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就 愛 射,新手必看

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我总算是明白了何嫣然熟练的姿势和丰富的手段。

  合着我还以为伤害了人家而内疚,恐怕这女人直接把我当傻子了。

  何嫣然眼睛里奢靡的表情已经不再了,直接推开了我,冷冰冰的走到了水龙头口,漱了下口,离开了。

  装!奶奶的,搞得自己受了多大委屈一样,还不是有了男友还自己出去约的贱人!在学校装久了高洁的白莲花,竟然还真当自己是了!我想起何嫣然和我约在小公园里,和刘峰在小树林里的野战,那一样不是这个女人最疯狂。

  负罪感消失,我看了一眼地上不明的牛奶液体,心里舒畅的走了出去。

  姜雅菲!我脸色突然间的爆红。

  面对着我喜欢的女人,想到刚刚做的那些荒唐事,我总有一种心虚的感觉。

  姜雅菲似乎也被吓了一跳,急忙又跑到了卫生间的(儿童智力故事)门口,看了一眼门牌。

  女厕!姜雅菲仔仔细细的反复看了3遍,才一脸绯红的又走了进来。

  我也是尴尬的要死,张了张嘴巴。

  “你……你也来上厕所啊。

  ”刚说完这愚蠢的话,我就后悔了。

  “姜雅菲,你不要误会,我不是变态,我就是刚刚走错了,被何老师训斥了一顿,我心情本来就不好,我就低着头进来了,没想到走错了地方,真的不好意思,你——你快去吧。

  我这就走!”我想了想,找了个借口,不然的话,在我女神面前,岂不是形象都毁了。

  姜雅菲扑哧一声就笑了。

  还从兜里拿出了一张面巾纸,让我擦擦汗。

  “你不要着急,我没有误会你,其实,我……我有一次也走错过,好在当时男厕所没人。

  ”我头上的汗珠,哪里是急得,是刚刚在小隔间里,爽的。

  不过带着姜雅菲体香的手帕拿过来,我还是小心的接了过来,轻轻的擦了擦,又小心的放回了兜里。

  但是,听到姜雅菲的话,我差一点蹦起来,心里万幸当时姜雅菲没看到什么。

  不然那么多脏东西,岂不是要把我女神吓死过去了。

  我和姜雅菲就站在女厕所的门口,姜雅菲本打算进去,可是却又忽然的转过身来。

  “李贡,你不要灰心,何老师今天可能是心情不好,才会那么说你的,你看你数学就很好,其实语文和英语都需要积累的过程,数学和物理你不学习都可以打到90多,说明你很聪明的。

  老师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我们就是学生,你不能退学,不然长大之后你会后悔的。

  ”姜雅菲似乎怕我听从了何嫣然的话,语重心长的对我说道。

  一股暖流毫无症状就流淌了进来。

  我何曾被人这么温暖的对待过,我眼神火热的看着姜雅菲,诚恳的说了一声谢谢。

  “放心吧,我不会不念的。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对着姜雅菲保证到。

  姜雅菲听了也是温婉一笑,便和我拜了拜手,就直接进了卫生间。

  啊!我刚刚转身,走了不到2米的距离,猛然听见了姜雅菲一声大叫,急忙飞奔了回去。

  姜雅菲竟然直接四脚朝天的摔到在了地上,正好正对着棚顶的灯光,露出了一个粉色蕾丝的小**。

  我的心直接就宕机了。

  手足无措的杵在了原地,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姜雅菲腿间神秘的小地带。

  为了美感,姜雅菲甚至都没有穿丝袜,以至于三角洲附近,几根不听话的卷曲的小黑毛从粉色的蕾丝下面钻出来,对着我俏皮的打着招呼。

  我耳根一红,眼睛躲闪的想要避开,却该死的整个人都如同被定住了一样。

  “你……你快来帮我一下,我好像腰扭了。

  ”姜雅菲臊的脸色通红,蚊子一般的对着我小声的哀求。

  我这才回过了神来,仔细一看才发现,姜雅菲竟然把裙子都已经褪下来了,所以当我把人扶起来之后,姜雅菲白嫩窈窕的腿上,竟然只有一条**的小**遮挡。

  我整个人都燥热了起来,这双洁白无瑕的腿,近在咫尺的璞玉,就在我搓手可及的地方。

  “没事吧,要……要不要我帮你把裙子先提起来。

  ”姜雅菲此刻还在害羞的状态,听闻我的话,整个人慌张的跳了起来,腰上一疼,又重重的摔在了我的身上。

  将将巴巴地抬起头,整个人娇羞的看着我,手指慌乱的提起裤子。

  “你……你快闭上眼睛。

  ”

