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sexy blindfold,新手必看

  几个姐妹聚会时,聊起了一个话题:如果嫁人以后的生活状态还不如现在,那为什么要嫁人呢?是呀,如果两个人不如一个人,何必嫁人!我们都在期待一种压轴的爱情。

    记得刚参加工作时,碰到邻居亲戚朋友,总会关切地询问我的终身大事。

  所有的人都理所当然地认为我应该有男朋友了,每次我都很不好意思地告诉他们,我还单身呢。

  常常他们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说女孩子这个年纪,可得抓紧了。

  转而又笑眯眯地说:要不要替你介绍啊?我哭笑不得。

    确认我真的没有男朋友,亲戚圈同事圈朋友圈开始热心起来。

  他们会把那些不同种类的男人从城市的各个角落里拉出来,其中不乏有潘安之貌的、有体面职业的、有富裕家境的、有良好教育背景的。

  我从不拒绝这些相亲,无论是酷暑还是寒冬,无论是在大排挡或者星巴克还是在公园。

  可是无论怎样,总没有我期待的那一种压轴的感觉。

    由于成功概率很小,亲戚朋友们也大多灰了心,总是不解地问我到底要什么样的,差不多就成了。

  我会罗列很多标准。

  他们会说,你那不是找对象是招聘。

  记得一个同事曾经劝我说,别太挑了,女孩子过了二十五,每过一天,男人对她的兴趣便少一点。

  二十七八仍未婚的,在他们眼里,根本就是滞销品,再也别想卖出去。

  趁自己还有点资本,赶紧嫁人!我不以为然。

  我觉得不能委屈自己的感觉。

    一个闺中女友终于喜欢上了一男人,男人对她很好,是很好的那种,给她买她喜欢的任何东西,有人欺负她,他会把那人揍个半死,我们觉得有这样一个男人的保护是件很惬意的事情。

  可后来,闺中女友还是选择了离开。

     男人千方百计找到我,讲完之后一脸茫然地问我,你说,我哪里做错了?我这么爱她,她为什么就走了呢?  我安静地听完,没办法给这个疑惑的男人一个满意的答案。

  我们从咖啡店走出来,过马路时男人瞅到一个空当便快步跑到对面向车流这边的我招手说,快啊。

  我有些无奈地笑了。

    我问男人是不是不愿意牵女孩的手。

  他说,在公园可以,在外面多不好意思啊。

  我说他过马路时一定比女孩快。

  他点头说,你怎么知道?我说女孩在刷碗扫地的时候,他一定是悠闲地看着自己的报纸或者DVD。

  男人摸着头说自己似乎明白了。

  我说,如果明白了就去挽回吧。

    一个阳光午后,我接到那个男人的电话。

  他很兴奋地告诉我,说女孩又回到了他身边。

  我问他是怎么做的。

  他说费了很大力气才约到女孩散步,还专挑路口走,过马路时站在女孩左边,紧紧握住她的手。

  而且每天给她做饭洗衣服,收拾房间,早晨买早点给她。

  我笑了,说你现在明白了吧。

  男人嘿嘿地说,明白了,明白了,她跟着我,是需要我疼的。

    女人,就是女人,是需要一个人来疼的。

    终于,我也决定嫁了,在姐妹们的逼供下我终于招供:开始,尽管和他交往了一两年,但从没动过要嫁给他的念头。

  我的嘴很刁,只吃一家的烧饼夹肉。

  于是,他每天早上坐两站车买烧饼,再坐五站车来到我家。

  有天晚上下雨了,他送我到家门口,尽管他浑身透湿,还是把手机荧光灯打开,照着我从容地找到钥匙、开门、进门,并坚持一定要看我进门,一层层地上楼,并且等我扭亮窗前的灯后方才离去。

  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心里一下子酸酸的,那晚再也没能合眼。

  到天亮,就决定嫁给他了。

     谁是爱情的压轴?不见得是条件最佳或人气最旺的那一个,但他一定得是最能打动女人心的。

    她原来只是我的朋友的朋友。

  她的母亲常逼着她去见不同的人,不断地相亲,让她不胜其烦。

  她的朋友是个两肋插刀的热心人,就把我拉来替她挡驾。

  这样我和她才相互认识。

    在双休日的时候,她就把我领回家,目的是向母亲宣布她有男朋友了,不必劳烦她老人家整天担心她嫁不出去。

  那天我在她的母亲面前表现得极好,我衣着光鲜、谈吐得体,一切都进行得挺顺利的,只是在临走之前,她的母亲对我说:“我们家住得比较偏,小婷要常上早班和夜班,我怕她不(豁达大度)安全,你能不能抽空来接送她?”她是医院的护士,上早晚班是常事,而她们家又住在城边近郊,小街小路的,有一段地方还荒废着没有建房子,晚上也没有路灯,黑漆漆的。

