告诫自己千万不要犯错的时候,浴室外正巧响起了小宇的询问。

  “颖姐你是不是不舒服?刚才我好像听到你在里面喊我的名字。

  ”或许是之前李颖太过投入,声音有点大,引起了外边小宇的注意。

  “哦,颖姐是想让你先去厨房把买来的菜给洗了,等下我好直接炒。

  ”差点被小宇给发现端倪,李颖面红耳赤,迅速找了个理由糊弄过去。

  “好,我这去洗菜。

  ”小宇思想单纯,听到李颖的吩咐后也没多想,转身就去了厨房。

  听到小宇离开,李颖才开始用浴巾擦拭,穿戴好衣物。

  从浴室出来后,李颖脸上始终带着红霞,直到两人上桌吃饭仍未散去。

  “颖姐,你的脸好红哦。

  ”“红吗?可……可能是天气太热,有点中暑了吧。

  ”李颖做贼心虚,吃饭时全程微微低着头,目光躲藏,不敢与小宇对视。

  “那我先去给颖姐的房间开好空调,等下颖姐吃完饭进去,就特别凉快了。

  ”小宇离开餐桌,去到李颖的房间完成任务后又很快跑了出来。

  “对了颖姐,过几天你买一个奶油蛋糕给我吃好不好?”小宇眯着眼睛一脸微笑,好似在为刚刚的所作所为讨要奖励。

  “行,到时候颖姐买个大的,中午咱们就吃这个。

  ”李颖一口答应,但此时她的注意力并不在买奶油蛋糕上面。

  吃完饭,李颖回到房间、打开电脑。

  她打算再加会儿班,却发现毫无头绪。

  既然没精力工作,李颖索性关灯睡觉,想着那就早点休息。

  但李颖躺床上翻来覆去了近一个小时,仍没有一点睡意。

  她知道自己失眠了。

  过去只要想起小宇,李颖的第一反应是对方傻憨憨的模样。

  可现在却变成了那令她产生兴奋感的肌肉与一张帅气的面孔。

  无法进入梦乡,李颖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小,小宇……”李颖对小宇好似毫无抵抗力,又是恍惚间的功夫,两条白皙的藕臂便死死抱紧被子。

  体验过后,李颖吐气如兰,这次还没来得及回味,一股强烈的自责感便涌上心头。

  “看来我要么得把注意力从小宇身上挪开,要么赶紧找个男朋友吧。

  ”李颖想着办法,但短时间内找到意中人的概率微乎其微。

  至于把自己对于小宇的关注度降低,接下来的几天里,李颖的确这么做了,与此同时她也在努力克服小宇对自己的吸引。

  但李颖怎么都没想到的是,自己躲得越远,便会越陷得越深……又是某天深夜,李颖正在电脑桌上敲打着键盘,以往周五晚上,她都会选择通宵加班加点,然后第二天周末好好睡上一觉。