欧式风格的酒店大床上。

  男人拥着女人,声音略微低哑暗沉,“今晚满足你,嗯?”。

  听到男人的话,夏念白身子微微僵住了片刻,脸上有几分微红,“不要。

  ”不明白为什么,明明知道这个男人不爱她,但听到他的声音,夏念白心里还存着几分侥幸,也许,他有那么一点爱她。

  对于她的拒绝,萧俊轩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他拉着她去了浴室。

  黑眸落在她身上,带着几分命令道,“去把衣服脱了。

  ”夏念白有些害羞,但还是很听话的将衣服脱了,黑色裸肩连衣裙,拉链在身后,反手够了几次。

  她抬眸看着他,小声开口请求,“能帮我么?”对于她的生涩和胆怯,萧俊轩倒是冷笑一声,讽刺道,“夏念白,我们是第一次?”这话让夏念白脸色通红,她微微低着头,咬唇,有些委屈。

  身后微微传来凉意,夏念白愣了一下,耳边传来萧俊轩的声音,没多少情绪,“去洗!”拉链被他拉开,丢下一句话,他人已经出了浴室。

  夏念白站在浴室里,微微将目光投到玻璃镜中的自己身上,她皮肤很白,五官精致,因为刚才萧俊轩的话,让她脸上染了几分红晕,显得格外诱人。

  这样的自己,他为什么不喜欢呢?夏念白想不通,也不得而知。

  简单冲洗了一下,裹着浴巾出了浴室,欧式大床上,萧俊轩已经躺在上面了。

  他身上……空无一物。

  怎么脱了?夏念白低头,白嫩的小手拽着贴在自己身上的白色浴巾,虽然他们不是第一次了,但…..“过来!”他开了口,语调依旧是命令。

  磨磨蹭蹭的爬到床上,夏念白拽着浴巾,娇小的身子半跪在他身边,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他,声音轻微道,“我….”余光落在他的那处,她微微咬唇。

  “过来!”见她一直踌躇,萧俊轩长臂一伸,将她整个人都按在自己身上,大掌掌着她的后脑勺,让她靠近自己。

  两人气息靠近,鼻翼相接,他凑近她,亲吻她的唇,略微带着几分撕咬,不疼,是有心刺激她。

  夏念白受不得他的撩拨,半骑在他身上,微微扭动着身子,撩拨间,她身上裹着的浴巾已经滑落了。

  他略微带着薄茧的手滑落在她胸前,半是挑逗,半是撩拨。

  有些人类最原始的东西被撩拨起来,萧俊轩猛然的翻身,将女人压在了下面,炙热急促的吻,密密麻麻顺着她的身体一路向下。

  夏念白紧紧咬唇,隐忍着喉咙里的那些压抑的声音。

  猛然浑身一震,她低眸看去,一时间瞪大了眼睛。

  只见男人伏下去……他竟然真的….“不要….啊!”那些拒绝的话没说出口,夏念白被触电一样的感觉刺激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给几个女人这样过,但夏念白心里还是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萧俊轩喜欢这个女人的身体,她身上有着男人对致命的诱惑,目光落在她潮红的脸上,他俊朗的脸上带了几分笑意,“舒服么?”就这么直白毫无悬念的问了出来。