  我马上点头答应:“这以后就是我的责任了。

  ”  从她家出来,她满是歉意地说:“真是对不起,又让你揽了一件苦差。

  看来我要欠你越来越多了。

  ”我却微微一笑,说没什么。

  其实,我还求之不得呢,我早就已经对她有好感了。

     从那天起,我就成了她的专职司机,常用我那辆益豪摩托车载她上下班,有时是早上,有时是晚上,好在我是做家装设计的,时间由自己来支配。

  我最喜欢早晨去接她了,因为那时可以看见最清鲜的她,一尘不染的像个天使。

  还有,我也喜欢通向她家的那条小路,两旁种满了花花草草,尤其是夏天的晚上,骑车带着她掠过开满茉莉花梢枝蔓边,有一股清透的香味沁人心脾。

    可是,茉莉花给我带来馨香的同时,也给了我一份迷茫:她也会像我爱她一样爱上我吗?我帮她在她母亲面前演戏,如果我要再进一步的话,就好像是帮过人家就要人家有所回报,太有点乘人之急的意味了,所以我根本就无法主动表白。

  而她似乎是一个腼腆矜持的女孩,也不会把爱说出口。

  难道我与她之间,永远就只能是假恋人的缘分?  我向一个知心朋友倾诉我的苦恼,朋友试着帮我解迷:“你用摩托车带她的时候,会不会感觉到背部暖暖的?”我不解:“这有什么关系?”朋友说:“有点说头,如果你感觉到背后空空没感觉的话,那就证明她离你的身子远远的,表示她要与你分清界线。

  如果你感觉到背部有暖意的话,嘻嘻,就有戏了,她把她的身子和脸往你背上肩上贴呢。

  ”  听了朋友的这番话,我茅塞顿开。

  在一次我接她回家的晚上,我清楚地感到背上肩上暖暖的,那股子暖流,渗进体内,直达我的心间。

  在经过茉莉花丛的时候,我把车停了下来。

  她轻问:“怎么了?”我说:“你看,今晚的月色真不错,我们到那边的草地上坐一坐好吗?”她微笑着点头答应了。

  那一晚我们从假恋人变成了真爱人。

  后来她成了我的妻子。

    原来,爱一直就在我的背后,等着我回头去发觉。

  

三年前,封应宗突然被他三爷爷的千万遗产砸中。

  一生没有子嗣的三爷爷立下遗嘱:封应宗必须去国外学习三年,才能继承他的全部遗产。

    三爷爷怕他败光!  封应宗咬牙为了这笔钱去了,三年时间不仅学到了流利的语言,还掌握了不少经济学知识。

    他靠着海龟学历,成功在国内一家私企得到了对外贸易部经理的位子。

    回国的第一件事,封应宗就把他从前所有的发小兄弟和狐朋狗友们,聚到京城最好的饭馆里不醉不休。

    虽然他发财升了天,但是兄弟义气他没丢!这可是男人的友情!  第二天他还没醒酒,就坐上了去云山的高铁:去给他三爷爷扫墓尽孝!  坐在商务座上揉太阳穴的封应宗,被身旁一阵若有若无的香气所吸引。

    他抬起头就对上了一双水灵的大眼睛,女孩对他甜甜一笑,就坐在了旁边的座位上。

    那姑娘穿着紧身的白色衬衫,隆起的位置在封应宗的高度正好能一览美景。

  完美得曲线顺着纤长流畅的腿形一直延伸到盈盈一握的脚踝。

    明明顶着一张稚嫩的脸,身材却又如此惹火,真是天使和恶魔的完美结合体。

    这腿要是搭在自己身上,那做起来一定带劲儿!  饱饭思淫欲,老话说的没错。

    封应宗的脑子虽然还没转过弯来,但身体却早一步苏醒。

    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口香糖递过去:“小姐你好,我叫封应宗,一个人的旅途难免有些寂寞,有兴趣和我聊聊天嘛?”  那女人看封应宗进退有度,伸手接过了口香糖:“好啊,你好我叫毕晓晓,你去云山是?”  “啊,给我三爷爷扫墓。