  但随着房间内的灯光瞬间消失、所有电器停止运转–李颖知道,家里面忽然停电了。

  李颖向小区物业的值班人员询问一番,得知对方也在紧急维修,大概两个三小时后便能恢复用电。

  现在正是七八月处于最炎热的季节,没有了电,意味着也就没有了空调。

  之前房间内保留下来的冷气,肯定会在数分钟内消散。

  “颖姐,我好热……”原本小宇已经入睡,没了空调,被热醒的他一脸委屈地跑到李颖的房间。

  “小宇你先回床上躺着吧,小区暂时停了电,颖姐等下在旁边用扇子给你扇风,一样很凉快的。

  ”没了空调,只能用最普通的办法。

  小宇听了李颖的话,乖乖重新躺在床上,李颖在床头柜里找到了一把扇子后坐在一旁,手上握着的扇子轻轻晃动。

  可室内的温度实在太高,微小的风量压根解决不了问题。

  “好热……”扇子还没摇多久,小宇便眉头紧锁,心情焦躁的他直接褪去了全身的衣物。

  “哎……”李颖顿时一阵错愕,虽然房间里没有灯光、视线一片昏暗,但随着眼睛瞳孔放大,她依旧能够看清楚。

  一瞬间,房间内好似变得更为炙热起来,原本大脑十分清醒的李颖,注意力在被小宇牢牢吸引住过去后,脸蛋开始发烫,娇躯也不受控制的自我扭动着。

  “嗯……”李颖双眼迷离,贝齿咬着下唇,情不自禁的轻哼一声,手上摇摆扇子的动作跟着逐渐变缓。

  这些天,李颖都在自我努力的克制,她选择沉浸于工作,想让公司那堆繁琐的事情来麻痹自己。

  但此刻,李颖内心的抵触情绪瞬间崩塌。

  “颖姐,我还是好热,全身都是汗……”小宇喃喃自语的一句话,让李颖从臆想中惊醒过来。

  “全是汗吗?”李颖长吐一口气,随即油然而生的伸出手,感受着小宇的胸膛。

  小宇确实已经大汗淋漓,全身下上都沾满了汗水。

  不过李颖没有半点嫌弃的意思,对方(是男人就把她搞大)那肌肉饱实的力量,几乎让所有女人爱不释手。

  “小宇,你先等一会儿,颖姐这去拿湿毛巾给你擦擦。

  ”李颖晃了晃脑袋,想让自己时刻提起精神。

  室内热气冲天,不光是小宇,李颖的衣物也被香汗所浸透,导致领口重心下坠,使得美好的风景一览无余。

  李颖心情杂乱的来到卫生间,她先用冷水洗了个脸,又马不停蹄地拿着湿毛巾返回。

  看着此时床上毫无遮拦的小宇,李颖屏住呼吸,弯下腰开始擦拭。

  颈脖、锁骨、胸肌、手臂……李颖咬着下唇,她的动作很快,同时也避开了一些特殊部位。

  可毛巾不去碰,眼睛却能看见。

  “我……”单身数年的妖娆女人,还是忍不住伸出了手……“叮……”不巧的是,李颖行动时,小区电力刚好恢复。

  回电后空调发出的刺耳声,让正精神紧绷的李颖全身一颤。

  幸好房间的灯光开关没有打开,此时室内始终是漆黑一片。

  不然李颖得尴尬的无地自容。

  “呼……”缓缓地回过神,李颖长吐一口气后下了床。

  “我刚刚究竟怎么了?怎么就……”李颖懊恼的责问自己,给小宇房间开好空调后,人也羞得迅速逃离了现场。

  睡裙已被汗水浸的不成样子,李颖去到浴室开始冲洗。

  虽然关键时刻清醒下来、停住了手,但内心的期待感并未散去。

  李颖美眸变得通红,脑中再次浮现出小宇的模样。

  “不行,我必须控制住自己,不能再胡思乱想了!”李颖咬紧牙关,伸出手在自己雪白的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为了不让自己堕落,李颖想用最直接的办法来转移注意力,可是剧烈的疼痛感并没有扑灭李颖体内的火焰。

  李颖没有犹豫,她又立刻将热水器的开关打上。

  无动于衷的用冷水淋了近一个小时,李颖才从瑟瑟发抖的出了浴室。

  “赶快睡觉吧。

  ”吹好头发的李颖躺在床上,她没有盖被子,并且把房间内的空调气温调至最低。

  通过一番痛苦的坚持,她渴望的心情才渐渐平复下来。

  在充满凉意的环境内的确可以忘乎所以,但睡眠质量非常不好。

  第二天临近中午,李颖从睡梦中醒来。

  她拖着浑浑噩噩的脑袋开始洗漱,不由得回想起昨晚事情的经过,心里面又是一阵尴尬与害羞。

  “对了,前几天小宇说要吃奶油蛋糕,结果给忙忘了,等下就出去买。

  ”清洗完,李颖喝了杯牛奶,便在梳妆台前打扮。

  李颖保养的很好,虽然已经31岁,但脸上完全没有岁月的痕迹。

  极致的容颜,配个淡妆点缀,便是倾国倾城。

  紧接着,李颖从衣柜拿出白衬衫与包臀裙,最后搭上一条黑色丝袜。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659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2169.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1571.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1323.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1764.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3447.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88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51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