  夏念白微微点头,脸上的红晕没有散开,心里淡淡的苦涩开始蔓延,在他看来,她和他身边无数女人一样,仅仅只是和他在床榻上能给他带来快感的女人。

  搂着她娇小的身子,试着融入她的身体。

  夏念白惊愣了片刻,这个姿势…..“俊轩…..啊!”话没说出来,他已经进去了,他们从来没有用过这个姿势,所以,夏念白觉得有些撕裂的疼。

  良久,一波接着一波的快感后,他松开她去了浴室冲洗身子。

  昏暗的灯光下,夏念白听着浴室里的水声。

  心口开始堵得格外难受,他们这算什么?偷情?扯过浴巾遮挡着身子,下床,走到浴室门口。

  浴室门没有关,萧俊轩赤身站在花洒下,背对着门,夏念白能看见的是他健朗修长的身形,男子俊美,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格外的迷人。

  她走到他身后,不顾水珠溅在她身上,从他身后抱住了他,身体相互触碰,感觉格外清晰。

  萧俊轩身子一顿,耳边传来女人请求的声音,“今晚能不能陪我?”这话,格外小心翼翼。

  他眉头微蹙,声音低沉磁性,“还想要一次?”夏念白:“……”他们之间,似乎只有身体交流了。

  松开他,她乖巧的低头将身体洗净,转身出了浴室。

  不久萧俊轩从浴室里出来了,淡定从容的穿上西服。

  她就那么乖乖的坐在床上,静静的看着他,任由心口隐隐作疼。

  男人俊朗,黑西服,白衬衫,黑发被特意打理过,一丝不苟,俊美无双,一贯的冷酷冰凉。

  “时间不早(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了,我先走了。

  ”又是这句话,不重不轻的,他就将她丢在酒店,独自离开。

  夏念白没说话,只是看着他,脸上的情绪太多,太复杂。

  见她没说话,萧俊轩回头看了过来,见女人一双黑眸看着自己,心口不由微微一动,走向她,微微捧着她的脸亲了一口,“乖,我得回家了。

  ”瞧瞧,明明就是特别无情的话,从他嘴巴里说出来,显得那么动听。

  他没有做过多留念,转身离开。

  “萧俊轩!”他还没走到门口,夏念白便开口叫了出来,她跳下床,身上还裹着浴巾。

  看着他,她红了眼,隐忍了很久的疼苦终究是到了极限了。

  男人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她,挑眉,“怎么了?”她失笑,伴着眼泪流了出来,声音哽咽,“以后,我们不要联系了,我放手,求你也放过我吧!”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在一起,整整一年了,快要把她逼疯了。

  看着她哭,萧俊轩没多少情绪,只是眉头蹙了起来,声音隐隐冷了几分,“钱不够花了?还是要换车?”呵呵….夏念白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钱?车?在他看来,她每次闹,每次想要离开就是为了要钱,换车?只是一瞬间,夏念白放弃同他多说了,她平静看向他,只是淡淡道,“你走吧!她还在等你。

  ”走到这一步,是她活该,她认了。

  见她如此,萧俊轩只是微微蹙眉,抬手淡淡扫了一眼手腕上的名贵手表,时间不早了,他该回去了。

  未曾多说,他转身,离开,不做丝毫停留。

  和萧俊轩认识,是意外,可睡在一起,却是他有意为之,一年前,夏念白在酒吧喝多,被萧俊轩捡走。

  第一次给了他,后来的一切就好像似乎都顺理成章了,他给她钱,车子,房子,她要的,他都给她买。

  萧俊轩是个豪爽的人,对于夏念白他从不吝啬,他给她的都是最好的。

  可唯独不给她爱,准确来说,是任何感情他都不愿意给她,连心疼,他对她都没有。

  夏念白想过,如果一直这么下去,也是好的,至少,他们之间没有别人,他睡她,她心甘情愿陪着他。

  可是明天,萧俊轩要结婚了。

  新娘是萧家世交莫家的宝贝女儿,莫语儿。

  他前程似锦,娇妻在怀。

  她算什么?一个暖床的工具?她有自己的尊严,做不到陪着他上演三个人的追逐游戏。

  收拾好心情,夏念白穿上衣服,提着包出了酒店,整个房间里余留的都是她和萧俊轩刚才那场鱼水之欢后留下的暧昧味道。

  她没办法独自一个人在酒店里嗅着这些味道入睡。

  刚启动车子,将车子开出停车站,夏念白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就响了,是银行到账提示。