  我看你穿的这么正式,是去出差吗?”  “你眼光挺毒的啊!”  封应宗三言两语就打开了女人的话匣子,那女人也很快放下戒心,顺手把口香糖剥开放进嘴里。

    聊着聊着聊,那女人忽然说感觉自己有些头晕,封应宗以为这是女人在主动和她调情,就顺势让她靠在自己肩膀上。

    女人完全顺从,都没有一点反抗。

    正当封应宗得意这么快小美人就喜欢他的时候,不经意间用眼神瞄到了桌子上的口香糖纸。

    不对!那口香糖是昨天他和兄弟们一起喝酒的时候,一个混场子的人随意给他的。

  说是现在酒吧里非常流行的药物,吃了就会失去神志,还有催情效果。

    他喝多了完全没在意,现在才有些反应过来。

  他叫了叫身边的女人,迷迷糊糊只能给他一点反应,这不就是内种药的效果吗?  让人失去神志,又不会对外界毫无感知。

  没想到这东西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既然阴差阳错,那也算是两人的缘分吧。

    两人距离贴近,封应宗鼻腔里充斥着女人头发的香气,这味道也让他更加心猿意马。

    眼神瞄到列车员离开了车厢,封应宗扶着女人走向了厕所。

    关上门,封应宗迫不及待的吻上了女人水嘟嘟的嘴唇,上下研磨,真是如果冻般又弹又软!  他把马桶盖放下,让女人坐在马桶上,一颗颗解开了女人衬衫的扣子,就这样毫无遮拦的晃到了封应宗的眼。

    女人嘴里也同时发出了一阵粘腻的叫声,更加激发了他的期待。

    解开了衣服,女人的身体非常的敏感,一碰就有些细微的颤抖。

    经验丰富的封应宗感觉不太对。

    这个认知让封应宗最后的羞耻心也荡然无存,既然这样,他就算做了什么,也完全不会被女人发现。

    女人被开拓着身体,慢慢的感情开始不断的积累。

    封应宗感觉女人已经准备好了,动作不再小心翼翼而是加了几分力气。

    这样微小的刺激让女人浑身过电一般抽搐了几下,发出了带着哭音模糊不清的恳求:“啊,我要……”  看女人的身体已经准备好了,他把早就觊觎的女人纤细的双腿架在自己肩膀上,  毕晓晓可能受到了更大的刺激,嘴里的叫声越发的藏不住。

    “咚咚咚!”的一阵敲门声让封应宗从极致的舒爽中回过神来。

    外面的乘务员敲了门:“请问里面的乘客没事吧,有其他乘客反应说这个厕所被占用很久了。

  ”  可是身下的女人正舒爽,封应宗猝不及防的停下,让女人极其不满。

  发出无意识的声音:“别停,我要……”  封应宗怕女人的声音被门外听到,连忙捂住女人的嘴。

    在乘务员耐着性子第二次敲门询问时,封应宗才清了清嗓子:“我女朋友身体不太舒服,一直有些想吐,我一会儿就带她出去。

  你能帮我接一杯热水过来吗?”  “好,我去拿杯子。

  ”门外的人应了一声就离开了。

    听见门外那人离开的声音,封应宗用立刻用嘴封住了毕晓晓的唇。

    仔细的给毕晓晓清理完,穿好衣服坐回座位。

    乘务员就端着热水,看到坐在座位上的女人靠在男人的肩膀上,脸色有些不正常的红晕。

    看女人脸颊粉红,似乎真的是身体不太舒服的样子。

    封应宗让毕晓晓继续靠在自己肩膀上,直到他们到站。

    “晓晓?晓晓?醒一醒,云山马上就到了。

  ”封应宗叫醒了女人。

    毕晓晓感觉头有些涨,意识渐渐恢复后才发觉自己竟然枕着陌生男人的肩膀睡了一路。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自己的里面竟然比刚上车时还要肿痛。