  夏念白没看,她知道,是萧俊轩转给她的钱。

  几乎每次都一样,做完后,他给她一笔钱,只多不少。

  呵呵!她和鸡有区别么?没有吧!…….翌日。

  是萧俊轩和莫语儿的婚礼,这场婚礼在一个月前就被媒体宣传得沸沸扬扬了,无论是婚礼现场的奢华还是新娘的美,在桐城民众里,都成为了一种期待。

  

“来,嫂子帮你。

  ”说着,嫂子的手竟伸了过来。

  “嘶”陈正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到一股麻意从脊背直冲脑门。

  “嘘……”“嘘……”就在这时,嫂子竟(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然吹起了口哨。

  “轰”的一下,陈正大脑一片空白,嫂子……嫂子竟然……哄自己小便。

  在乡下,哄小孩尿尿都是这样,一边轻吹口哨,一边用手拨弄。

  嫂子的动作让陈正脑皮发麻。

  为什么陈正都成年了,迷人的嫂子还不避讳,给他尿尿呢?因为,他是一个傻子!在八岁那年,一场车祸,导致他脑神经受压迫,于是,他就傻了。

  这一傻,就是十几年。

  结果,半个月前,陈正的脑袋莫名其妙的灵光了!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嫂子!因为他尝到了甜头,被嫂子拨弄着小便多刺激啊!没办法,嫂子实在太迷人了,虽然陈正心底有一种犯罪感,但还是没法控制自己。

  而且,嫂子刚生了娃,大哥陈明迫于经济压力,出国务工,家里就陈正与嫂子两人。

  因为大哥是养子,他们之间没血缘关系,这让恢复后的陈正胆子越来越大。

  嫂子给陈正把尿后,堂屋婴儿床里的宝宝开始哭闹起来。

  嫂子赶紧过去。

  可她最近胸口涨涨的,宝宝吸不了多少,就会哭闹,这可把嫂子急死了!“来,宝宝乖,吃……”嫂子解开衣服扣子,塞在了婴儿小嘴里。

  一如往常,嫂子挤的红通通的,不见效果。

  却不知,陈正已经偷偷来到她的身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

  “好带劲啊!”陈正盯着嫂子,眼神放着金光。

  嫂子弄了半天,宝宝还是没喝多少,她得将宝宝放下,两手拼命的挤起来。

  越弄越生疼,疼的她俏脸苍白。

  好一阵,忽然又一股急流冲出的感觉,一阵阵的刺疼。

  她知道好像要出来了,于是赶紧起身站起来,想拿瓶去接,可突然看到了身后的陈正。

  “啊!”一声尖叫。

  与此同时,那像淋雨一般,洒在了陈正的脸上和衣服领口,一圈圈的。

  陈正惊讶不已,只感觉浑身都是香气四溢,那股香味扑到鼻子里,浑身难受。

  嫂子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她赶紧将那收回了衣服里,然后转过身去。

  她是第一次除了自己老公外,在别的男人面前露,更无耻的是,这个人还是自己老公的弟弟!心底十分惆怅。

  陈正也有点尴尬,想着如何收场,可目光不由自主沿着嫂子细长的柳腰,望向了圆润的把裤子绷的紧紧的臀部……“渴,好渴,想喝点什么……”恍惚间,陈正伸出手指,沾了脸上一抹香甜,放入嘴巴里舔了几口。

  这味儿真是又骚又甜啊,惹的他全身哆嗦不定。

  嫂子刚开始很羞涩,可想着,阿正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傻子,犯不着跟他计较吧!可刚要继续,嫂子突然有点头晕目眩,如针扎一样,疼的她有点受不了。

  她不管了,只想从这剧烈的痛楚中解脱出来。

  “阿正,你还在吗?”“嗯?”陈正应了一声,发现嫂子林子惠踉踉跄跄朝他走来。

  “嫂子,你!你你……”陈正只感觉喉咙发干,说话都吐不清楚。

  林子惠扭扭捏捏,想了片刻,红着脸,道:‘阿正,我这里被蚊子咬了,你替我止疼好吗?’陈正现在可不傻,盯着胖圆看,蚊子叮了哪有这么大的啊!真把我当成了傻子呢。

  想到这,心跳加速的厉害,本以为嫂子会过来训斥一边,可没想到竟然要自己帮忙止疼啊?“是要挠挠吗?”陈正装作一脸懵懂的样子。

  林子惠纠结不已,脸蛋绯红,但实在疼得难受,只能咬着贝齿点了点头。

  然后当着陈正的面,将衣服掀开,掏出圆鼓鼓,沉甸甸的。

  陈正见状有点蒙,刚才她给自己把尿,现在又让自己挠她那个部位,不禁咽了口口水。

  伸出颤抖的手按到了其中一处,轻轻抓了抓。

  “嗯哼……”林子惠皱着眉头,忍不住发出一声低鸣。

  这么轻轻的挠,对缓解涨疼一点效果都没,反而多了几丝瘙痒之感,让林子惠欲罢不能。

  

完事之后,那人立刻就停止了动作,然后就不见了声响,李洁还没有反应过来,公交车内一片亮堂。

  出隧道了!李洁连忙整理好衣衫,低下头,却发现那老头拿着手机在李洁眼前晃悠着,干涸的嘴巴咄着手指。

  李洁一抹,顿时发现衣服就像是从水里捞上来一样……李洁目光转移到老头一直在他面前晃悠的手机,心想难不成他拍照了?!“什么味道啊?”这时周围一个人忽然捂着鼻子说道,李洁一愣,看向地面,已经多了一滩水,一股清新的味道从地面升腾起来。

  李洁周围没有位置,只能往老头那边靠了靠,以此摆脱那摊散发着羞耻气息的印记。

  “小姑娘……跟你男朋友挺好啊?”那老头见到李洁朝他靠近,顿时满脸褶子堆在一起,活像一朵绽放的菊花,一双眼睛眯成一条缝,咧着嘴说道。

  李洁一愣,然后连忙看了看自己的身后,那人早已不见,然后转过头,辩解说道:“那人不是我的男朋友……”李洁最后语塞,说不出话,这种话她怎么说得出来。

  那老头听到李洁说的话,眼睛顿时睁大,“不是男朋友?难不成你……”李洁眉头紧皱,顿时后悔不已,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为什么要辩解,这么一说,不更加显得自己是一个坏女人?“你想不想知道手机里面有没有刚才你们两个人的照片?”老头再次晃悠了一下手中的手机。

  李洁彻底慌了,如果那种照片流传出去了,她真的可以不用活了。

  “前面到站,跟我下去,要不然我就把照片给别人!”老头满脸邪恶。

  李洁不敢不答应,她只能点点头。

  中间那一段车程是全段车程唯一没有站牌的路程,因为太过于地理位置不好,也没有什么居民楼,所以之前就没有设置站牌。

  李洁和那老头下了车,载满了压力的公交车再度驶向市区,除了他们两个,没人在这偏僻的地方下车。

  这里没有建筑,只有树影疏密的山坡,老头下了车也不顾及什么,拉着李洁就钻进了山中。

  在离公路五十多米的山坡上,那老头迫不及待。

  李洁扭捏着身子,眉头紧皱。

  “随便一个陌生人都可以!还在这装什么?”那老头挺着瘦弱的身躯,喘着粗气,露出大黄牙说着不堪的话。

  没几分钟,那老头就泄了劲。

  李洁趴着还没反应过来,就在这时,几声拍照声响起,李洁回头一看,就瞧见那老头拿着手机拍照,李洁瞪大了眼睛。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在隧道里面能拍照吧?不过现在,我手上才是真正的有你照片!哈哈!”老人用力的抓了李洁身子一下,然后摆弄着手上的手机,快门声不断响起……李洁顿时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欺骗,整个人的自尊像是被人踩在脚下碾压,一股怒气从脚底冲上脑门。