  她上车之前,被她的老板硬拉着在地下停车场来了一次,本就十分不舒服,还得替她卖命去谈合同。

    毕晓晓主动留下联系方式:“你真是好人,我们交换电话号码吧。

  ”  两人交流之后封应宗才知道,原来她工作的地方和自己即将去就任的公司相距不远,两人约定好了以后经常联系。

  就在高铁站分开了。

    封应宗打车去了云山墓地,找到了他一辈子没见过几面的三爷爷的墓碑。

  墓碑上的老头即使历经风霜,依然能看出年轻时长相英气。

    墓碑上蒙了一层土,和旁边其他的墓碑没有两样。

    封应宗要来了清扫工具,一边打扫一边想:虽然三爷爷生前有权又有势,但是生前没留下个一儿半女,死后也和其他常人没什么两样,都睡一样大的墓地。

    这就告诉他:钱是王八蛋,生前快花完!  打扫完,封应宗正八经的给他三爷爷磕了三个头。

  又给管理墓地的看守留下了一笔钱,让他勤给打扫,然后就坐上了归程的高铁。

    虽然身旁没有了美女相伴,但是他倒是舒服的睡了个好觉。

    作为跻身五百强的私企,公司给身为贸易部经理的封应宗,分配了位于精品商业住宅的十八楼。

  三室一厅精装修,拎包入住。

    封应宗带着为数不多的行李住了进去。

    早晨下楼遛弯的时候,封应宗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个扎着马尾得姑娘,捂着脚踝坐在路边。

    “小姐?你怎么了?”封应宗主动上前询问。

    “我,不小心把脚崴了。

  ”  “这样吧,我背你去医院。

  ”封应宗乐于助人的蹲在她面前催促到。

    “可以嘛?”女人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会不会耽误你的事情啊?”  封应宗露出他最完美的笑容:“为美女服务,乐意至极。

  ”  封应宗带美女去医院包扎好,又非常好心的把她送回了家。

    “今天真的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帮我,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你可真是个大好人!”  封应宗看着女生粉嫩的嘴唇俏皮又害羞的说出这些话,难免有些心猿意马:“这么快就给我发好人卡了吗?”  女生被封应宗看的有些脸红,连忙转移了话题:“对了,冰箱里有水,你想喝什么就自己拿吧。

  ”  “你是学舞蹈的吗?”封应宗看女人客厅挂着一张,女人穿着芭蕾舞裙巨大的写真。

    第一次有男人看见她这张私密的写真,凌云云不免有些害羞:“对,我是一名舞蹈老师。

  ”  舞蹈老师好啊,身子一定软的不像话。

  封应宗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这件事。

    “忙了一上午,要不要吃点东西?”凌云云主动提议。

    封应宗听她这样一说,感觉自己真的有些饿:“你喜欢吃什么?我叫外卖吧。

  ”  凌云云阻止了封应宗拿手机的手:“叫外卖干嘛?我来做吧。

  ”  “你会做饭?”不是封应宗质疑她的厨艺,只是现在会自己做饭的女人越来越少。

    “你就等着瞧好吧。

  ”  没一会儿,四菜一汤就端上了桌,封应宗尝试着吃了一口,的确有家的味道。

  他也没有吝啬对凌云云手艺的赞美,把女人夸的从两人坐在一起吃饭开始,脸蛋就粉扑扑的让人想亲上一口。

    “你喜欢就好。

  ”凌云云骨子里是个传统的女人,她妈妈告诉她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就得抓住男人的胃。

    两人吃饱,女人的脚不能长时间站立,于是封应宗主动揽了刷碗的活。

    “你应该是个顾家的好男人,你要是娶了哪个女人,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凌云云坐在后面看着封应宗的背影感叹道。

    封应宗听女人这样说,明显是对自己有意思嘛!他擦擦手走到女人身边,凑近了两人的距离:“我又饿了。

  ”  都是成年人,这句看似不太和时宜的话,大家都能心知肚明。

    今年是凌云云单身的第二十年,她看着眼前棱角分明的脸,再想起他主动伸出的援手,不免对他产生好感。

    封应宗看着凌云云完全乖巧顺服的样子,一把勾住了她的脖子,对着她的耳朵轻轻吹气。

    凌云云浑身过电一般的颤抖了一下,她想到人生中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做这种事情,难免有些青涩。

    “第一次?”封应宗感受到了她的青涩。

    “嗯嗯。

  ”女孩犹豫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封应宗心里一阵狂喜,没想到路边捡到的小妮子竟然还是个处?那他可要好好对待怀里的小人了。