  李洁站起身,一把躲过那手机,然后狠狠的朝着老头脸上就是一记响亮的巴掌!李洁整理好衣服,从始至终那老头一动未动,像是被打傻了一样。

  这一刻,李洁感受到强烈的自尊!一个女人的自尊!李洁走下了公路,搭上了下一辆公交车,现在已经过去了早高峰,所以空位很多。

  迟到肯定是迟到了,李洁紧张的心态反倒是放松了下来,她坐在座位上,看着还没锁屏的手机,图库里面一张张图片,李洁捂着嘴,一股难言的委屈涌上心头。

  眼眶通红,带着咸湿的泪,李洁亲手删除了每一张照片。

  她捂着嘴巴,看着窗外,心里一阵难受。

  下了车,李洁的心态才算好了一些,之前的她真的是崩溃了,她从没有想到,自己居然那么懦弱,对,这一(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切都是因为她的懦弱而发生的!如果当时的她强硬一点,或者聪明一点,就不会上了那老头子的当。

  李洁调整好心态,然后进入了公司,刚到公司,跟员工打了一声招呼,她就被李昊叫进了办公室。

  这一次,李洁就站在办公室的门前,没有再进去半步。

  李昊还是那么的英俊,但是那英俊的脸庞上却带着阴翳的神色。

  李昊朝着李洁走来,一把把门关上,然后和李洁面对面。

  “昨天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你住的地方?”李昊的声音压的很低,像一只呲牙咧嘴的公狼。

  李洁心有些慌,喉咙动了动,说道:“他是我的房东……”听到李洁的解释,李昊那张阴沉的脸瞬间多云转晴,嘴角挑起一个迷人的笑容,他用那双白皙修长的手,帮李洁整理本就规整的衣服。

  “公司觉得我业绩好,决定给我提拔一个秘书协助我,底薪一万五,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说着说着,那双手就放在了李洁的身上,很温柔的抚摸着,一点没有前天那模样,现在完全是一个彬彬有礼的绅士。

  一万五……李洁不得不承认她心动了,李昊虽然没有说明,但是傻子也能听得出来,这是要做其他事情……“我考虑考虑……”李洁之前还决定做一个有底线的女人,可是面前突然间出现一块大蛋糕,只需要抛弃底线就可以获得,她陷入了两难的境界。

  听到李洁的回答,李昊眼前一亮,再度靠近了李洁,手伸了出来……李洁当即就打断了李昊的动作,退到一侧,说道:“我说了,我会考虑的,李经理。

  ”李洁把李经理三个字咬的特别重,随后就打开门走了出去。

  李洁回到座位上,摸了摸自己的脸蛋,还是有些发烫,回想这一天,实在是太过于荒诞了!她对公交车都快有心理阴影了!“李姐,你怎么了?看你很憔悴的样子?”这时一个声音在李洁耳边响起。

  李洁被吓了一跳,一抬头,就看见柳依依那张笑眯眯的脸,李洁摇了摇头,“我没事。

  ”“李洁!原来我丢了好几天的戒指是你偷的!?”李洁刚低下头,一旁的柳依依顿时就大声叫了起来,整个办公区域的目光都被吸引住了,李洁看向柳依依,一脸茫然加惊怒。

  “什么戒指?”李洁看着变脸飞快的柳依依,惊疑不定。

  柳依依从李洁的文件夹里面拿出一枚金色的戒指,然后举得高高的说道:“你不用狡辩了!证据确凿!”“干什们?上班时间!”就在这时,又有一个人插了进来,李洁看去,居然是刘宽!她感受到了阴谋的味道。

  “刘经理,李洁偷我的戒指!好几千块钱呢!”柳依依满脸委屈的走到刘宽的身边,声音那叫一个柔。

  刘宽顿时看向李洁,上下打量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火热,然后十分惊讶的说道:“什么?偷东西?作为咱们企业的员工!你难道不知道你的一言一行都是代表着企业的形象么?像你这种有损企业形象的害群之马,我就应该直接把你给开除了!不过么……”刘宽给李洁抛过来一个莫名的眼神,刚刚被李昊给提示过的李洁哪里看不懂,这意思就是让她去抛弃底线,然后挽留这个职位。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2594.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5696.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520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705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7717.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626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603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3898.html