  轻轻的把人放倒,一个吻就落在了女人禁闭的眼皮上。

    女人无论身份地位,都想要被珍惜、被温柔对待。

  恍惚之间,她只觉身子一软,才有些明白,原来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被男人打横抱起放倒在柔软的床上。

    身下的女人小动物般的,情不自禁发出低喘颤音。

    从中间往下,是女人柔软如春雪的腹部,接着纤细又蜿蜒的腰部线条。

  可能是长期练舞的原因,女人的腰线极其流畅柔软,两条白璧无瑕的长腿分在引的封应宗瞩目。

    “云云,你可真美。

  ”  女人完全没有力气回应,完全沉浸在了享受中。

    封应宗从无数情人身上历练出来的本事,让他知道:鱼水之欢在于互相在意,两情相悦,也在于进退有度。

    “啊!那里!不要了……”凌云云脸上泛着潮红,似已承受不了太多。

    封应宗听到女人的求饶俯着身子来。

  轻轻撕磨她耳侧细嫩的皮肤,被熏染之后的嗓音带着让人心颤的微微嘶哑,“那你求求我。

  ”  “求……嗯……”凌云云无意识的哼叫。

    一波接一波的感觉,让凌云云终是呜咽着哭了出来。

  怀里的人抽噎着哭,却让封应宗更加痛快。

  封应宗抱着女人安抚了好一会儿。

    凌云云这次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嘴边溢出的声音一声比一声粘腻的化不开。

    直到只有肩膀以上在床上的时候,女人才发觉到自己似乎没有了着力点。

    “别,我撑不住。

  ”  “乖,相信我,跟着我走。

  ”封应宗暂时停下。

    凌云云没一会儿,就云里雾里快乐的不知道身处何处。

    封应宗继续拉着女人向下,直到她完全失去了床的支撑。

  上半身没有男人的腿长,胳膊自然的撑住地面,好让自己不至于失去平衡。

    这个动作是封应宗早就设计好的,得知凌云云是舞蹈老师那一刻,他就知道女人的腰绝对软的,能支撑他们完成这个,有些高难度的动作。

    封应宗自上行下的运动,女人整个人半倒立,本就混沌的头脑更加不清醒,只能跟随男人在欲望沉浮。

    幸亏凌云云的体力好,臂力足够维持平衡。

  才让两人依靠这个姿势尽了兴。

    封应宗抱着人进了卫生间冲洗,毕竟怀里的人脚踝上还打着石膏。

    刚才那么激烈,封应宗都时时想着这码事,没有让女人感受到脚踝的疼痛,可见他的体贴。

    第二天他给小美人留了信息才回了自己家。

    今天是封应宗到公司报道的第一,他出了小区的门才想起来,自己并没有代步的工具。

    买辆新车,提上了封应宗的日程。

  但是现在,他决定坐地铁去公司。

    倒不是他有钱不舍得花,非要省这几块路费。

  而是挤地铁的乐趣,他可是好几年没感受过了。

    早高峰的地铁几乎是肩膀挨着肩膀,脚跟连着脚尖,无论男女,是避免不了身体得解除。

    封应宗一身得体的西装,站在在地铁里,一边拥挤,一边摸了好几个曲线迷人的女白领的挺翘。

    反正这么挤,她们想说理也找不到真正的咸猪手是谁。

    抬头才能望到顶的大厦,坤升资本四个烫金大字赫然印在大厦外。

  在这寸金寸土的商圈里能占据这么一整栋楼,的确看得出这公司有五百强企业的实力和资本。

    封应宗走到前台,看接待的前台正奋笔疾书低头写着什么,没有注意到他,于是敲了敲桌子说道:“你好,我是来报道的对外贸易部经理,我叫封应宗。

  ”  前台的姑娘知道来人是谁后,立刻恭敬的起身迎接:“啊,封经理你好,付总去度假了不在公司,但是他特地嘱咐我要好好接待您,我带您先熟悉熟悉公司吧。

  ”  有钱人就是好!没事就是度假游玩。

  反正手底下养了一群能替他办事(比尔.盖茨后来成为橡树了吗?)的得力助手。

    公司没了他照样顺利运转。

  封应宗的梦想就是成为这样的人  “好,麻烦你了。

  ”封应宗对着小前台眨眨眼。

    前台的姑娘没想到新到的经理竟然年轻又帅气,还这么有礼貌,带着对他的好感蹭蹭往上升。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347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625.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7011.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2697.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677.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228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539.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2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